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18章 乡试揭晓

作品:《 国姓窃明

       把董小宛收留在身边后,沈树人也没有强人所难。反正他又不缺女人,身边的通房丫头想要就能要,没什么好多说的。



       乡试前的最后十天,他每天依然是骑射健身为主,日子好不快活。



       不过,董小宛那个“愿意先以写写算算、织绣打杂侍奉他”的表态,倒是启发了沈树人。



       让他意识到眼下也不是无事可做,可以先安排些种田攀科技的闲棋,为将来做地方官提前布局些资源。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



       流贼猖獗,说到底是太多百姓没法温饱,一切能提升生产力的事儿,能提速就要尽快提速。



       而且沈家虽然有钱,但沈树人希望的立功买官升迁速度,绝对是父亲沈廷扬难以想象的。所以家里给他准备的那些钱财,将来也未必够用。自己攀科技弄点私房,也很有必要。



       如今的沈树人,对自家的家底规模也基本上摸清了。沈家的家财,无非在区区两三百万两之间,还不到隔壁郑家的十分之一。



       做过生意的都知道,家产里面一大半都是固定资产。比如沈家那一百多艘大海船,每艘平均造价数千两,所以光是船就占了三成家产了。



       再把其他庄园田产工坊这些刨除掉,流动现金最多不超过五十万两。父亲自己今年为了试点漕运改海,还要留下相当一部分资金上下打点、垫资运作。能拨给沈树人这边十万两买官运作、补贴任期,就很不错了。



       之前沈树人入国子监,虽是杨嗣昌打了招呼的,但钱还是得给,花了两千多两银子——这钱不是杨嗣昌收,也不是吴伟业收,是朝廷明码标价的。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至于未来买官所需的钱,沈树人也打听过了,监生捐官,哪怕是毫无实权的从八品虚衔官,也要大约四千两。因为白银大量流入、物价上涨等因素,明末的官还是比较贵的。



       如果要副县级掌握实权的,那就至少五六千两起步。



       正县甚至副府级别的,根据权力大小油水多寡,几万两的都有。



       ……



       沈树人前世是文科生,对炼钢造炮烧玻璃这些也不在行。



       不过他知道君子不器的道理,自己只要学会找人才,重视人才,具体研发工作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做,自己只要把控好大方向就行。



