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6章 第 56 章

作品:《 漂亮女配海岛养娃日常[七零]

       第56章



       叶芷抱着陆唯,抱得很紧很紧,前所未有的用力。



       一张梨花带雨的白瓷脸贴在他的胸膛处,听着男人那沉稳的心跳声,微微抽泣着又说了句:“我好像在做梦似的……陆唯,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叶芷觉得这件事有点凑巧,也有点儿过于玄乎。



       毕竟叶振华在他们叶家人的观念里头是已经牺牲的人,这会儿突然又活生生地站在她跟前,不是做梦是什么?



       叶芷一想到她的三哥还活着,心情激动得不得了,要不是带着两个孩子,肯定要追上去跟他说几句话。



       不过叶芷也想到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候,陆唯肯定有他的安排。



       叶芷哭了又笑,此刻脑子里头也想不到什么男女作风问题,只想报紧身边的的这个男人。



       陆唯这会儿也有点儿不太适应,下意识朝周边打量了一下,发现周围并没有人,才伸出手抱紧了叶芷。



       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用手抚了抚叶芷的后背,说:“傻瓜,我娶了你才是真的幸福。”



       他的生活是自从有了叶芷才有了变化,要不是有她,陆唯觉得自己依然是那个不知道表达情感的人。

m.quanzhifashi.com

       冷冷冰冰的一个人。



       可是自从跟叶芷结了婚,他的生活开始有了烟火,有了柴米油盐,甚至有了不少的笑声。



       甚至还多了两个小家伙的哭声,虽然有时候是有点烦躁,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幸福的。



       虽然很普通,很平凡,但这大概就是生活吧。



       有滋有味的生活。



       叶芷抬起眸子,看向同样把她抱得紧紧的男人,问:“那我们下辈子还要在一起,好不好?”



       陆唯一下子撞入叶芷那清澈透亮的眸子,瞬间的沉沦其中,想也没想便低下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道:“我怎么就这么稀罕你呢?”



       陆唯微微垂着眸子,深深地看着叶芷,看了看,忍不住又低下了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沙哑地说道:“叶芷,不止下辈子,我希望永远都跟你一起。”



       叶芷瞬间就哭得更厉害了,揪着陆唯的衣裳抹了下眼泪,可是突然间又觉得很幸福,忍不住又笑了笑。



       陆唯垂下眸子,看向她,问:“你愿意吗?”



       叶芷自然是愿意的,可当她抱着陆唯不舍得放手的时候,两个小家伙突然“哇哇”叫了两声,开始要哭似的,还把推车拍得砰砰响。



       两双黑溜溜的眼睛一直晲着他们,胖乎乎的脸蛋动了动,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似的。



       “先看看孩子。”叶芷放开了陆唯,轻咬了一下唇瓣,随后回过身去,当即看到了孩子已经蹬高了不少,还朝他们两个伸出了手臂,要他们抱抱。



       陆唯的怀里一下子落了空,这会儿有点不是很满意,瞥了一眼推车上的两个小胖墩。



       两个小胖墩又哭又闹的,显然就是看到他家媳妇抱他,又开始闹腾了!



       都说这两小家伙就是来跟他争宠,果然如此。



       叶芷就近地抱起了年年,随即朝陆唯看去,说:“先哄一下孩子吧,可能看到我们抱抱,他们吃醋了。”说完,便笑了笑。



       叶芷抱起年年,在他脸上也大大地亲了一下,说:“小家伙,妈妈也爱你,不要这么小气啦。”



       陆唯皱着眉头,刚刚叶芷可没说她爱他!



       什么叫“也爱”?



       这会儿陆唯就更气了,看着小家伙就一肚子的气。



       叶芷看陆唯还没有动作,随后又朝他看了一眼,只见陆唯身下那支起了小帐篷,脸色都有点铁青。



       陆唯对上叶芷打量的眼神,无奈道:“我也不想的。”



       他媳妇自从有了孩子之后,都不知道多久没有对他投怀送抱了。



       这一回,一下子把他给激动坏了。



       叶芷瞪了他一眼,咬牙切齿道:“流氓!”



