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两百五十二章 女人的改变总是在悄然间

作品:《 死神里的疾风剑豪

       涅音梦有些生气。



       纤细的眉毛微微挑起,往常没什么表情的鹅蛋脸浮现名为情绪的表情,似乎从没生气的画像,变成活生生的美人。



       一双如碧色湖泊的眼眸盯着他,等待一句道歉。



       白石对这个反应倍感意外,动不动说解剖的音梦居然会为一只猫发脾气?



       想起初见面时,对方漠然的表情,再到如今为一只猫被欺负而生气。



       其中的变化,让白石突然察觉,在自己不知情的时候,音梦已经改变很多。



       “抱歉,是我错了,我向猫咪道歉。”



       “喵!”



       黑猫呲牙,弓背,一条尾巴如标枪竖起,这是道歉的事情?



       要不是出于隐蔽自己的想法,她非挠死这个混蛋,让对方明白,猫也是有绝对不能触碰的部位。



       “好啦,猫咪,别生气。”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涅音梦伸手安抚猫,将炸起的毛捋顺,温声道:“我已经替你教训过他,下次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情了。”



       白石则是将食盒拎到桌边,打开盖子,将里面香喷喷的菜肴往外端出来。



       涅音梦抱着安抚好黑猫,走过来道:“乱菊姐呢?”



       “她今天中午应该不会过来吃,三番队栽种的柿子熟了,送我们一箱柿饼,她估计在美滋滋吃着。”



       白石随口回一句。



       门口被阴影遮挡,阳光落在橘发女人的肩膀之上,“你再胡说什么,柿饼怎么可能当正餐吃,我是去买两瓶清酒。”



       她晃一晃酒,脱下草鞋,迈入队长的卧室,看见黑猫,眼眸有几分发亮道:“音梦,这是你养的猫?”



       涅音梦点了点头,道:“嗯。”



       “是嘛,真可爱啊,让我抱抱。”



       松本乱菊几步上前,将清酒摆在桌上,伸手去抱黑猫。



       猫没有反应。



       白石瞥一眼,心里颇为郁闷,为什么就排斥他呢?



       按理说,母猫应该更黏他这种帅哥才对啊。



       黑猫察觉到他的视线,扭头,恶狠狠瞪一眼。



       瞪一眼?



       白石眨了眨眼,黑猫又转过头,似乎没什么异样,“这猫刚才看我的眼神似乎蕴含杀意?”



       松本乱菊将黑猫举高高,随口道:“你想什么,猫怎么可能有杀意,顶多是对你的排斥。”



       白石皱着眉头,刚才那眼神分明就是有杀意。



       可一头猫怎么会对他产生杀意?



       除非是四枫院夜一变成的黑猫,他问道:“音梦,这头猫是哪里来的?”



       涅音梦如实道:“我在十二番队图书馆捡到的小猫。”



       “是嘛。”



       白石打消心里疑惑,真是四枫院夜一的话,没理由去技术开发局。



       刚才是错觉嘛。



       他给出这个结论,没继续想,将空的食盒放在旁边,拍手道:“好啦,该吃饭了。”



       “音梦,猫你抱着。”



       松本乱菊将猫还给涅音梦,顺便在她耳边低语道:“你真是变了,越来越有女人味,迟早能拿下队长。”



       “诶,乱菊姐……”涅音梦面上有几分羞红,单独和白石在一起,她什么话都敢说,被别人说的话,莫名会有种害羞。



       松本乱菊笑了笑,重新坐下来,伸个懒腰道:“队长回来就是有口福,这么想的话,你的存在也有几分用处。”



       “别随便把我的存在等同于饭票。”



       白石吐槽一句,伸出筷子夹起一片鲜美的鲈鱼肉。



       涅音梦跪坐在旁边,将猫放在膝盖,中午有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她有时候可以陪着一起吃饭。



       “唔,音梦的手艺越来越进步了。”



       白石美滋滋吃一口鱼肉,再给自己倒杯酒,一饮而尽。



       这才是过日子。



       外流魂街的那几天,受限于后勤问题,一日三餐烤红薯。



       他现在想想都是泪,还好,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都不会外出。



       将平子真子等人的情报告诉山本元柳斋。



       那位做出的判断就是固守瀞灵廷,任由他们在外面折腾。



       他得以回归到踏实的生活,每日在工作时间进行卍解的新形态修炼。



       早中晚吃着音梦的菜肴,想喝酒,有松本乱菊陪在身边,聊天吹牛不寂寞。



       唯一的遗憾就是空鹤最近忙于金印部队的公务,没心情做那事。



       今晚要不要试试夜袭碎蜂?



       或许是被酒精刺激到,几杯下肚,白石脑中浮现这个念头,第一时间反驳掉,口中慢慢嚼着翻炒的牛肉,辣味传开。



       仔细想想,他和碎蜂的关系,应该能发展到那个地位。



       “喂,你在想什么坏事呢?那么入神。”



       松本乱菊喊一声。



       白石回过神,看见凑近的杯子,举起碰一下,“我在想平子真子等人的事情,那个平子看起来不像是图谋虚化力量的坏人。”



       “前五番队队长嘛。”



       松本乱菊想了想,道:“记得他们叛逃的时候,我还在真央灵术院筹备入队测验,并不太了解。



       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人。



       不过,人难免都会犯错,或许在那个时候,他们一时选错道路。”



       “也对,不聊那些沉重的话题,干杯。”



       白石举杯碰一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开始聊些其他事情。



       松本乱菊是什么话题都能聊,包括附有颜色的话题。



       涅音梦偶尔会插一句嘴,其他时间都是当听众。



       毕竟两人说得那些话,对她是很陌生,不太好加入。



       一顿饭在和谐的气氛下度过,涅音梦动手收拾好空盘子回食盒。



       松本乱菊站起来,原地伸一个懒腰,压迫感满满,“回去睡午觉。”



       “你别睡过头,我要去一趟十三番队,下午有可能会延迟回来,记得替我向日番谷说一声。”



       白石打算去趟十三番队,以看望浮竹十四郎的名义,借机观察露琪亚。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崩玉在身边。



       可他不看一眼,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



       “好,好,”松本乱菊随手敷衍,又勾搭住涅音梦的肩膀,“今晚我想吃羊肉,再做一些适合下酒的菜~”



       白石立刻道:“我晚上有事,你想要通宵畅饮找别人。”



       “啧。”松本乱菊一脸很扫兴的表情,“算啦,我叫上京乐他们喝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