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5章 第 55 章

作品:《 漂亮女配海岛养娃日常[七零]

       第55章



       琼州岛的冬季是非常的舒适,所以叶芷今天才会带着两个孩子出门。



       因为村里里头树木多,海风吹来还是有点凉,所以叶芷出门的时候就给他们穿上了长袖的衣服,两个穿的都是一模一样的带领衬衣,只要一看到他们,就知道俩是双胞胎了,所以一路上都引来了很多的注目。



       这会儿俩孩子已经坐得稳了,坐在推车上看着周边环境咿咿呀呀的一通乱叫,有时候还爱拔路边的草。



       叶芷看到就会把他们拔的草扔掉,因为小家伙们还总爱往嘴里边塞。



       这会儿陈芳的婆婆在逗孩子玩,叶芷因为心里有事,只想把东西给了陈芳,然后回家去跟陆唯说说这事。



       可这会儿才刚到,显然不能现在就回去了。



       不过叶芷打算问问陈芳,那个渔霸儿子的事情。



       陈芳的家就在村口处的前几个位置,统一的船型屋,每个屋子前都有一个院子,但是围墙都是用竹子分隔开来的,很矮,可以直接看到院子里的环境,只见陈芳的儿子高亮跟两个岁数差不多的小孩子在院子里头挖坑,明明天气很凉爽了,这会儿孩子却玩得满脸都是汗。



       因为推车车轮走在地上会发出声音,是高亮先发现了叶芷,然后直接扔下了手里的铲子,朝着屋里头跑去,一边喊道:“娘,叶婶子来了。”



       自从叶芷的孩子出生后,因为孩子小,叶芷也没有带孩子到处去,不过陈芳却带着她的儿子去过几次她家,早就认识她了。

m.quanzhifashi.com

       没一会,屋里头的陈芳便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豆芽,是之前叶芷去了一趟羊城,买了很多绿豆回来,教她怎么做了绿豆芽,现在刚好发出白白嫩嫩的豆芽出来了。



       陈芳刚刚还以为自家儿子叫哪个婶子呢,原来是叶芷。



       叶芷正推着两个胖嘟嘟的孩子,这会儿弯着腰拿着一张帕子给他们擦嘴边的口水,还说着:“又要长牙齿了是吧,怎么这么爱咬东西呢。”



       叶芷本想给他们擦擦口水,谁知道老大年年一把抓走了叶芷手里的帕子,就往嘴巴塞去咬了几下。叶芷拿走帕子,年年还在推车的座位上蹬了几下脚,想要站起来抢回来似的。



       年年还一劲地扒拉旁边的岁岁,把岁岁的衣领都扯开了。



       叶芷帮岁岁弄好衣服,然后往年年手里塞过去一个比较硬身的番石榴,让他磨牙。



       谁知道这家伙咬了一口,直接就扔地上去了。



       陈芳便上前去替孩子捡了起来,说:“哎啊,这都脏了不能吃,婶婶给你重新摘一个吧。”



       叶芷便说:“不用了陈同志,他就是玩的,在家里也爱这样扔,别浪费了。”



       “好吧。”陈芳把那个掉下地脏了的番石榴直接扔进去鸭子棚里边,然后说:“叶同志,我们进去说吧,这里风有点大。”



       “哦哦,等一下。”叶芷看着推车上的两个小家伙,便把车把上的袋子取下来,朝高亮招了招手,说:“小亮,婶子在羊城买了点零嘴,这个是给你的,过来拿。”



       袋子里头都是麻花、笑口枣和牛耳朵之类的小吃,叶小丁平时可爱吃了。



       所以她在羊城回来的时候就买多了一些,带了些过来。



       高亮看了下叶芷打开的袋口,见到了里面的零嘴,之前他去过叶芷家的时候,就吃过这些东西,吃起来脆脆酥酥的,可香了。



       但高亮却下意识看向了陈芳,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叶芷便笑了笑:“快来拿,婶婶要抱弟弟进去,拿不了。”



       一旁的陈芳便说:“小亮,过来过来,快谢谢叶婶子吧。”随后见高亮走过来,陈芳又摸了摸他的脑地啊,说:“这孩子打小就害羞。”



