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还有谁!!!

作品:《 人在超神一世逍遥

       回到房间关上门,也将屋外走廊里的所有议论隔绝在外,宽敞的宿舍里,只有蓝光微暗。



       王逍轻车熟路地坐到了一张椅子上,拽过一张小桌,把烧鸡放在上面。



       然后静静地坐在那里,就静静地坐着,目光也静静盯着面前的桌子。



       良久,呵呵一笑,大吃大嚼起来。



       ……



       夜,繁星点点。



       地球,万家灯火。



       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这已经是暴风雨前最后的宁静,在不会再有很久的未来,终生生活于地表的人类将面临无法理解的天外邪魔。



       世界沦陷,人间炼狱中,凡人生离死别。



       超神学院。



       虽然夜已深了,但一片光暗交错的学院里,除了彻夜常明的路灯,也还有几个宿舍的灯亮着。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为什么……为什么关机?”



       一身警服的琪琳坐在自己的寝室里,一张亮着台灯的书桌前,清澈的杏眸中挂满了担忧。



       桌子上,是一只屏幕一直亮着的手机,屏幕上是一遍又一遍无人接听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power off.”



       拨了又断,断了又拨。



       从晚间放学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无论是微信还是电话都联系不到他,她就快想尽了所有的可能性。



       “如果你真是觉得自己是个孤儿就不用在意任何人,随意就能失联,我……我真的会生气的。”



       琪琳抹了抹眼角的湿润,抿着唇,眼里的各种情绪不停变幻。



       担心,埋怨,又担心……害怕。



       失联三个小时,这个时间真的不长,但如果考虑到王逍那一出全力就有暴毙风险的情况,这个时间却显得格外漫长。



       所以她这几天一有时间就会和他保持联系,就是怕万一……



       “关机,”担忧中,她微微泛红的杏眸中也浮现出一丝庆幸:“总比打通了不接的好。”



       一般来说,成年人不会玩关机,如果是,情况特殊的可能性更大。



       比打通了不接好一点的事,关机很可能是自愿的。



       “我等你到明天,就明天,明天我就找人抓你了。就算你有什么大事都给你坏了,该……”



       她抹了抹湿润模糊的眼眶,还是安慰自己不要太冲动,虽然她可以让她爸爸那边帮忙查一下王逍的情况,但是……她担心王逍会有他自己的秘密。



       另一间寝室。



       杜蔷薇抱着手机躺在床上,看着怎么也打不通的电话,一阵皱眉:“死了?不能吧?”



       ……



       恶魔战士们在恶魔一号上的生活区其实还算优越,毕竟也是神级的文明,不可能出现一群人挤上下铺的情况。



       但也没有宽松到一人一个独栋之类的,每个恶魔的房间更像是公寓里的单间。



       除了处处充满暗黑西幻的色彩挺吓人的,其他方面对于王逍来说还算是舒适的。



       至于别人住过用过,也没什么,收拾收拾也就干净了。



       房间里,王逍叠着脚躺在收拾过的床榻上,抱着后脑勺,彻夜无眠。



       不是认床,就是不想睡。



       这半天里的大起大落,终究让他心有感慨。



       “小道道,你说我是不是被恶魔基因里的负面成分影响得太严重了?”他的眼里浮起一抹伤感:“我自己都觉得我好像忽然变得很暴力,想我王逍两辈子守法奉公……”



       和小道道聊天是常有的事情,因为一个人心里藏着很多事却总是无处诉说的话,早晚都会憋疯的。



       孤儿,是一种孤独的生物。



       而实际上,穿越者应该是一种更孤独的生物。



       因为他们一个无处诉说,一个根本就不能诉说。



       而王逍身为孤儿穿越者,现在又到了没有一个同类的恶魔一号上,根本就不可能找到一个可以聊天的人。



       莫甘娜?不不不,他除了装疯卖傻,其实根本不够资格跟莫甘娜搭话。



       其他恶魔?王逍和他们之间的代沟差着十万八千里。他们不会愿意搭理王逍,王逍更不会愿意和他们交流。



       聊什么?聊弓虽女淦?还是聊杀人?



       他和道神系统说话,就像和一个极其智能的机器人说话一样。



       在超神世界里,神也都是会跟自己的基因引擎系统交流的,并不稀奇。



       “不不不不不,”道神系统倒是罕见地与他持有不同的观点:“我倒是觉得您体内的恶魔基因已经很努力地在抑制您了。



       如果没有恶魔基因那开发度更高的大脑,就以您现在野马狂飚般的性子,真的可能会把那丹比活生生踢死的。”



       虽然它只是逻辑思维,也永远站在王逍这边,但是它也得客观公道地说一句,王逍要是当一个好人,那可真的是屈才了……



       它现在总算明白这位爷为什么会选择暴露自身的道路了……别的都先别解释,丫的天生就是块当恶魔的料子。



       伪装成费罗的身份小心翼翼地在恶魔一号里混下去?



