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68章 六十八颗柠檬

作品:《 偏执深情

       奶茶没喝几口,苏浅先红了脸,周围有人窃笑,苏浅羞耻得不行,悄悄瞄了一眼某人,这人表情淡漠,不紧不慢地从兜里掏出一颗巧克力,单手撑着下巴,直勾勾地注视着她,漫不经心地问:“巧克力,吃么?”



       “……不吃。”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吃巧克力,丢死人了。



       “害羞?”陆焰拆开巧克力,轻咬一口,云淡风轻地说,“又不是没亲过。”



       “……”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也不避讳别人,察觉到旁人暧昧的笑意,苏浅觉得自己没脸在这里坐下去了。



       下午天气炎热,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苏浅皮肤娇嫩,出门前虽然涂抹一层防晒霜,这会儿仍旧被晒得小脸通红。



       她今天出门特地带了只小挎包,里头放着钱包,纸巾还有一小瓶防晒霜。说起防晒霜的来历,还是她在微博转发抽奖,唯一中了一次,平时也不怎么用。



       从包包里取出防晒霜,挤在手心,苏浅拍了拍脸颊,等将防晒霜涂抹均匀,不经意间瞥了一眼陆焰,他在自动贩卖机里买了两瓶冰镇矿泉水。



       拧开,正仰头喝水,因为炎热,豆大的汗珠顺着他冷白的皮肤滑落,停留在精致的锁骨处。



       这件t恤是v字领,刚才一直都在游玩各种项目,闲暇时,苏浅才发现,他的锁骨处遍布着暧昧的红痕,零零星星的,在阳光下,很是扎眼。



       苏浅懵了下,瞬间意识到那是什么,脸颊也在同时爆红爆红。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今早在浴室时,对着镜子瞧着自个儿惨不忍睹的身体,苏浅羞窘的同时,也在暗自骂他的不知节制。



       第一次难免生疏,他这人放纵起来,又不管不顾,苏浅最后是含着哭腔求他,才勉强被放过。



       这会儿这么一看,原来……过分的也不只是他一个人……



       “看什么?”



       脸上冰冰凉凉,苏浅回神,陆焰递过来一瓶冰镇矿泉水,使坏地挨了下她的脸颊。



       “……没什么。”



       陆焰没发现她内心的小九九,将水递给她,环顾四周,“玩水,去吗?”



       “不要。”



       “为什么?”他茫然发问。



       “……我不去。”别说玩水,她现在这副模样,就连洗澡都不敢让人瞧见了。



       陆焰定定望着她,眼前的女孩子低着头,双颊绯红,浓黑的眉轻蹙一下,旋即领悟。



       “喂。”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哑问她,“还疼吗?”



       昨夜他都没敢用力,她就红着眼睛,死死揪住床单,像是要奔赴刑场一样。



       他瞧见后,一方面心疼,黑暗的一面却又忍不住想要进行全面的摧毁,事实上,最后确实有点失控。



       食髓知味,才知道滋味有多美妙。



       “那我下次轻一点,嗯?”他一本正经地问她,显得很体贴的样子。



       苏浅呼吸一滞,红着脸咬牙切齿地抗议,“没有下次。”



       陆焰轻笑,将空了的矿泉水瓶丢进垃圾桶,抬手碰了碰她滚烫的脸颊,低头贴近她小巧的耳垂,压低嗓音,“为什么不能诚实一点呢?”



       “诚实什么?”



       “你很喜欢,不是么?”



       苏浅双手捂住脸蛋,一口反驳,“我不是,我没有,你胡说。”



       陆焰从身后圈住她,下巴搁在她头顶,低低地笑着。



       苏浅的后背紧紧贴着他的心口,隔着单薄的t恤,能够感受到他的心跳声,与她紊乱的心跳交织在一起。



       每次跟他说话,自己都被呛得半死,苏浅咬住嘴唇,思索着反击之道,没过几秒,又听他在自己耳边低哑道:“但我很喜欢,喜欢得快要疯了。”



       苏浅一头黑线,生无可恋地抬头仰望天空,只想表演一个原地去世。



       过了最热的时间,空气似乎通透了一些,两人又玩了几个项目,苏浅有些吃不消。



       旁边就是商店,贩卖着各种周边,大都是些以动漫卡通人物为原型制作的玩偶。



       商店的玻璃门开开关关,因为是周末,带孩子来游玩的不少,还有一些团体游,看样子像是学校统一组织。



       小朋友们穿着统一制服,看年龄,应该是小学一年级,手里一个个抱着小型玩偶,头顶还戴着米奇发箍,特别可爱。



       苏浅盯着发箍有片刻失神,陆焰静静打量着她,等小朋友们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他扣着她的后脑勺,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一下,“想要?”



       猝不及防被亲,苏浅一脸懵逼地瞪着他。



       陆焰揉了揉她的头顶,去牵她手,“走。”



       “干嘛去?”