       不是昨晚才那个吗?



       陆唯也未免精力太旺盛了吧?



       陆唯却不知廉耻地笑了一声,说:“我对我媳妇耍流氓,合法的。”说完,便抱起了岁岁,在他脸上亲了下,说:“儿子,你说是不是?”



       “闭嘴!你跟孩子都胡说八道些什么!再说,这还是在外面呢。”叶芷顿时就觉得无语了,然后又伸手把年年嘴角的香蕉泥给抹了个干净。



       陆唯却不管不顾,抱着岁岁,又喃喃道:“所以下次你跟你哥哥两小子给我放聪明点,爸爸妈妈在办事的时候,给我安静一点,别说话。”



       还吃醋呢?



       陆唯都不知道吃过多少的醋了!



       有了这两小家伙,他的媳妇儿都没空理他了。



       叶芷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说:“先哄一下孩子吧,岁岁都哭了。”



       每当孩子哭的时候,叶芷就恨不得自己有三头六臂,想要一手抱着一个,把他们给哄好。



       陆唯抱着还在哭闹的孩子,哼道:“哭就哭吧,哪个小孩子不哭一下的,就他们多事。”



       叶芷抱着孩子顺了顺年年的后背,说:“行了行了,先回家吧,可能是肚子饿了。”



       不过刚出来那会才吃了东西,这会儿估计也不是肚子饿,估计就是闹的。



       好几次的夜晚,正当陆唯翻身过来的时候,俩孩子好像就装了雷达似的,总会准时哭两声。



       对此,陆唯就颇多的怨言。



       陆唯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推着那辆推车,跟着叶芷的身后走去,没走几步,叶芷突然又回过头来,问:“那这件事要不要先告诉娘?”



       陆唯就知道叶芷会这样问,便恢复了正经模样,说:“先等等,我想把爹叫过来再说,我怕娘知道后,容易冲动坏事。而且,那个渔霸高明镜估计不会这么容易罢休。他能把一个陌生人当成自己的儿子,不排除精神状态也有点问题。就算他没有问题,一个老人家要是胡搅蛮缠,也不好处理。”



       他们这些人不怕穷凶极恶的人,也不怕撒泼耍赖,就怕一些当地人,召集起当地的村民一起胡搅蛮缠,有可能伤了无辜百姓不说,还可能会因此造成跟当地的矛盾激化。



       叶芷便点了下头:“也是,娘的性格比较冲动,要是她知道的话,估计等会就直接杀过去高明镜家了。”



       可就算是张小梅去他们家也没有用,因为现在叶振华的身份还没有正式恢复,估计还要陆唯这边跟组织沟通一下。



       而且最关键的一样,就是叶振华自己也还没有恢复记忆。



       张小梅就算是找上门去,也可能面对的是一个不承认她的叶振华。



       这不是更让张小梅痛心么?



       所以,这事还是得再等等,等组织先出面。



       叶芷抱着孩子向前走,随即又问:“那个高明镜,对我三哥好吗?”



       叶芷看到她三哥这个模样,跟照片中意气风发的他简直就是天渊之别,这会儿心痛得不得了。



       她都这样子了,很难想象她爹娘见到了叶振华之后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陆唯快步走上前去,睨了一眼叶芷,便说:“你三哥说,高明镜对他挺好的。你也知道的,估计高明镜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儿子掉入海里死了,一下子没办法接受事实,他能在大海上捞两天,把你三哥救了之后,自然就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所以高明镜是把叶振华当作亲生儿子看待的。



       这年代几乎都重男轻女,尤其那高明镜是生了四个女儿,最后一个才生了儿子,平时肯定就是疼爱有加的。



       更别说还是‘死里逃生’之后,估计高明镜也是把叶振华当成了宝。



       只是他的成分是渔霸,就算想对他好,估计也有心无力。



       这几年所遭受的苦难肯定也不少了。



       不过,陆唯并不想让叶芷知道。



       叶芷皱了下眉,表情越发的严肃,说:“要是你们那边解决不了,让我跟他聊一聊。”