       那得多委屈这位爷?



       看看人家三拳两脚踢出来的现在的处境,怎么也比那种天天提心吊胆生怕暴露身份的日子强太多了。



       这分明就是潜意识里就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混在这魔窟里根本就是如鸟上青天,鱼入大海……



       这是到家了。



       “你这分明就是污蔑。”



       对于小道道的说法,王逍是完全不承认的。



       “其实我真的是个内心柔软的好人,只是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而已,都是他们逼我的。”他轻轻一叹。



       其实他很清楚,无论他以何种形式、何种身份进入恶魔一号,危险和麻烦都会接连不断。



       是基因寄生也好,或者莫甘娜当时真给了他一份正常基因也好。



       因为他本身就不会甘于人下,也不想受欺负,因为他一心想要往上爬,想要掌握自己的命运过舒心自在的日子,就是很可能会碰到头。



       而恶魔一号,本身就不是个善地,反而是已知宇宙最凶之地。



       “啊对对对对对……”道神系统认可地附和着。



       王逍不辩,他不完全否认,也不完全承认。



       他知道他自己没他今天表现得那么无惧无畏,也没那么疯,也没那么神经,就算是生死危机之下。



       他只是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想做什么,就顺着心意去做了。



       也许有一些表现是让他自己也意外的,但那并不重要。



       最关键的是,他知道他只有像今天这么做才最有可能活下去,同时是站着,好好活着。



       强硬,无畏,凶狠,肆无忌惮但不是真的傻。



       只有这样,他才能在不暴露虚空能力,也没什么强大基因,又“害”死了费罗情况下得到莫甘娜的一份重视和欣赏,不被她一巴掌捏死。



       只要莫甘娜欣赏他,不想杀他,他就不会被捏死。



       而莫甘娜是什么性格,他也很清楚。



       求饶?恭顺?懦弱?



       恰恰他如果那样的话,莫甘娜才最有可能直接灭了他为费罗报仇。



       包括在面对那恶魔丹比的时候,低头也只能白白受辱。



       从进入这里的第一秒起,他连自怜自艾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



       发现是被寄生,没有选择伪装,他就只能一狠到底。



       这里是恶魔一号,恶魔的老巢,强者的天地,你比其他人更强,他们才会欣赏你,会尊敬你,会怕你……而一旦你表现出一丁点的虚弱,懦弱,这些嗜血的恶魔会瞬间吞了你!



       连皮带骨。



       而在这些之上,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有一份死亡保底。



       只要还能留个全尸,他死不了。



       一切的风险和预案结合在一起,就算他再作死,也有九成八的把握。



       而虚空能力,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底牌,遇到个事就交王炸,不可能。



       “得到基因前我不敢强硬,得到基因后我还不敢强硬,那我不是白得这超级基因了么?”王逍心中呵呵。



       莽,是认真的。



       每一步,却也都算过。



       “不过,丫的把我翅膀关了,的确是个问题。”



       是的,他的恶魔翅膀在下午睡觉时被莫甘娜关了,也就是说他根本就不能飞,就算恶魔一号无遮无拦,他也出不去,跑不掉。



       这是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也是一系列问题的代表。



       飞不出去,这恶魔一号对他来说就终究是个禁锢之地。



       “不过也无所谓,只要过了生死关,只要我低调一点,小心一点,馒头也会有的,馒头汁也会有的。”



       道神系统正在将费罗的知识和经验筛选出来,然后快速地写进他的脑海里。



       王逍抱着脑袋看着天花板,自顾自地咧嘴一笑。



       虽然现在依旧是孤家寡人,无牵无挂,也无人牵挂,但他已经远离了普通人将来注定悲惨的命运。



       从莫甘娜这里获得基因是最简单的,但获得基因之后却是最难的,还好,这最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发狠也好,扮小丑也好,怎么都好,反正他过来了。



       夜,无眠。



       ……



       翌日



       一片砂石嶙峋的荒原里,风沙卷积,巨石与碎石随处可见。



       王逍挥舞人头大的拳头,一拳将一名二代恶魔的头颅砸进岩地里,碎石像子弹一般四处飞溅,然后一只厚重强壮的大脚丫子重重地踩在这名已经昏迷的恶魔身上。



       只见他现在两米多高,浑身肌肉和地球仇恨人联盟的绿巨人几乎没什么两样。



       只是王逍和绿巨人不同的是,他浑身漆黑漆黑的,根本就是一坨大黑球子!



       一身恐怖的肌肉黑到发亮!



       张开血盆大口,露出森白牙齿,咧出渗人的笑容,伸手指着周围一片无语的恶魔战士,一声大吼:“还有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