       高亮从叶芷的手里接过了一袋子沉沉的零嘴,随后小声的说了声:“谢谢叶婶子。”



       叶芷便摸了摸他的脑袋,说:“不客气,以后多点过去婶子家跟小丁还有弟弟他们玩吧。”



       高亮跟小丁差不多大,第一次去他们院子的时候还不敢跟叶小丁玩,后来玩开了,也是满沙滩的到处窜。



       高亮对上叶芷微微笑着的脸,随即腼腆地点了下头,说:“好。”



       叶芷把东西给了高亮,那头的陈芳已经抱起了推车上的年年,叶芷于是把另外一袋子的红枣和桂花糕之类的东西递给陈芳的婆婆,然后才抱起推车上伸着手要抱的岁岁,跟着陈芳进了他们家。



       房子不算大,还是茅草屋顶,光线有点阴暗。



       因为陈芳的男人和公公在出海打渔时都去世了,现在就她一个人养着个孩子和她婆婆,本来陈芳在纺织厂当个车间副主任,工资也不错,不过一个人养活一个家,还是有点吃力。



       她婆婆因为年轻的时候常年生活在海里头,后来儿子和丈夫都遭遇海难,她现在也没有出海去了,在家里种点粮食种点菜,有时候也会去供销社附近给家属院的军嫂换点菜之类的,虽然没赚多少,但也能帮补一下。



       陈芳招呼叶芷坐在平时吃饭的桌子旁,随即道:“家里简陋,你别见怪。”



       叶芷抱着岁岁坐了下去,随即道:“怎么会,我们还用见外吗?”



       虽然叶芷还没回纺织厂上班,但陈芳都挺经常过去她那边送些菜,海货之类的,所以要她们关系都不错。



       两人坐在一起都是围着孩子聊,聊了小半天后,俩孩子就开始哭闹了。



       叶芷就准备带他们回家。



       等坐上了推车之后,两个小家伙好像知道要回家似的,也停住了哭闹。



       陈芳便说:“我送你到家属院吧。”



       叶芷恰好也有点话想要问陈芳,刚刚陈芳的婆婆在,她也不好开口问。



       于是两人走出了她那村子之后,叶芷一边推着推车,一边问:“你们村的村霸是谁?他们家有多少个孩子?是不是有个儿子?他多大了?”因为叶芷也不知道他们的村霸叫什么名字,于是只能这么叫了。



       叶芷总感觉那人很熟悉,可是也不敢确定。



       因为刚刚匆匆见了一面的那个男人,像她三哥叶振华,也就是叶小丁的爸爸。



       可是叶芷在脑海回忆了一下,却发现对她三哥的印象非常模糊。



       她三哥大概16岁就去桂省参军了,那时候叶芷才12岁,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年龄。



       后来叶振华一直忙,参军三年才有了假期回家乡一次。



       那时候的叶振华已经跟叶芷印象中的三哥不一样了,更加的魁梧,更加的坚毅。



       那一次叶振华回去西塘镇,是因为张小梅催促他回来娶媳妇,就是叶小丁那拿了一半抚恤金跑掉了的妈妈。



       叶振华跟叶小丁的妈妈见了一面就定了下来,然后飞快地结了婚摆了酒,结婚之后叶振华就赶着归队了。



       直到叶小丁出生,叶振华也没有时间回去家乡。



       没过多久,便传来了叶振华壮烈牺牲的消息了,连完整的尸首都找不到。



       只有两个军人同志给他们送来了抚恤金和叶振华生前的一套破旧的军装。



       于是,便有了后来叶小丁他娘抛下叶小丁另嫁他人的事情。



       多年没见,叶芷也记不大清叶振华的模样,但是她刚刚在见到那个男同志的时候,总感觉很熟悉,既像她的父亲,又跟叶小丁有几分相像。



       虽然那人的皮肤晒得黝黑发亮,又瘦又高,打扮也是当地黎族男性的模样,上半身没有穿衣服,挂了一条黝黑的毛巾,脸上还有一条疤痕,虽然只看了一眼,但依然感到似乎是见过的。



