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2章 六十二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车子停在一家大型商超门口,陆焰直接下了负一楼,周边就是居住区,超市人满为患。



       他很少逛超市,有什么需要都是贺韦安替他处理,这会儿去替苏浅买卫生棉,让他犹豫了很久。但是这种私密的事情,又不好让司机去办。



       下了楼,瞧着一溜的货架,陆焰犯了愁,完全没有头绪。



       一名店员凑了过来,笑容可掬地问:“您好,请问需要帮忙吗?”



       陆焰看了她一眼,没搭腔,目光游离在外,像是寻找着什么。



       店员瞧他穿着学校制服,应该是个高中生,店员又问:“需要找什么东西,我可以给您指引。”



       “……纸巾在哪里?”陆焰尽量保持淡定,不紧不慢地问。



       “往前走第十个货架。”



       陆焰道了谢,依照店员的指引,到地方,陆焰被一架子花花绿绿的各类卫生棉惊呆了。



       瞥了一眼,试了几次,都没好意思上前。



       他从不知道,女生的卫生棉有这么多讲究。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一旁不时有好奇地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陆焰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一声。



       “您要买纸巾吗?”负责这个片区的店员热心推荐,指了指货架,店员介绍着,“现在流行原木纸,环抱卫生,我们这里有十几个牌子。”



       拿出一个知名品牌的抽纸,“这款卖的最好,经济实惠,好用不贵。”



       “不用了。”



       陆焰若无其事地走开,片刻后,在店员离开时,他寻了个购物车,分不清哪种好用,索性就从第一排挨着拿了一遍。



       不一会儿,购物车就被卫生棉填满。



       推车,打算离开,陆焰听到两个女生在身后议论。



       “这种好用,防测漏的,我每次都买最长的那款。”



       “我不行,我量巨多,垫两个第二天还是血崩。”



       同伴建议:“不然你试试成人纸尿裤,对你这种量多的有奇效。”



       “真的吗?”



       “对啊,我姐就是量特别多,每次大姨妈造访,疼得死去活来,家里常备着姜糖,可以暖腹。说起来,你要不要买点姜糖啊?”



       “好啊。”



       成人纸尿裤?姜糖?



       陆焰愣了下,暂停脚步。



       两个女生买完,刚起身,就见陆焰推着购物车过来,这两个女生也是附中的学生。



       “哎哎,那个是不是高三七班的陆焰?”



       “谁啊?啊,真的是陆焰学长。”女生有些激动,又一瞅,女生揉了揉眼睛,“……是我眼花了吗?”



       “……不,我证明你没有。”另一个女生说,“他购物车里的怎么那么像……卫生棉啊。”



       “他买卫生棉做什么?”



       “……也许是买给女朋友的?”



       “哈??他有女朋友??跟谁?”



       “我哪知道啊。”



       “哇,给女朋友买卫生棉吗?为什么觉得莫名的撩呢?”



       “……”



       ……



       找到女生口中的成人纸尿裤,陆焰不着痕迹地添加进了购物车,问了店员,又买了姜糖,这才推着购物车去结账。



       李成功今天参加了婚礼,晚上自习课由别的老师代班,他最近被媳妇儿念叨的不行,带高三毕业班,又身兼教导处主任,平日忙得很,只能趁着短暂的休息时间,陪着媳妇与女儿逛超市。



       “最近的菜价飞涨,这年头,菜都快吃不起了。”李成功的媳妇儿方小雨是全职主妇,为了宝贝女儿,一直就没上班。



       李成功心不在这上头,就随口应了声。



       方小雨问:“你们班不是有两个尖子生能直接报送q大吗?上了q大,学校也会适当的发奖金吧?”



       “会吧。”



       “那整好,房子该换了,媛媛马上要上小学,我看好了学区,回头一起去看看?”



       “你做主吧。”



       “你就不能关心关心女儿,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爸爸,天天为了别人的孩子操碎了心。”



       李成功没好气地反驳:“我不是跟着你们来了吗?”



       方小雨气呼呼地,不想再理会他了。



       李成功最近正为了陆焰跟苏浅的事情头疼,他一直都很心疼那个小姑娘,高一跟汪楚宴的那茬事儿,教李成功心有余悸,最近有传闻小姑娘跟陆焰待在一块。



       对比着汪楚宴,陆焰明显难搞多了,让李成功头疼不已,看来回头还得再找到两人分别聊聊。



       “爸爸爸爸,我看见您放在手机里的小哥哥了。”



       李成功听女儿这么说,赶紧顺着女儿指向的方向望去。



       陆焰正在结账,购物车里全是卫生棉,数量惊人,足足装了两大袋,李成功瞧见他买的什么后,瞠目结舌,好半晌都没缓过心神。



       所以……



       这就是他今晚逃课的理由吗?



       ……



       大姨妈来的第一天,量不多,虽然窘迫得不行,可对比着陆焰来讲,苏浅觉得他们俩丢人的程度勉强持平。



       她没想到陆焰那么高傲的人,会替自己去买东西,最夸张的是,竟然买了两大袋。



       还有……



       成人纸尿裤。



       苏浅回想着自己看到纸尿裤的瞬间,除了石化外,她再也做不出其他表情。



       不过……



       难得瞧见他微红的耳尖,苏浅忍不住弯了弯唇角。



       好像……有点可爱。



       拿着花洒,冲洗最后一遍,擦干,苏浅去换衣服。



       陆焰家的浴室跟衣帽间相连,苏浅穿好内衣裤,拉开浴室的门,前往衣帽间。



       自个儿的裙子是不能穿了,被陆焰直接丢了出去,苏浅洗澡前特地向森迪借了衣服,然而她上上下下找了一圈,储物格里除了陆焰的衣服,一无所有。



       苏浅懵了懵,不死心地又找了一遍。



       一无所获。



       这时,门响了。



       陆焰清冷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喂,洗好了吗?”



