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8章 终于等到反派恶霸

作品:《 国姓窃明

       沈树人就这样身不由已地被一群姑娘们、簇拥到了陈圆圆的闺房里。



       直到在红木茶几前坐下、侍女斟上茶来,他还有点没回过神。



       从头到尾,并没有人出面阻挠或者盘问,连陈圆圆的养母陈氏都没出现。显然梨香院里的所有人,都对沈树人来找陈圆圆觉得天经地义,毕竟已经给过一大笔长期包场的银子了。



       这种情况,反而让沈树人微微有些失望——他今天是来打探消息行情为主,并不是找女人听曲的。如果老鸨肯出现,她的消息肯定比姐儿灵通,说不定打探起来事半功倍呢。



       闺房很大,一看就是唱曲女伶住的地方,休息和会客听曲的区域之间,还用绣帘隔了开来。



       內间放着拔步床,外间则是一圈茶几席案、还摆着各色丝竹管弦乐器,中间还空了一大片场地,铺设着舶来的绒毯,一看就是便于随时随地起舞之用。



       正在沈树人踌躇恍惚、无意识地喝着茶。绣帘之后露出半张精致的脸庞,谨慎地确认了一眼。



       随后一个弱柳扶风的清秀少女,才拿着轻绒团扇款款走来,目光中带着感激,靠着沈树人坐下,伸手捏了捏他的袖子。



       “沈公子?你瘦了。这半个多月没来,一定受了不少苦吧。”



       沈树人不动声色地观察。他毕竟是穿越者,早已见惯了美女,所以也不会一惊一乍。



       陈圆圆确实是大美女,但以21世纪的标准,也不算长得太逆天。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不过,她身上那股曲艺名伶的气质,是掩饰不住的,谈不上清纯,但绝对优雅,举手投足都很有范,一步一款,步步生莲。



       那种感觉,就像87版《红楼梦》里的妙玉,非得是一等一的越剧/昆曲女角儿扮演,才能出来这股气质——当然,如果单论外貌,陈圆圆显然比87版妙玉的演员要再漂亮不少。



       只是短暂地失神后,沈树人很快収摄回情绪,得体地回应:“瘦一点好,以后就不容易中暑了。”



       陈圆圆听到“中暑”二字,心中一酸:“沈公子这般说,奴家心中愈发愧疚了。虽然那日的经过奴家没有目睹,可公子毕竟是为奴家的事儿才中暑的,实在无以为报,万幸如今已无恙了吧。”



       陈圆圆心情很是复杂,作为沦入优伶场中的女子,纵然尚未梳笼,她也不至于忸怩羞怯。沈树人对她有心,有诚意出大价钱捞她出苦海,她很想大大方方表达诚意。



       不过,沈树人之前拿不出赎身银子,显然是家中有阻挠,都闹得中暑抬回去了。所以她也要体谅沈公子的难处,对方不开口,她也不暗示,免得伤了面子。只是眼神关切殷勤地看着对方,默默不语。



       另一方面,那些自诩才情美貌绝世的女子,多多少少对未来的归宿有些憧憬。幻想过遇到个才貌双全的如意郎君,其次才是家财、人品、体质年纪。



       陈圆圆还是希望顺其自然一点,如果命中不该她选如此归宿,就算了,失之我命。



       沈树人从陈圆圆的眼神中,还是看出了真心关切的,也就大致猜出了对方的心态。



       既如此,他就主动把话挑明了:“家里对我管束太严,那事儿只能先拖下了。我家不比别的人家,家父根本就没指望我读书考个官做,就想等过几个月捐了监生后,就择机花钱再捐个官。



       有了官身,再跟名门大户议亲,便容易的多,家父不会同意我成亲之前,就明着纳妾的。如果你只是不愿意被你母亲逼迫,我帮你再拖延一年半载,倒也无妨。



       我今日就带了两千两银子,可以再包你半年的戏场子。我也明说了,家里阻挠我,不是因为银子的问题,是名分的问题。”



       沈树人并不是种马之人,但既然回到了古代,他在男女问题上也不会暧昧吊着,还是爽快一点比较好。



       作为将来要争霸天下、拯救民族危亡的人,最终三宫六院都是免不了的,多收一两个女人有什么好纠结?