       陈芳有点疑惑地看了叶芷一眼,但是随即想到她的丈夫是军人,可能是想了解村里的情况吧。



       于是陈芳便说:“我们村的村霸叫高明镜,有五个孩子,四个女儿一个儿子。”



       “说起他那个儿子啊,也是命大。平时村里的人都是一起出海打渔的,那一次刚好遇到海上刮大风下雨,直接把几条船都给打翻了,有人看见渔霸那儿子也卷进海里了,想救都救不了。可是渔霸不信,自己去海里捞了两天,谁知道还真让把儿子给捞回来了。可能也是南海观音显灵吧……”



       说完,陈芳顿了下,才知道说错话,这年代禁止封建迷信,不是什么话都能随便说。



       叶芷闻言,却笑了笑,说:“没事,这里也没其他人。”



       陈芳咽了下口水,便问:“你怎么问起这个了?是不是渔霸儿子又犯什么事儿了?”



       叶芷摇了摇头,一直在想刚才陈芳说的话,这会儿有点心不在焉,于是便摇了摇头,说:“没有,就问一下,因为刚刚碰上了。”



       陈芳想着跟叶芷的关系也不错,便说道:“其实高明镜一家吧,其实也没有那么坏,人也算好的,就是成分不好。他那儿子虽然是从海里捞回来了,不过回来病了一场,又聋了,又哑了,还毁了容,脸上一条疤痕可吓坏村里的孩子了,刚刚救回来的那一两年,都不怎么出门。”



       叶芷顿住了脚步,随后问:“他聋了又哑了?”



       陈芳点了下头,随即道:“嗯。”



       叶芷沉默了一下,现在更想快点回去找陆唯商量了一下这事了。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起了渔霸的家族史,叶芷听得很认真,把有用的信息都记住了。



       两人聊着天,很快便回到了军营的大门,叶芷便说:“陈同志,你不用送了,回去做饭吧。”



       “你看,还说留你在家里吃个饭的,你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还带着俩孩子。”陈芳又俯下身逗弄了两下孩子。



       叶芷便笑道:“有机会的,孩子太小没办法,下次我再去你家玩。”



       “好,那欢迎常常过来。”



       叶芷站在家属院的大门口,目送着陈芳回去,陈芳又回头朝她摆了摆手,抿唇笑了笑。



       直到陈芳的身影拐进了回村的小路,叶芷抬起手,看了下时间发现尚早,便推车孩子往家属院走去。



       不过她并不是回去家里,而是准备去陆唯的办公室。



       走了大概十分钟,叶芷才去到了军营的办公大楼。



       还没进去,就见到了李国亮,这会儿他身边还站了一个面生的新兵,两人一同朝她喊了声:“嫂子。”



       叶芷微笑着朝他们点了下头,问:“你们陆团在办公室吗?”



       李国亮点了点头,说:“在的,陆团在楼上。”



       叶芷记得陆唯的办公室在三楼,可是这楼里并没有电梯的,她带着两个孩子,有点难办了。



       没等叶芷说话,李国亮便说:“嫂子,我帮你抱一个孩子上去吧。”



       闻言,叶芷笑意盈盈的,说:“那谢谢你了。”



       年年和岁岁都见了无数回李国亮了,这会儿听到他说要抱,立刻就张开了手臂,要让李国亮抱。



       李国亮本来对孩子不怎么感冒,可这会儿抱住了岁岁之后,小家伙发出了笑嘻嘻的几下声音,肉乎乎的手还抱住了他的肩膀,逗得他心里的某一处都柔软下来了。



       难怪陆团平时每次下班都着急回家去,有这么可爱的两个孩子,谁不想着要回去了。



       谁想要一天天地对着他们这一群臭老爷们啊!