       闻言,陆唯的脚步顿了下,随即皱眉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办妥的。”



       当天下午,陆唯便向组织报告了这事。



       组织对这件事特别的重视,然后派陆唯带着叶振华去桂省一趟,去叶振华当年参军的军营跟有关人员进行交涉。



       第二天,陆唯便要出发了,叶芷知道他要出行,便帮他收拾好了行李。



       前段时间叶芷闲着没事,给陆唯织了件毛衣,这会儿毛衣应该能用上了。



       叶芷便行李收拾好,便抱了抱陆唯,说:“这件事,辛苦你跑一趟了,我……”



       陆唯把她圈进了怀里,嗅着她头上的香气,说:“傻瓜,不辛苦,这是组织上的事,也是我们的家事。”



       叶芷抿了抿唇,微微离开了些许,然后垫高脚在陆唯的唇上吻了一下,没等她离开,陆唯就圈紧了她的腰肢,越发的收紧,眼底的爱意越大的浓郁,随即加深了这个吻。



       张小梅刚想进去看看孩子,就看到了女婿女儿抱在一起啃的画面,当即便退了出来。



       一旁的叶小丁被她踩了一脚,还没来得及叫疼呢,这会儿就被张小梅给捂住了嘴巴,把把他给拖到了院子外去。



       叶小丁终于被放开了,才说道:“阿嫲,你怎么不让我进去?”



       张小梅瞪了他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量说:“你姑父跟你姑妈在说话呢,别吵着他们了。”



       叶小丁吐了下舌头:“才不是呢!你骗我!”



       “姑父跟姑妈明明就是在亲嘴嘴,他们想要再生个妹妹!”



       张小梅:“???”



       “你皮痒了是吧?”张小梅赶叶小丁出去,说:“去去去,跟陈志安玩去吧你,小屁孩!”



       张小梅禁不住心想,这小屁孩咋知道这么多东西呢?



       还亲嘴嘴呢?



       叶小丁笑哈哈地做了个鬼脸,“我要有妹妹罗……”说着,便骑着一辆陆唯之前做推车,顺便给他做的一辆滑板车,单脚踩在地上,一下子就溜到了院子大门外。



       张小梅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当她准备去厨房看看炖汤好了没的时候,叶芷跟陆唯出来了,一个红着脸,一个红着耳朵尖……



       难不成真要造二胎了?



       那头的陆唯跟张小梅打了招呼要出门几天后,便上了门口的吉普车。



       张小梅对此也没说什么,自从来了琼州岛之后,陆唯基本上隔三差五就会出去几天,这都习惯了。



       陆唯一走,张小梅就忍不住问道:“丫头,你们……这么快就要二胎了吗?”



       反正这年头大家都生好几个,要是能再生个女儿也挺好的。



       可是叶芷第一胎生的是双胞胎,孩子都还没戒奶呢。



       这么快就要,孩子还有奶喝吗?



       叶芷被张小梅这么一问,一张脸比刚才的更红了,随即想也没想,便说:“娘,才不是呢。”



       她娘这么说,刚刚是看到她跟陆唯亲亲了是吧?



       叶芷顿时就觉得一脸的不好意思。



       张小梅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你生的是双胞胎,恢复的时间要比别人长,要是现在要二胎这间隔有点太密了,缓一缓再要吧。”



       张小梅顿了下,随即又说:“要是能再生个女儿也挺好的,你跟陆唯都长得这么好看,要是生个女儿得多漂亮多可爱啊!”想想都觉得美好。



       叶芷想了一下,很快地摇了摇头:“暂时没这个打算。”



       现在陆唯还嫌有孩子碍手碍脚,碍着他们的夫妻生活呢,两人都暂时没有那个打算,想要生二胎。



       她现在就是非常迫切地想要让爹娘跟三哥相认了先。



       趁着张小梅在忙,叶芷又找了个借口去了码头,打算送一送陆唯和叶振华。



       叶芷并不知道陆唯那边是怎么处理叶振华和高明镜的事情,但是去到码头的时候,已经见到了穿着军装的陆唯和换上了干净整齐衣服的叶振华。



       叶振华看到叶芷的时候愣了下,随即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叶芷把提前准备好的一袋子的莲蓉包取了下来,然后递给了他,说:“这是给你的。”