       陆焰没搭腔,带着她进了商店。



       商店里人头攒动,各类的周边堆满货架,琳琅满目,让人应接不暇。因为是自选商店,来去自由。



       苏浅被他牵着,越过一层一层货架,最后在一排米奇头箍前停顿脚步。



       货架前挤着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挑选着头箍。



       “这个黑色的好看,经典款。”



       “粉色的也不错啊,我比较喜欢hellokitty。”



       “那甜甜猫呢?”



       女生正在讨论着,其中一个女生悄悄说,“哎哎,你们快看,那个男生好帅啊啊啊啊!”



       “哪个哪个?”



       同伴帮她指了指,女生顺着她的方向望去,歆羡道:“帅是帅,可惜人家有女朋友了。你没看见人穿着情侣装吗?”



       “而且,好像很宠女朋友的样子。”



       “果然长得帅的,早早就被人摘走了。”声音颇为惋惜。



       “不过人家女朋友也好好看,两个人好配!”



       ……



       苏浅离得近,听到她们的议论,下意识地就瞄了一眼陆焰,他单手扣在货架上,正低头帮她挑选头箍。



       白皙修长的手指从一排排可爱的头箍上掠过,最后停顿在甜甜猫样式的头箍上。



       苏浅发现,他这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非常专注,眼睛因为漂亮的缘故,垂眸看向甜甜猫,冷漠疏离里,又透了几分天真。



       心脏怦怦直跳,直到他挑好甜甜猫,漫不经心地看过来,与他视线交汇的刹那间,苏浅觉得自个儿的心尖都在发颤。



       好像……是有点帅。



       这个点,程度还很深。



       联想到昨夜他撑在自己上头,充满欲念的眼神又深又暗,专注地望着自己时,苏浅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忙不迭地别过脸,苏浅懊恼不已,觉着自己现在越来越没出息,竟然沉迷美色,不可自拔。



       “过来。”



       陆焰总算挑好,苏浅见他拿着头箍朝自己走来,瞄了一眼,她忙摆手,“我不要这种。”



       “嗯?为什么?”



       “……我又不是小孩子。”



       米奇样式的还好,甜甜猫的实在可爱得过了头,在园区转了这么久,只有小朋友才戴这种。



       陆焰迈开长腿,在她面前站定,不由分说地就将头箍帮她戴上。



       苏浅今天出门扎了个丸子头,额前是细碎的留海,戴上甜甜猫头箍后,甭提有多么可爱。



       陆焰在她小小抗拒时,情不自禁地低头,薄凉的唇碰了碰她眼角的小泪痣,“很可爱。”



       苏浅:“……”



       既然他这么说,她也就没再拒绝。



       整了整头箍,苏掐眉眼弯弯地望着他,声音甜甜的,“陆焰。”



       “嗯?”



       “低头。”



       两人身高有差距,她踮起脚尖才能够到他的头顶。



       “做什么?”



       “低头好不好?”软绵绵的声音让他毫无抵抗力。



       陆焰不明所以地由着她,身形欠了欠,低头。



       苏浅随手拿过一只同款甜甜猫发箍,帮他戴上,戴好后,还嘉许地揉了揉他的黑发,笑靥如花地看向他,“好可爱。”



       陆焰:“……”



       愣了几秒,他伸手去摘,苏浅忙不迭地扯着他的手腕,阻止他的动作,“喂,不许摘。”



       “好蠢。”



       “别摘好不好?”她眼巴巴地望着他,伸手扯了扯他的衣角。



       陆焰最受不了她的这副模样,又软又甜,没察觉自己的感情前,尚且抵挡不了,这会儿更加沉迷。



       沉默的思索几秒,他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嘴角微翘,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薄唇,慢条斯理地提条件,“你亲我一下我就答应你。”



       苏浅:“……”



       “亲吗?”



       苏浅不为所动,陆焰轻笑,抬手去摘发箍,苏浅蓦地攥着他的手腕,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亲,比起亲他,让他变得萌萌哒,好像更有趣。



       她刚才在商店门口瞧见一排的自动拍照机器,她都想好了,等会儿就带着他过去拍照,就算不在一起了,也算给自己留下个念想。



       左顾右盼了一会儿,发现这边的货架没人,苏浅抓住机会,攥着他的t恤,踮起脚尖,迅速在他唇上碰了碰,立即退开。



       陆焰瞧她脸红的模样,伸出拇指轻轻抹了下唇角,笑着调侃她,“喂,你好没诚意啊。”



       苏浅厚着脸皮耍赖,“我亲过了,不许反悔。”



       说着,她还伸出小指,“骗人的是小狗。”



       女孩子小指纤细洁白,修剪整齐的指甲圆润,像是镀了一层光,脸上的笑意藏着几分狡黠,陆焰静静注视她几秒,手指勾着她的手指,顺着她的手指捉着她的手腕,轻轻一带。



       苏浅毫无防备,踉跄几步,下一秒,被他掐住下巴,低头吻下去时,封住了她的惊呼。



       ……



       风有些凉,干燥又清爽,夜晚的梦幻王国五彩缤纷,比之白日更添几分瑰丽。



       从旋转木马下来,苏浅累得不行,距离闭园还有两个小时,半个小时后,是园区的重头戏——烟火盛宴。



       陆焰发现,自打苏浅从旋转木马下来后,情绪就变得低落下来。



       “怎么了?”排队间隙,陆焰勾着她的肩头,揽入怀中。



       不想让他看出端倪,苏浅调节着情绪,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她低头,从包包里翻出两张下午在自动拍照机拍下的照片,“陆焰,你喜欢哪个?”