       叶芷抱着年年跟在李国亮身后,李国亮腿长走得快,他一口气上到了三楼,叶芷才慢悠悠地上来。



       陆唯看到他的儿子被李国亮抱着的时候,皱了下眉,本想问他怎么抱着我的儿子,不过下一秒叶芷的声音便传来了:“李同志,谢谢你了,把孩子给陆唯就行了。”



       陆唯便从位置上起来,打算接过李国亮手里的岁岁,只见李国亮那一张从没有过笑容的脸上,突然看着岁岁笑了笑,说:“岁岁,你爸爸来了。”



       陆唯看了眼岁岁,只见小家伙死命抓住了李国亮的肩章,口水都差点流在了李国亮的身上。



       陆唯连忙把孩子接过,第一时间就是给他擦掉了口水。



       才刚接过孩子,叶芷的身影便朝办公室走来,白皙的脸蛋都红红的,气息都有点喘了,还一边说道:“陆唯,过来抱一下你儿子吧,累死我了。”



       陆唯早已经朝她走去,一手抱起了一个,说:“怎么这是时候过来了?”



       平时叶芷过来这边都会给他打电话的,而且这个时候都快下班了,她怎么会这时候过来?



       那头的李国亮见状,便说:“陆团,嫂子,那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叶芷便送他出去办公室门口,说:“李同志,谢谢了,你慢走。”



       李国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平时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哪有这么客套的,一下子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连连说了两句:“不客气不客气。”



       看着李国亮走了,叶芷便把陆唯的办公室门关上,只见陆唯已经把孩子丢在了沙发上,跟他们在玩。



       叶芷便走了过去,坐在了陆唯的身旁,说:“累死了……”



       这大半年没有运动过,这会儿爬个楼梯都要命,这身体素质可真差,难怪每次亲密过后,陆唯都说她体力差,没几个回合就闹着说累。



       陆唯见两个孩子在玩桌子上的东西,随后便说:“累了就歇会儿吧,我来看着两个孩子。”



       离下班还有一个小时,叶芷还可以休息一会。



       不过叶芷却朝他靠了过去,悄声说:“有件事想跟你说一下,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起。”



       关于她三个叶振华这事有点悬乎,不知道说了之后,陆唯会不会相信,会不会帮她。



       陆唯直接把她给抱了起来,然后把她放到了自己的腿上,直视她的眼睛,说:“那就慢慢说,我有时间。”



       叶芷很少会直接找到他办公室来,肯定是遇到了一些很紧急但又一个人解决不了的事情了。



       叶芷感觉到陆唯搂住她腰间的力道渐渐加深,便难受地“嘶”了一声,想了想,还是直截了当道:“是关于小丁他爸爸的。”



       话落,陆唯皱了下眉,随即问:“你刚刚去了陈芳那里?”



       叶芷:“???”



       陆唯默了下,随即便说:“本来打算今晚回去跟你说这件事的,想不到你也察觉到了。”



       陆唯随即放开了她,然后眼疾手快地把差点就要掉地上的年年给抓了回沙发上,说:“之前我在陈芳村里里头见过一个很熟悉的人,后来托桂省的战友,找了你三哥的照片,我刚刚才收到。”说完,陆唯便起了身,朝办公桌走去。



       陆唯自从那次在村里头见过那个男人之后就打电话回去西塘镇,找了借口想让叶芷的大哥找找叶振华的照片,不过叶大哥却说,连照片也没留下半张。



       于是陆唯便拜托了以前军校的同学,找到了叶振华所在的军营,经过几个月的寻找,还真给他找到了一张叶振华跟战友的照片。



       陆唯拉开了办公桌的抽屉,从里头拿出了一个厚厚的信封,除了照片,还有叶振华的一些个人资料。



       他把东西递给了叶芷,问:“这照片上的人,是你的三哥?”



       叶芷颤抖着手,接过了陆唯递来的东西,随后认真地回忆了一下,点了下头:“对,是他。”



       叶芷记得这是叶振华参军三年回家去的那一次,他就是穿着照片上这一身军装结婚的。



       除了一张照片,就是叶振华参军的事迹和各种报告。



       陆唯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随后说:“那就行了,不过这边的这个人我还需要时间查一下,你暂时先不要去找他。”



       叶芷顿时松了一口气,原来陆唯早已经知道了,想必也找了很久的关系才找到了这些资料。



       叶芷顿了下,便说:“这事,还是先不要告诉我娘了,我怕她接受不了再一次的打击。”



       本来过了这么多年,张小梅应该已经释怀的了,可现在还没有个准信,要是跟她说了,可那人却不是,岂不是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陆唯身后贴在叶芷的脸上,抚摸了一下,随即说:“听你的。”



       叶芷看着手里的照片,陷入了沉思,说:“刚刚我在陈芳村里头见到他,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不过他看到却很平静。”



       因为叶芷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又是妹妹,所以家里几个哥哥都疼爱她。



       要真是她三哥,叶振华应该会认得她的,但是那个人太平静了,难不成是失忆了?