       所以,每天骑射锻炼完后,下午回到府上,他就雷打不动抽出两三个时辰,宅在书房里做规划,把眼下相对紧迫、适合布局的种田项目,都罗列出来。



       沈树人首先想到的是发展一点炼钢、造新式火药之类的军工技术,毕竟这玩意儿见效最快。但琢磨了两天之后,还是暂时搁置了。



       在南京城里搞这些研究,动静太大,监生的身份也不合适延揽人才。还是等将来有了根据地,天高皇帝远,再攀军工科技比较好。



       何况,他已经定下了小目标,将来做地方官后首先要对付的,只是革左五营,这些流贼武器也不好,对付他们不用多厉害的军火。



       不搞军工,眼下能搞的也就是百姓日常衣食方面的科技,这些门槛比较低,沈家自己的资源也能尽量用上。



       沈树人梳理了一遍后,第一阶段首先把目标定在了两个大方向上:布局引进各种高产物种,以及改良纺织劳动效率。



       前者是最容易想到的,明末本就是美洲作物传入的爆发期,可惜历史上的大明没能快速普及、充分享受到这块红利,反而被满清捡了个便宜。



       玉米传入中原已经有七八十年,土豆传入也有近二十年了。不过其他果实容易腐烂的美洲蔬菜,如番茄之类,国内目前还没有,辣椒倒是有,主要是辣椒易于晒干海运。



       但即使是中原已经有的美洲粮食作物,继续引进优选品种、杂交培育提升产量,也是有好处的。



       除此之外,沈树人熟读历史,知道明末这个节点,还有不少动物类的物种值得引进。



       比如明朝的猪普遍还是黑毛土猪。虽然后世黑猪肉比较贵、更香更好吃,但生长速度和产肉效率显然是不如英国白猪。



       哪怕17世纪的欧美白猪也没经过科学选育,但是把品种引进来,杂交处理、提供更多的基因多样性,优中选优,肯定是有帮助的。



       同样的道理,也对鸡的饲养品种适用。明末的地球上,虽然还没有产肉效率极高的白羽鸡,但白羽鸡的某些自然基因源头,肯定已经有了。



       历史上英国人是1800年代,在印度斗鸡的基础上,弄出了鸡胸肉特别肥厚、生长较快的品种。



       沈树人虽然不知道具体去哪儿找这些品种,但只要方向思路对、专门盯着跟后世肯德基吮指原味鸡块那样鸡胸肉特别肥厚的品种引进,总能找到。鸡要产肉效率高,唯一的出路就必须是鸡胸肉肥厚,其他部位不可能再发达了。



       至于中国人不爱吃鸡胸肉、觉得太柴太干,这不是明末乱世该考虑的,能让更多百姓活下去是第一目标,口味是可以牺牲的。



       除了猪和鸡鸭,鱼类也有一些可以改良的品种。沈树人稍微想了想,后世吃到的那些大块肥厚鱼排肉、还没什么骨头的品种,只要是如今大明不养的,都要想尽办法引进。



       不管是东南亚的龙利鱼、沙巴鱼,还是非洲的罗非鱼,美洲的清江鱼。不管肉好不好吃,只要符合长肉快、没有生态危害,都要想尽办法引进。



       而且这个领域,可以操作的空间也是最大的。因为跨大洲运输淡水鱼,是之前的航海家们几乎不会考虑的事情。在海船上要让活鱼不死、经常换淡水,成本太高了。



       只有沈树人理解物种引进的巨大价值,一开始哪怕不惜血本,只要种进来了,后续几何级数繁殖,绝对一本万利。



       一圈罗列下来之后,谷物、蔬菜、猪鸡鸭鱼全部在着力引进之列,唯独牛羊他没考虑。



       牛在大明是用来种田的,吃肉太浪费了。而羊价格高昂,比猪肉贵很多,明末羊已经不算是平民食物了,犯不着引进。



       何况牛羊都是北方草原畜牧民族的强项,沈树人也怕太早把精力花在牛羊改良上、万一扩散开来之后,先便宜了鞑子,那就划不来了。



       把这方面要做的事情都整理好之后,沈树人也不客气,一方面找到郑森,跟郑家商量,让他们想办法寻找符合这些条件的海外物种,一旦找到,沈家愿意出重金购买,或者双方一起开发,分享其利。



       另一方面,沈树人也琢磨着让自己家里弄几条新式大海船,甚至可以问郑家或者红毛洋夷买,然后再雇一些郑家的水手做领航、配上沈家自己的人手,出去贸易探险。



       这条路如果是倒退半年,沈家也是不可能走通的。因为自崇祯初年以来,大明的海贸版图就已经划分得很清晰了,长江口以北归沈家,长江口以南归郑家,互相不捞过界,井水不犯河水。



       不过现在么,郑森已经被沈树人劝诱,还弄到了南京做人质。恩威并施之下,要求郑家允许沈家的少量海船去南方探险,想来郑芝龙也不敢拒绝。大不了沈家也给点船旗银子,让郑芝龙面子上过得去就行。