       但现在不能买陈圆圆,还是为了大业,为了给杨阁老办差的局——他之前欺骗郑鸿逵,说自己不能去南京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他贪恋陈圆圆的美色,舍不得走。



       要是现在把陈圆圆买了,那计谋就运作不下去了,至少也会激起敌人更多的警觉,属于节外生枝。



       所以,只要能买,他一定买,无非再拖几个月,一切绝对在掌控之中。



       另一方面,直接买陈圆圆,也无法起到推动他所需设计的案子的作用,因为他之前已经太高调了,人人都知道苏州首富沈公子要争夺陈姑娘,其他人自觉财力势力不足,也不敢来抢,一个个都打了退堂鼓,那他还找谁去“正当防卫”?



       所以,必须另选一个标的,一个外人还不知道他已经看上了的标的,悄悄的下手,扮猪吃虎,这样才能激起争斗,推动案情。



       然而,沈树人的这番托词,却进一步引起了陈圆圆的希望。



       虽然沈树人不完美,但他肯为你付出,捞你出苦海,诚意都表达到这个份上了,其他条件都是可以慢慢磨合的。



       陈圆圆一咬牙,拉住他袖子哀婉倾诉:“你家里担心的只是名分问题?若只是如此……奴家可以不要妾的名分,便是先当一两年侍女也行。”



       沈树人没想到陈圆圆还挺有诚意,心中也略微感动了一两分。不过大业和计策是不能被干扰的,他心念电转,想到了一个办法,很有担当地说:



       “你既有如此诚心,我也不能负你。不过眼下我在养病,病好了过几个月要入国子监,最近还是低调为好。这些银子,我还是先续几个月的场子,等入了国子监便立刻来赎你。



       这事儿你知我知,别问为什么,藏心里就好,反正进国子监之前,我不想惹人注目。你如真心跟我,就一切照我说的做。说不定到时候还能有转机,让你离开时更体面一些。”



       陈圆圆还想再问些问题,但看沈树人目光坚定,她决定还是相信对方。



       沈树人见搞定了对方,立刻想起一个问题:



       “对了,你母亲呢?既然说好了要给你再续半年的夜场戏,不如今夜便把银子交割了,签下文书,免得后面半年你在这儿吃苦。若是她打算毁约,你也随时派人通知我,我定然护你周全。”



       沈树人想趁机找到老鸨陈氏,一边给点银子续约,一边趁着对方收钱心情好,多打探点行情。



       陈圆圆闻言却笑了:“妈妈今夜原本也在院中,听姐姐们说你来了,她就开溜躲了。前些日子害你中暑后,她可是提心吊胆,唯恐沈主事迁怒于她,派人来把这梨香院砸了。如今还怕你没消气呢。”



       沈树人一愣,好像确实是这么个道理。



       自己还是太文明了,要是换了别的豪门大户,少爷在这儿吃了亏受了气,不管事情原委如何,肯定会过来找个场子。



       既然陈氏不在,沈树人也懒得再弯弯绕了,他想了一想,决定还是直接跟陈圆圆先聊聊今天的主题。



       “圆圆,我不会负你,这点你尽管放心,不过,还有个事儿要问,希望你能帮我。”沈树人很钢铁直男地转移了话题。



       陈圆圆听他说得郑重,估摸着多半是个怕她吃醋的问题,便言笑晏晏地说:“只要我能帮上的,定然知无不言。”



       沈树人斟酌了一下措辞:“你也算久在梨园一行,近日有没有听说什么良家闺秀,迫于形势不得不入你这行的?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大病一场之后,想积点德。买回去也是伺候我继母和姨娘们的,我赎你之前绝不会宠幸于她。此事我确是有些难言之隐。”



       陈圆圆闻言,心中如遭巨震。



       沈公子居然要她介绍其他正在滑落边缘的姐妹?这置她于何地?