       但是叶振华参军的时候她也还不是很大,她对于这个三哥的记忆却没有大哥和二哥深刻。



       这会儿看着照片,那记忆便慢慢袭来了。



       脑海里慢慢浮现小时候的事,就感觉那个人越来越熟悉。



       陆唯点了下头,说:“我第一次见到那个人也觉得像。”



       如果一个人觉得像,可能是错觉,不过两个人都觉得像,那可能也不是巧合了。



       叶芷默了下,白皙修长的手指抚摸了一下照片上的人,随后又跟陆唯说了下陈芳给她说的关于那人的事。



       说完了之后,叶芷便说:“看情况,他可能是受过伤害,导致失去记忆。”



       陆唯点头,视线落在叶芷的神情上,说:“这个事我会查清楚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如果那真是你三哥,我一定会让他回去爹娘身边的。”



       如果那人真的是叶振华,陆唯不管渔霸是出于什么心理,要把一个陌生人当成自己的儿子。



       但陆唯作为叶芷的丈夫,在私在公都不会任由叶振华从一个光荣的军人,变成一个成分有问题的渔霸儿子。



       而且,如果那人真的是叶振华,那真的可以给叶小丁弥补很多东西了。



       也可以让叶芷的爹娘重新有了期盼。



       叶芷点了下头,看向了陆唯,说:“陆唯,谢……”



       话还没说完,陆唯倏然低下头在她唇上亲了下,说:“要谢谢我的话,今年把孩子扔回去婴儿床睡。”



       因为孩子越来越大了,婴儿床有点窄,于是叶芷有时候奶睡了孩子也懒得把孩子抱回去婴儿床,直接就放在了两人中间。



       陆唯有时候伸手一抱,谁知道就摸到了孩子的脚丫子,小家伙还直接打横睡了,差点没把他给踹到床底下。



       叶芷觉得这几天好像是有点忽略了陆唯,随即笑了笑点了下头。



       自从两人都怀疑那人的身份之后,叶芷就一直等着陆唯的消息。



       还以为要等好多天,没想到陆唯过了两天之后,就拿了一大堆的资料回家去。



       不过还是等到了张小梅睡下了,陆唯才把资料拿出来。



       陆唯把资历放在之前叶芷吃饭的桌子边上,说:“我最近让人查了下,这个渔霸的儿子叫高天佑,今年25岁,而你三哥今年应该是28年,相差不了几年。高天佑前几年意外掉进了海里,后来被他爹在海边救了回来,当地的赤脚大夫说他因为溺过水,所以听不见也说不了话,也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不过……”



       叶芷着急地问:“不过什么?”



       陆唯脸色越发的严肃,却说:“不过有人却说高天佑救回来的时候,大腿上当时有枪伤,如果只是掉海里,怎么可能有枪伤?”



       叶芷随即皱起了眉头,说:“所以……”



       陆唯便说:“我有个猜测,高天佑不一定是哑了聋了,而是因为他不会当地的语言,所以高明镜干脆让他装了装聋扮哑。”



       当地的黎族有自己的方言,他们这些外省人来了这么久还没听得懂。如果那真是叶振华,他本是江南人,肯定不会当地黎族的语言,不排除那家人直接让他装聋扮哑。



       这么说的话,叶芷也大概猜测到了。



       那个人应该就是她三哥了。



       不过他不认得自己,应该就是失忆了,因为失去记忆,所以也没有任何反抗,把渔霸当成了自己的家人,所以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



       虽然听陈芳说,那家人对高天佑很好,因为就只有他一个儿子了。



       但如果那人真的是她三哥,叶芷觉得还是还让爹娘知道,把他接回家去也好,重新给回他一个身份也罢,也要把事情给解决了。



       叶芷便说:“不如,我们明天去一趟黎族村?”