       算算航程,就算一切顺利,去印度寻找新物种,至少也要大半年才能回程,去非洲的话至少一年多,欧美可能要两三年。



       沈树人列好计划之后,一方面给父亲写信买新船、调水手,一边就跟郑森商量。



       郑森如今也是热血少年,知道这种事情利国利民,便全力借用家族资源帮沈树人一起弄。



       反正郑家也不亏,新物种弄到手之后他们自己也能繁殖的。



       ……



       种一棵树最好的时机是在十年前,其次就是现在。



       有些事情虽然见效慢,但不开始就永远不会有结果。



       安排完物种引进这步闲棋后,农业方面的创新,暂时也就没什么可做的了。剩下这点时间,沈树人把目光重新投回手工业方面。



       炼钢造炮不会,那就从手头资源、人才最充足的领域做起。



       沈树人手头目前也没有别人可用,就一个董小宛,是开绣庄出身的,闲着也是闲着,沈树人就把目光盯到了纺织业上。



       明末小冰期,气候比正常环境更寒冷一点,穷苦百姓的纺织品肯定也是不够穿的,不存在产能过剩。如果能提高一点生产效率、解放出劳动力,就能让更多人手去打仗和种田。



       当然,沈树人不会再让董小宛去琢磨那些高端的苏绣,那些奢侈品技术的进步,对乱世毫无价值。要改良纺织业,也得从松江棉布这些普通穷人的衣服面料上动手。



       沈树人让人拿来家里贩卖的各色面料样品,还有现有的织机,每天观摩生产工艺和成品。短短几天之内,他也发现了不少问题。



       明朝的棉布普遍比较窄,正常的棉布才一尺八寸的幅面宽,松江棉布中有一种叫“三梭布”的,也只能达到四尺宽,但是需要非常繁琐的织机才能织出来,一个女工还搞不定。



       一尺八寸宽、五丈长的一匹棉布,要银子两钱。



       四尺宽的三梭布,面积大约是普通布的二点三倍,但售价可以达到六钱银子,也就是普通布的三倍,可见多出来的零点七倍溢价,就是为布匹的额外宽度买单的。



       更宽的布做衣服做被子的时候需要的裁剪缝合工序会更少,边角废料也少,利用率高。



       见到这个现状后,沈树人也免不了让董小宛想想办法,每天跟他一起切磋,看能不能改良一下机器。



       毕竟沈树人在21世纪时也找裁缝定做过衣服、看到过21世纪的布匹。后世的纺织品根本不存在宽幅限制,想织几米宽一卷的布都行。



       按历史书的说法,是1730年代英国率先出现了“飞梭”,才把布匹宽度受手工投梭长度制约的问题解决了。



       只要把布匹加宽,织工在同等投梭、提经劳动频次下,可以生产的纺织成品就能成倍提升,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



       沈树人把发明“飞梭”的思路大致安排了一下,他自己就当起了甩手掌柜,任由董小宛自行琢磨。



       ……



       把一圈种田攀科技任务全部交代下去之后,十几天时间很快就过完了。



       崇祯十二年的乡试,也在沈树人的忙碌中过去。直到张榜贴成绩的日子,沈树人才想起这事儿,陪着张煌言和顾炎武、归庄去看榜。



       张煌言原本历史上应该崇祯十五年才中举,但或许是跟沈树人结交后,沈树人给他提供了不少新的思路、让张煌言的答题风格、政见态度更符合了这一年的录取倾向。



       总而言之,张煌言阴差阳错,还真就提前三年中举了。



       归庄学问本来就不错,也没顾炎武那么惊世骇俗,一切如常考中。



       而顾炎武则是跟历史上一样落榜了,落榜之后,顾炎武还非常愤慨,觉得如今的八股风格太死板,跟沈树人抱怨说将来再也不考了。



       沈树人心中暗喜,顾炎武不考了,正好拉他去给自己做幕僚。



       至于表哥张煌言考中了,也可以想办法给张煌言买个官,先去史可法那儿谋个差事,帮沈树人先在安徽地区建立一个立足点,作为未来跟流贼作战的根据地。



       “恭喜表哥高中,顾兄你也别气馁,考都考完了,咱去秦淮河上痛饮几日散散心。如今这乱世,不管中不中,都有机会报国救民。”



       沈树人一边琢磨,还一边安慰落榜的顾炎武。



       ——



       PS:因为有些见效慢的琐碎种田情节,就一股脑儿流水账塞进来了。快速过掉。看历史文的读者,基本上科技种田都看了几十几百遍了,我写多了肯定会被嫌灌水、拿资料凑数。所以只写个布局思考逻辑,其他都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