       短暂的伤心之后,她盯着沈树人的眼神看了良久,只看到了郑重凛然的眼神。



       陈圆圆心中一动:沈公子都为自己中暑大病过一场了,自己也该回报以信任,说不定真是另有隐情。



       她便忍住羞耻之心,慢慢细问沈树人的要求。沈树人也说得很谨慎,好一番试探之后,才彻底明确了需求。



       “你想要找一个正在考虑要不要卖入这一行、但还在挣扎边缘的良家女子?最好还要身价能值几千两的、或者是家道败落连着家业一起买?最好还有其他人也看上了这笔买卖、想要争竞?”



       陈圆圆听得有些晕乎,觉得条件太多了,实在难以梳理,或许还真得等她养母才知道了吧?



       不过,沈树人悄悄说得那么细,也让她愈发放心了。



       因为她判断出,沈郎应该不会是为了女色,否则不会开这样的筛选条件的。自己要对得起沈郎的信任,过了今晚,关于这事儿的一个字都不能往外说,就当烂在肚子里彻底忘掉。



       彻底跟沈树人一条心之后,陈圆圆思路倒是又开阔了些,两人一起悄悄密谋了小半个时辰后,还真就被她想到了一条线索。



       “沈郎,奴家倒是想到了一个同岁的妹妹,只略小我几个月。她原本就是昆山本地商贾出身,家里开的绣庄。但家门不幸,其父四年前病故了,没有留下儿子,只有孤女寡母相依为命。



       母女都不能张罗外间的事儿,不懂经营,生意便渐渐被其父留下的掌柜、管事侵吞,很快家道中落,还欠了债。



       两年前她母亲也忧愤重病,她拿不出药资,就偷偷找了门路结识了我,向我学了一阵乐器唱曲,私下里去南京唱了几个月曲,卖艺不卖身,给母亲筹够药钱就回来了。



       可是一年多前,她母亲还是重病死了。她如今一人在家守孝,被人吃绝户,剩下的房屋绣庄,连抵债都不够。



       前阵子她还见过我一面,我问起她打算,她说她亡父当年留下的管事,想要侵占她的宅子和身子,承诺帮她还外债。她以母孝未过,不想辱没门楣,抵死不从,才说动对方宽限。



       她还私下与我商量,说万一守孝不满就为人所逼,只好隐姓埋名出走,假装死了,到外地沦落卖唱维生,至少不至于被说不孝、辱没门楣。



       你若是能答应,买下她之后,一年半载之内不碰她,让她继续在祖宅住,守满母孝,那也算是救人于水火了——说不定,这也是天意,她们家欠下的几千两外债,好像大头就有你们沈家的。你要买,都不用真给多少银子,直接抵债就好了。”



       陈圆圆说完,内心也是不胜感慨。



       这倒不是什么巧合,而是沈家在苏州的生意实在做得太大,百余艘大海船往外地贩卖苏绣丝绸松江棉布。



       但凡苏松一带的绣庄、织纺,只要有经营不善,欠了原料款、垫资的,其中多半都会欠沈家的钱。



       沈树人仔细听完,越听越觉得这个案情很适合他操作:对方还没被卖,但已经有好多人盯上了,甚至说不定暗中下定了,只是碍于“守孝”这个礼法障碍没法“过户”。



       所以,沈树人如果不亮明身份、扮猪吃虎悄悄截胡,对方多半会不甘心的,那就会引来争斗。如果沈树人再做局示弱,就更容易闹出事儿来了。



       最后,沈树人也是有道德底线的,他之前有好几个比较勉强的机会,一直没下手,关键也是觉得争夺的相对方也是良善之辈,不够恶,他实在不想欺压良善。



       但这个案子里,对方竞争者,是个吃绝户的背主刁奴。趁着雇主病亡、做假账掏空故主生意、欺负孤女寡母。看着主母病亡后,还想侵占主女。



       这种黑心烂肺的家伙,被沈树人正当防卫干掉,也丝毫没有道德顾虑。



       “圆圆,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放心,我说过绝不负你,此事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几个月后,我必来接你。这两千两,也能护你这几个月绝对不会受迫。”



       沈树人捋清楚脉络后,郑重向陈圆圆道谢。



       陈圆圆默默点头,本着信任,最后把答案报了:“我那姐妹名叫董白,就住昆山城北、阳澄湖畔的董家绣庄。”



       ——



       PS:新的一周,上推了,求个收藏求个票求评论,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