       之前从羊城回来买了一些莲蓉,张小梅就用来做了些包子,叶芷本来不想出来这一趟的,可是她还是想看看叶振华的模样。



       穿上了整齐衣服之后,叶振华真的不一样了,身上多了很多以前的影子。



       叶振华愣了愣,一双黑亮的眼睛直直地睨向她,很平静。



       一旁的陆唯便说:“拿着吧,这是妹妹,她叫叶芷。”



       叶芷咬了咬牙,又对他说:“这是娘做的……”



       叶振华嘴巴轻轻张开,发出了一个声:“她……”



       顿了下,然后那双眸子看向了叶芷的袋子,思考了几秒,然后伸手在叶芷的袋子中拿了一个。



       他哑着声音道:“谢……谢。”然后朝叶芷点了下头,随即就离开了。



       叶芷看着他的背影,真的很想陆唯快点回来。



       陆唯看了自家媳妇一眼,说:“等那边落实了,很快就会带你三哥回来,高明镜那边有李卫民看着,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还是不要去陈芳村子了。”



       叶芷点了点头,说:“恩恩,我知道了,你们注意安全。”



       一周后,西塘镇。



       叶大哥收到了一个加急电报还有海岛寄来的一封信。



       加急电报是今天发来的,而信件是一周前寄出的,直到现在才寄到。



       叶大哥把信件拿回家之后,恰好是大家下工的时候。



       叶大哥趁着人齐,便说:“不知道是不是小妹寄来信件了,还有一封电报。”



       他之所以会这么不确定,是因为电报上面的一句话,上面写着:“已找到叶振华。”



       叶振华这个名字,他怎么会忘记?



       不就是他那牺牲的三弟吗?



       本来家里有军人是很光荣的事情,他的大儿子也想着去参军,不过因为三弟牺牲的事情,他大儿子愣是没敢说,怕他爹娘不同意。



       这会儿叶大哥都有点怀疑是不是有人在整蛊他们了。



       叶父叶爱国放下了手里的鱿鱼干,擦干净了手,忙走去问:“丫头寄来了信?这不是前几天才寄了麻花和腊味过来吗?怎么这么快又寄信来了?”



       前两天他们收到了大大的一个包裹,不过是从羊城寄来的。



       叶芷在信上说,她跟娘一起去了羊城孩子他们奶奶家玩,顺便就寄了些粤省的特产小吃过来,满满的一包。



       还有两匹布,说是叶芷那上班的厂给发的布匹,让他们过年都做两身新衣服。



       怎么这会儿又寄来了信?



       会不会是他丫头出事了?



       叶大哥下意识把电报给藏到了身后,说:“爹,你先等会,我要先确定一件事,你先稳住你的情绪。”



       叶爱国一下子就懵了,“啥事啊这是?你爹我什么场面没见过?还稳住情绪呢?快拿出来!”



       叶大哥越是这么说,叶爱国的心便越乱,是不是丫头出啥事了?还是孩子出事了?



       叶父这么一说,原本忙活着的大家纷纷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走了过来,好奇地问:“啥事了到底?神神秘秘的?”



       叶大哥硬着头皮,先是便电报拿了出来,说:“你们看吧……”



       话才刚说完,叶爱国便最先把电报给拿了过去,说:“我看……”话还没说完,叶爱国的眼睛便瞪得大大的,死死看着电报上的那几个字,瞬间就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怎……怎么……怎么可能?”



       叶二哥心里头着急,直接拿过叶爱国手里的电报,一字一句读了出来:“已找到叶振华?”