       陆唯点了点头:“好。”



       这已经临近年底,各家各户这几天都出动去赶海,打算多捡点海货和海鸭蛋,运气好的话还能在红树林那边捉到野生海鸭。



       叶芷出门的时候把两个孩子喂了一顿鲜虾蟹肉粥,这会儿两家伙已经吃饱饱了,也不怎么闹腾。



       而张小梅也带着叶小丁跟着何金凤赶海去了。



       陆唯在一旁收拾孩子的零嘴,等会让他们有点东西磨牙,不然又要闹腾了。



       出门之前,陆唯还拿上了他好不容易才从战友那里拿到的一张照片,虽然是几个人的合照,但因为叶家人都长得特别俊朗,所以一眼便能看出了叶振华的存在,五官端正,身姿挺拔,眼睛炯炯有神,非常的出众。



       陆唯在想,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场意外,他现在的成就肯定会比自己高。



       叶芷跟着陆唯出门,随后便问:“这家家户户都赶海去了,我们怎么找他?”



       陆唯推着推车,金属轮子发出隆隆隆的声音,他侧目看了下叶芷,便说:“要是赶海的话,更容易找了。”



       他的渔霸的儿子,自然不会跟普通村民一起去赶海的。



       虽然陆唯才见过一面,但却看得出高天佑,也可能是叶振华,他身边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



       而且渔霸传授了不少的打渔技巧给他,一些别人不敢去的地方,他都敢去,还偏偏要去。



       叶芷顿了下,问:“啊?这不是有好好几个海滩?怎么找?”



       陆唯没说话,只是给叶芷理了一下衣领,问:“冷不冷?让你多穿一件外套了。”



       虽然这海岛的冬天不算冷,但是海风有点大。



       叶芷笑了笑,说:“不冷,这不是有太阳晒着,怎么会冷。”



       这种天气睡觉最舒服,要不是有事情要办,叶芷可能还真的要睡个懒觉。



       两人一路走一路聊,越靠近那村子,叶芷的心情就越紧张,问陆唯:“陆唯,你说要是那个人真是我三哥,那怎么证明他是我三哥呢?”



       这两天叶芷旁敲侧击,问了张小梅一些关于他三哥的事情,不过叶芷知道他三哥也没有特别的胎记,也没有特别的疤痕可以作证。



       而且这个年代也还没有亲子鉴定的技能,就算找到了,如果真是已经失忆,那真的拿他没办法啊。



       陆唯也不管这还是在外头,忍不住捏了下叶芷那白皙的脸蛋,说:“要是真的能确定那是你三哥,组织会帮你证明的。”



       叶芷闻言,笑了笑,赞许道:“还有我们家陆团长呢!”



       陆唯臭美地笑了笑,自家媳妇总算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团长了。



       两人一路没有停歇,去到了陈芳的那个村子。



       这会儿真是大家出动去赶海的时候,村子里头也没什么人,而且这里特别多的树木,每棵树都十几米高,好像一个小森林似的。



       正当他们打算往那个渔霸家走去的时候,迎面却走来了一个男人,这一次,他的上半身已经穿上了一个衣服,虽然是破破烂烂的,但总算遮蔽住了上半身。



       只是那黝黑发亮的脸,再加上左脸上一道伤疤,确实让这张脸显得有点狰狞。



       难怪陈芳说他吓哭过几个孩子。



       可是叶芷看着迎面走来的男人,不知道为何,鼻子莫名的一酸。



       她从没想过还会碰到她已经“牺牲”多年的三哥,而且她的三哥明明应该是光荣的军人,这会儿却成了落魄的渔霸成分的儿子。



       下一秒,男人抬头,对上了叶芷的眼睛,原本平静的神情,瞬间怔了下,但很快又垂下了眼眸,默默地与她擦身而过。



       陆唯倏然抓住了叶芷的手臂,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扬起了声量,喊道:“叶振华同志。”



       明显地,前面的人脚步顿住了,随后却又往前走去。



       陆唯便又说道:“我知道你听得见,我有事想问你,高天佑。”



       这一次,前面的男人才真正地停下了脚步。



       回过头来,皱着眉头,眼神凌厉去瞥向他们。



       陆唯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这会儿自是没有任何一丝的退缩与畏惧,反而平静地看回去。