       “嗯。”



       “出来。”



       “等下。”苏浅咬住嘴唇,素白的十指纠结在一起,“陆焰,你能不能帮我去叫一下森迪?”



       “为什么?”



       “……她好像忘记拿东西给我了。”



       “什么东西?”



       “衣服。”



       “哦。”他的嗓音越来越哑,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让苏浅心尖微颤。



       等了半晌,也不见他出声,苏浅忍着羞耻,又问:“陆焰,你还在吗?”



       “在啊。”



       “那你能不能帮我找森迪借衣——”



       他打断她,漫不经心地问:“穿我的衣服不好么?”



       苏浅:“……”



       “苏浅,我想看。”



       一本正经的语气,让苏浅呼吸瞬间急促起来,心跳加速,意识也飘走了几秒,然后,她又羞又恼地甩过一句,“你想看什么呀。”



       “你说呢?”



       “……”



       他在门外轻笑一声,“喂,你都这样了,我又不会吃了你。最多——”



       又是一声低笑,他没有说下去。



       意图太过明显,根本不带掩饰,苏浅瞬间失声,张口结舌,手足无措地僵在那里。



       “快出来。”



       “我不。”



       “十秒钟。”



       苏浅闻言,立即锁好门。背靠着门板,苏浅简直不行了,“陆焰你好过分。”



       “谢谢评价。”



       “我讨厌你。”



       “是么?”



       他开始倒计时,“十。”



       “喂,陆焰。”苏浅慌了,生怕他闯进来,她随手捞过他的t恤,胡乱地套在身上。



       “九。”



       “停!不要数!”



       陆焰不理会,只是按照自己的节奏倒计时,苏浅生无可恋地瞪着天花板,心想,反正门也是锁的,她不出来,他又进不去。



       等听到倒计时结束,门“咔擦”一声开启。



       苏浅彻底懵逼了,什么情况????



       低头一看,懵逼脸秒变晚娘.脸,她怎么也没想到,有人竟然变态得在家里的浴室装指纹密码锁。



       “啊!!你不要进来啊啊啊!”



       苏浅双手遮住眼睛,尖叫出声,下一秒,身上多了一件犹带着暖意的真丝睡袍。



       咦?



       悄悄挪开眼睛,就见陆焰用睡袍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正在帮自己系腰带。



       睡袍应该是特意烘干,带着些许暖意,她体质偏凉,亲戚造访时尤甚,没想到他这人竟然能想到这一层。



       明明就不是那种意思,偏偏嘴巴那么毒,总是让她误解。



       苏浅脸上微烫,没好意思看他。



       陆焰帮她系好腰带,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女孩子刚洗过澡,自发间散发着迷人的清香,明明跟自己用的是同款沐浴乳,可是在她身上,总是有一种致命的香甜。



       身高差距,黑色丝质睡袍穿在她身上稍长,遮住了完美的曲线,只露出一双白腻的小脚。



       脚趾圆润,呈粉白色,在浴室暖黄的灯光下,尤为动人。



       陆焰喉头莫名干涩起来,乌黑的眼瞳昏暗不明,苏浅见他不吭声,寻着他的视线望去,见他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的双脚,苏浅脸颊瞬间爆红,忙不迭地缩了缩脚趾。



       她去穿拖鞋,还没找到,脚下一轻,被陆焰腾空抱起。



       “啊,你干嘛?”



       “你说呢?”



       “你不要乱来。”



       他轻笑,直勾勾地望着她。



       苏浅不敢探究他眼底的含义,不自在地别开脸颊,小腹隐隐作痛,让她没力气跟他争执。虽然这人又过分又不正经,不过,应该不会做什么吧?



       陆焰抱着她出了浴室,苏浅原本还没那么担心,瞧他抱着自己往卧室走去,苏浅愣了半秒,顷刻间回神,结结巴巴地质问:“陆、陆焰,你带我去哪里?”



       “卧室啊。”



       “?”



       苏浅惊了,越来越紧张,语无伦次地问:“干嘛去卧室?”



       “睡觉啊。”他笑,轻飘飘地反问,“不然呢?还能干嘛?”



       踢开卧室的门,苏浅来不及反驳,就被他摁在床上,床铺柔软,被褥间全是陆焰的强烈的气息,苏浅耳根发热,随手抓过一只枕头,牢牢抱在怀里,阻隔两人的距离。



       陆焰低低地笑着,也没拦,俯.身过去,苏浅忙闭上双眼,额头忽而一凉,被他落下一个轻飘飘的吻。



       “乖一点,睡觉。”



       “??”苏浅愕然睁开双眼,愣了一秒,她忙说:“我不要在这里睡,我要回去。”



       陆焰双手撑在床头,将苏浅连人带枕头圈在怀里,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微哑的嗓音在这样的夜色下,格外暧昧,“我明天要出国一趟,一周时间,今晚陪我,嗯?”



       “出国?”捕捉到重要信息,这会儿也顾不得这样暧昧的姿势,苏浅茫然发问:“你不要高考吗?”



       “不知道。”



       “……”



       原本好奇,转念一想,也对,高考对于他来说确实可有可无,就是不知道他干嘛突然从国外转学回来,回来后,又不确定会不会参加高考。



       “不碰你。”他低头轻轻碰了碰她光洁的前额,低喃道:“让我抱一晚,嗯?”



       ……



       第二天上课,苏浅脸上的热度都没散去,右手又酸又麻,甚至连笔都握不住,后来她恨恨地想,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丢个暗号:苏浅浅。(悄咪咪地,请勿声张)



       明天21点。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有风自南、飞帘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