       一旁的叶二嫂便问:“谁啊?叶振——”



       “这不是三弟吗?什么意思这是?”叶二嫂最先反应了过来,又喃喃道:“这是桂省打来的电报,陆唯打来的,难不成——”



       叶大哥随即便说:“这里还有一封信,先把信给读完再说。”



       大家先是把叶父给扶稳,坐到了主位上,叶父一脸的不可置信,肩膀耷拉着,整个人都木木的。



       叶大哥一字一句把信件读完了,大家终于知道搞清楚了这事,叶爱国将近六十岁人,这会儿却哭了出来,低沉又隐忍。



       “三弟找到了,三弟没死,被一个渔霸救了。”



       信里面说的不多,大致就是说了这个事,心里面还有一封介绍信和一些钱。



       叶爱国抹了一下面,随即对几个儿子儿媳说:“帮我收拾一下东西,明天一早我要去一趟琼州岛。”



       叶大嫂和叶二嫂“嗯”了声,随即道:“好,我们现在就帮你收拾。”



       说完,大嫂和二嫂便分头收拾衣服,还有一些干粮,粮食什么的了。



       叶大哥看到叶父这个模样,便问:“爹,需要我们陪着你去吗?”



       他爹现在这模样,比起刚刚得知三弟牺牲了还要不稳定。



       要是一个人去琼州岛,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危险。



       叶爱国摆了摆手:“不用,去太多人不方便,还给你小妹添了麻烦,现在你娘和小丁都在那边,已经给人家小陆添了不少麻烦,去那么多人,别人见着了也不好。”



       “再说了,信里面说了,陆唯在羊城火车站等我,到时候一起坐船去琼州岛。而且老三现在记不得以前的事儿了,估计要待一阵子的了。”



       叶大哥点了点头,随即便说:“那你一个人可以吗?”



       “为了老三,可以的。”叶爱国沉重地点了下头。



       当天晚上,叶家上下都找了不少以前叶振华的东西,除了他留下的唯一一套军装,还有一些以前他看过的书本和小时候玩过的弹簧之类的物品。



       叶爱国一夜未眠,害怕一闭上眼睛,那电报那信件只是一场梦。



       等到第二天蒙蒙亮的时候,叶大嫂和叶二嫂做了些干粮,打算让叶爱国坐火车时吃。



       叶爱国也起来了,吃了点东西,坐了最早一趟公共汽车打算去县城坐火车。



       那头准备上班的高文博见到了叶爱国和叶家的老大老二,正送了叶爱国上了车,站在原地看了一会。



       他们这基建厂的院子就靠近车站,刚刚给高文博做了早餐,准备回去补眠的叶红英见状,便好奇地跟着张望了一下。



       随即见到了叶爱国他们,便说:“我大伯咋了?这是要去哪?”



       高文博听到了叶红英的声音,随即说:“你是他侄女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说完,便骑着自行车出去了。



       叶红英自打那次被陆唯告了一回去公社之后,她跟高文博的关系就越来越差了。



       高文博现在的业务也越来越少了,而叶红英她娘又来了好几回,说要让高文博帮她二哥找工作。



       高文博一开始还挺有耐性地拒绝的,后来直接就把她娘给赶出门去了。



       李二妹那人本来就性格暴躁,后来就在镇子上说了不少高文博的坏话,说他那三个孩子坏之类的。



       后来传到了高文博耳朵里,就成了他的三个孩子对叶红英又打又骂。



       家里又开始一团糟了。



       高文博现在一个星期有几晚都是住厂里的宿舍,有时候才会回院子来。



       叶红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打上回流产过后,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叶红英叹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又回屋子里头补眠去了。



       琼州岛。



       临近过年,家家户户都出动去赶海去了。



       因为陆唯出任务去了,叶芷在家带着两个孩子,也不能去赶海。



       叶芷有时候会用推车推着两孩子去沙滩,不过俩孩子一见到沙子就想下去玩,要是能正经玩,叶芷也是可以给他们玩的,不过孩子还爱放嘴里头,不给他们玩还爱哭闹,叶芷干脆就不带去了。



       差不多到傍晚的时候,张小梅用竹子扁担挑着两大桶的海鲜,后头的叶小丁就提了半桶,走得都气喘吁吁的。



       张小梅看到叶芷跟陆唯抱着孩子,便笑嘻嘻道:“年年,岁岁,看姥姥赶海找了什么宝贝,快过来看看。”