       只见那人又垂下了眼眸,只是伸出了一根手指往一旁的小路指了指,然后自己先走了进去。



       叶芷看着那边偏僻又长着茂密灌木的小树林,顿时看向了陆唯,眼神中有点害怕。



       陆唯看着眼眶都红了叶芷,轻声跟她说:“别怕,有我在。”



       “你带着年年和岁岁,在村子路口等我,有什么突发情况你直接带着孩子去找李卫民,他今天在军营值班。”



       叶芷摇了下头,最后说:“我不怕,我觉得他就是三哥。”



       他很明显知道这里并不适合说话,所以让他们过去小路那边。



       陆唯抚了叶芷的脸颊,随后说:“听话,不要过去,我先跟他说几句话。”



       陆唯现在也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那人肯定不是聋又哑的,他能听得见人说话,只是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到底是失忆还是怎么地,反正有很多的疑团。



       陆唯也不敢百分百保证,那人不会对孩子和叶芷构成伤害,只是这会儿他肯定不会让一个危险又陌生的大男人靠近自己最心爱的人。



       陆唯跟两个孩子说了两句话之后,两个孩子还以为陆唯是要抱他们,都伸出手咿咿呀呀地一同乱叫。



       叶芷便安抚他们说:“等会儿,爸爸有事情要处理,你们等一下。”



       “你去吧,别耽误时间了。”



       陆唯点了下头,示意她去路口等。



       叶芷也听话地推着两个孩子走到了路口,这会儿跟军营挺近的,如果真的有事,喊一声随即都有军人翻墙出来了。



       那头的陆唯走了一段路,随即在一个比较开阔的草地中见到了高天佑。



       只见他背对着他站立着,腰身微微弓着,身体虽然瘦削,但浑身有股力量。



       高天佑听到了脚步声,随即颤着声音,问:“你……认识我?”



       他的声音好像垂暮之年的人,沙哑得像是砂纸擦过水泥地板,发出了低沉的声响。



       听着这声音,不是声线受损,就是已经很久没说过话。



       陆唯对上那双跟叶小丁几乎一模一样的眸子,问:“你还记得多少事?”



       果然没认错。



       只见高天佑摇了摇头,然后下意识拍了拍脑袋,说:“不……记得了。”



       陆唯又问:“渔霸,威胁你了吗?”



       他摇了摇头:“他……很……好。”



       陆唯皱了下眉,看来,渔霸是因为失去了自己的儿子,接受不了打击,在海边捡到了叶振华,便把他当自己的儿子了。



       陆唯便直截了当道:“刚刚那个女同志是我媳妇,也是你的妹妹,她叫叶芷,你记得吗?”



       高天佑愣了下,似乎在努力找寻记忆,可最后还是摇了下头。



       陆唯又问了他几个问题,包括他的父母和叶小丁,对方都是摇头,明显什么都记不得了,只知道自己原名叫叶振华。



       那头在村子路口等候的叶芷,着急地朝那边的小树林看去,等了好一会,那边既没有动静,也没有半个人影。



       只有村子里头几个小孩子在玩耍,没多久,陆唯便从小树林出来了,快步朝叶芷走去。



       叶芷推着两个咿咿呀呀乱叫的小家伙,也朝陆唯走去。



       之间右手边的树木响了两声,那男人的身影从十米远的灌木丛中出来,看着叶芷,随即僵硬地点了下头,然后便挑着一对水桶走了。



       陆唯走到了叶芷身旁,也看向了叶振华离去的背影,悄声跟身边的叶芷说:“是他。”



       “你三哥。”



       叶芷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对于这个消息,她真的一点都不意外。



       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叶芷就知道自己没有认错人。



       叶芷突然红了眼眶,看着她三哥离去的背影,陌生但又熟悉。



       一旁的陆唯见状,连忙想要掏出帕子,却发现忘记带了,兜里只有两颗糖,最后干脆用手直接给她抹去了泪水。



       叶芷突然抱住了陆唯,眼睛红红的,哽咽着说:“陆唯,嫁给你真好。”



       要不是跟着陆唯来了琼州岛,他们叶家人估计一辈子都不知道叶振华还活着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