       “什么?”



       “照片。”



       下午拖着他去拍照,起初他很抗拒,可是禁不住她的软磨硬泡,还是应了。



       拍照时,她故意使坏,指导着他换了无数个姿势,想起以前总是自己被调.教,苏浅心里暗爽起来。



       然而,拍完照,她就被他按在怀里,狠狠地折腾了一番。



       果然,不管跟他怎么作死,最后惨兮兮的都是自己,让苏浅郁闷了好久。



       好在最后拍照成功,其中一张,是她吻在他脸颊上,而他的表情则一如既往的冷清。



       这张照片让苏浅尤为心动,当下就洗了两张出来。



       “给你。”



       陆焰茫然接过照片,这时候,距离烟火晚会开场只剩下五分钟,苏浅拖着他往前挤,终于在开始前,占据了不错的观看位置。



       头顶烟火绚丽,点亮了宁静的夜幕,苏浅怔怔仰望着天空,触及到绚烂的烟火,眼眶渐渐发酸。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无数次都像是泡泡一样,一戳即破,她似乎从来都留不住。



       跟他的相遇,像是上天的恩赐,仿佛头顶的烟火一样,美丽又短暂。



       但她不后悔,不,她很庆幸。



       或许有一天,等她偿还清债务,也许就能理直气壮,正大光明地站在他面前,说一句喜欢。



       想着想着,水雾渐渐在眼底凝聚,苏浅没了欣赏烟火的心情,侧首瞥了陆焰一眼,就见他目不转睛地仰望着夜空,黑漆漆的眼睛里雾蒙蒙的,也不知道是在欣赏烟火,还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陆焰。”她突然开口。



       “嗯?”他回神,声音懒洋洋的。



       苏浅眨去眼底的水雾,重新换上甜美的笑容,她转过身子,双手勾着他的脖颈,踮起脚尖,在距离他薄唇一指之遥时,又止住。



       陆焰错愕地注视着她,不太明白她的意思。



       “陆焰。”她凑过去,亲昵地碰了碰他的唇瓣,“谢谢你。”



       “谢什么?”他轻笑,低头望着她。



       她摇摇头,只是叫他的名字,一声又一声。



       女孩子的声音甜甜的,乌黑湿润的眼睛直勾勾地注视着自己,陆焰在她明媚的眼睛里瞧见了自己的影子。



       完完全全的,属于他的,可爱宝贝。



       修长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陆焰决定不再忍耐,重重地吻住她。



       以往亲她,她总是很羞涩,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可这会儿,怀里的女孩子热情如火地回应着他。



       耳边有风声,喧哗声,以及烟火炸裂的声音,但他听不见,单手扣着她的细腰,将她牢牢箍在自己怀里。



       稍作停息后,他再次吻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陆焰尝到了她的眼泪,他怔了怔,移开嘴唇,嗓音因为亲吻沙哑得灼人,“哭什么?”



       “喜欢你。”她眼底噙着泪花,在他唇上呢喃,“喜欢你啊。”



       猝不及防地表白令陆焰僵在那里,箍在她腰间的手不由缩紧,他的嗓音哑得要命,直视着她的眼睛,不确定地问她,“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喜欢你。”她依言重复了一遍,“非常非常喜欢……唔……”



       话音未落,再次被他堵住嘴巴,苏浅的意识渐渐混沌,又是一记酥化人心的亲吻后,苏浅听他在自己唇上低语,“喂,对我说了这种话,你晚上别想睡了,嗯?”



       ……



       半夜醒来,苏浅望着他的睡颜,心头一酸,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骨碌碌地滚落下来。



       他睡意正酣,即便是睡着,手臂依旧占有性地揽着自己,苏浅试了几次,才勉强挣开。



       蹑手蹑脚地穿上衣服,忍着身体的不适,苏浅从包包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小盒子,打开盒子,项链与尾戒静静地盛放在其中。



       苏浅只看了一眼,便用力地合上,不敢再看。



       低头亲了亲他光洁的额头,苏浅在他耳边低语,“喂,你等我好不好?等有一天,我可以正大光明地喜欢你,好不好?”



       陆焰浓黑的眉蹙了蹙,翻了个身,苏浅默默注视了他片刻,将盒子放在他枕边,下了床,轻轻带上门。



       门关上的刹那,她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作者有话要说:汪楚楚:比起我告白被拒,你被睡了就甩,果然惨多了。



       汪楚楚:哦,还是两次!



       汪楚楚:一定是你技术不好,被嫌弃了,嘿嘿嘿!



       陆焰焰:滚!



       晚上。



       陆焰焰:我技术不好?嗯?



       苏浅浅哭唧唧:……



       ps:最近晋江和网上都很严,福利的话等完结吧,一起发。



       作者也表示很郁闷啊,想放飞自我都不行,哭唧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