       “哎哟,要是有辆推车就好了,沙滩还有很多宝贝呢,打算把这些东西都晒成干,都给你舅舅和姥爷,还有你爷爷奶奶他们寄过去。”



       张小梅本来也想着回西塘镇过年的,不过两个孩子还太小,而且孩子有时候哭闹了也吵着要跟她,孩子一哭她就舍不得了。



       等孩子大点再回去吧。



       两个孩子一听到张小梅的声音,很快就伸出手臂,朝着张小梅的方向“咿咿呀呀”地吵着要抱抱。



       张小梅便笑了笑,把担子放在了院子里头,说:“小家伙,姥姥现在浑身都是泥,不抱你们了,让你妈妈抱吧。”



       一说完,两个小家伙就开始咿咿呀呀地要哭要闹的了。



       张小梅也没空理他们,把东西倒在院子里头之后又挑着担子去海滩,说何金凤还看管了一堆,要回去装。



       跑了两回,这次终于把全部的海货都给拿回家里来了。



       除了最常见的鱼虾生蚝蛏子那些,还有一些螃蟹和鲍鱼等等。



       叶芷看着张小梅在院子里头挑选海货,还哼着歌,这会儿看着心情是挺不错的。



       叶芷便试探性问:“娘,你想不想回去西塘镇过年?”



       这会儿十来天就过年了,要不是发生了叶振华这件事,叶芷是打算让张小梅回去西塘镇走走的。



       不过陆唯说让她爹过来,先过来这边也好,等她三哥见到了爹娘,不知道能不能想起一点东西。



       张小梅便说:“先不回了,两个孩子走都还没会走,你一个人怎么照料得好?等孩子再大一点也不迟。”



       张小梅现在就想着把两个孩子拉扯大一点,等他们会说会走了,到时候送去家属院的托儿所也好。



       叶芷也说自己在纺织厂那边还有一个职位保留着,到时候孩子能放手了,她也放心。



       叶芷抱着孩子看她熟练地处理着海鲜,便问:“那我叫爹过来好不好?”



       张小梅立刻就愣住了,这会儿趁着陆唯不在家,便说教道:“你这孩子,不是仗着人家陆唯好欺负吗?多养娘一个闲人就好了,还叫你爹来!家里多两口人吃饭,开销可大了了,你别乱来啊你,别到时候等陆唯嫌弃了!”



       张小梅现在虽然帮忙照看着孩子,不过心里还是很过意不去,这家里不仅多了个她,还有小丁呢!



       虽说小丁早跟过来了,不过现在又要上学,又要吃喝拉撒的,很多地方还是要花钱的,这会儿她是真的不想再让娘家人再过来了。



       这像什么话?



       别人见着了会怎么说?



       人家陆唯的爸妈在前线,在医院忙着忙那的,他们的娘家人就好了,在这里白吃白喝的,说出去都丢脸。



       她家老伴叶爱国可干不出这事来,所以当初陆唯就算开口让她来照顾,叶爱国想也没想就说自己留在家里头,就是想着不给年轻的添麻烦。



       叶芷笑了笑:“才不会!”



       叶芷算了算时间,陆唯跟她爹应该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正这么想着,院子外头便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张小梅跟叶芷都下意识朝门外看去,只见陆唯先从副驾驶位下了来。



       叶芷便推着俩孩子走了出去,还没走到院子门口,就看到了叶父从后排下了来,一张脸带着些许的憔悴,张望了一下。



       叶芷便率先喊道:“娘,快过来!”



       “爹来了!”



       叶芷把推车往院子里头推了一把,然后朝她爹迎了上去,喊了声:“爹!”



       叶爱国看着自家的闺女,第一句就是:“丫头,你咋又瘦了?”



       叶爱国这两个月都收到了叶芷寄去的照片,咋滴照片看着那么圆润,这会儿看着就这么瘦呢?



       正在这时,车子上又下来了一道身影,叶芷看着叶振华的身影愣住了。



       这是不是代表着事情已经办妥了?



       叶芷哑着声音,喊了声:“哥……”



       叶振华微微张开了口,这会儿却被叶爱国阻止住,说:“等会,你娘在那。”



       那头在处理着海鲜的张小梅听到了叶芷的叫喊,连忙洗干净了手,急急忙忙朝门口走出来,说:“什么爹啊?你说啥啊?”



       因为叶芷的身影遮挡了一部分的视线,张小梅只能看到了一旁的叶爱国,还不知道后面的叶振华。



       当张小梅看到她老伴儿的时候,瞬间就不可置信道:“老头,你咋来啦?”



       叶爱国顺着声音,看向了自家老伴,发现张小梅胖了不少,于是下意识便道:“你这老家伙,一天天的得吃多少啊?看把你胖的!”



       张小梅瞪了他一眼:“瞎说什么东西啊你!哪里胖了?”



       “诶,不对,你咋来了?嫌这里地方不够窄啊?”



       陆唯提着几袋子走了过来,说:“娘,是我把爹叫来的。”



       跟在陆唯后头的,还有一个穿着绿色军装的军人,那人在见到张小梅的时候,连忙放下了手里的东西,行了个军礼,喊道:“婶子,我是张大志,您还记得我吗?”



       张小梅愣了愣,随即拍了下大腿,说:“你……你不是我家老三的战友吗?我记得!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突然,无数个年头在张小梅的脑海里翻飞。



       张小梅突然紧张到了极点。



       随即陆唯便问:“娘,你不是问爹为什么要来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不过,你要慢慢听我说。”



       张小梅看着陆唯,又看了看叶爱国,最后才看了看张大志,说:“啥事啊这是?我性子急,你赶紧说!”



       叶爱国也知道自家老伴这性子,幸亏没有先把这事告诉她,不然准要跟人吵架,打起来也说不定了。



       陆唯看着她,随后便说:“既然这样,那你往后退一点,我有东西要给你看。”



       叶芷见状,便说:“对娘你往后退一点,”叶芷看了下,随后又说:“还有小丁,你快过来!”



       叶小丁本来喂鸭子,这会儿听到叶芷这么一说,便跑了过来说:“咋了咋了?过来干啥?”



       张小梅紧张地问:“啥事啊到底?神神秘秘的!”



       张小梅看着他们几个人,顿时有种紧张的情绪翻腾着,一旁的叶小丁便笑了笑,说:“该不会是姑父给我带了什么礼物吧?”



       上一次出海的时候陆唯就给叶小丁捡了颗大珍珠,可稀罕了。



       叶芷跟陆唯同时笑了笑,说:“真的是大礼物,很大很大的惊喜。”



       就在这时,车后头一个身影侧了侧身,随即站在了叶爱国的身前,走到了张小梅的跟前,喊了声“娘……”



       张小梅顿时就愣住了,看着眼前的高大的身影,一下子有点不知所措,手脚顿时就颤抖了起来,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叶振华……



       这真是是她的儿子?



       她那个已经被组织宣布已经牺牲了的儿子?



       真是真的吗?



       不是她眼花吗?



       张小梅脚都有点软了,下意识拉着叶芷的手臂,叶芷见状立马就扶住了她,说:“娘……”



       “这……老三?”



       “你是……我家老三?”



       “老头子……老头子,我们家老三……”张小梅一下子又扑到了叶振华的身上,双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只见上面有一条狰狞的伤疤,张小梅眼泪一下子就滑落下来,喃喃说道:“老三……真是我老三……”



       张小梅一下子又激动了起来,一边拍打着叶振华的身体一边道:“老三,你总算回来了!娘想你想得好惨啊!你怎么就舍得扔下爹娘走了呢!”



       叶振华脑袋有点疼痛,但还是下意识喊道:“娘,我回来了,你儿子回来了。”



       叶振华直接跪在了原地,大声地喊道:“娘,孩儿回来了,孩儿没有扔下爹和你,孩儿没有死,娘,我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