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7章 第 57 章

作品:《 漂亮女配海岛养娃日常[七零]

       第57章



       叶芷看着叶振华直接跪在了地上,张小梅一边哭一边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便连忙上前扶着她,不让她摔下地去。



       她知道张小梅肯定会激动得不行的,这会儿见到叶振华站在自己的面前,更是激动得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只是一直喊着“老三……”



       叶芷扶着她的手臂,忙说:“娘,你别激动,小心身体。”



       叶爱国见状,连忙抹了下眼泪,帮忙扶着已经有点脱力的张小梅,说:“老伴儿,是我们老三,你没看错,咱们不如先进屋再说吧。”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这又正是家家户户准备吃饭的时候,再闹下去肯定引来不少人的注目。



       叶爱国把张小梅整个人扶了起来,对叶芷说:“丫头,先把你娘扶进去。”



       叶芷点了点头,说:“娘,我们先回屋。”



       张小梅看了一眼叶振华,捂住了胸口,点了点头让叶爱国和叶芷扶自己进去屋子。



       陆唯见他们往屋子里走,便向前一步,扶起了跪着的叶振华,说道:“三哥,先起来吧,有什么事我们进屋里再说。”



       陆唯扶起了叶振华,然后把叶小丁拉了过来,对他说:“小丁,这是你父亲。”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叶小丁看着面前高大但又有点瘦削的叶振华,一时间有点不知所措,甚至还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他看了眼陆唯,又看了看叶振华,表情从一开始的无措再到震惊,下一秒便皱了下眉,随即拔起腿朝院子外跑去,去了隔壁陈志安家,才几秒就看不到人影了。



       叶振华看着叶小丁消失的方向微微愣怔了一瞬,似乎也是有点无措。



       陆唯也明白他俩的心情,随即便说:“小丁可能一时间没办法接受,再等等吧。”



       叶振华点了下头,随即跟随着叶芷他们的脚步,走进了陆唯家的院子。



       陆唯见叶振华走了进去,随后又对身旁一直没吭声的张大志说:“老张,招呼不周,你跟我三哥先进去,我看看孩子。”



       年年和岁岁坐在推车上,早已经咿咿呀呀”地一通乱叫,这会儿没有人管他们,开始砸了砸嘴巴,又想要开始哭闹了。



       尤其是见到了陆唯之后,两个小家伙纷纷朝他张开了手臂,眼睛那泪水在晃荡着,随时都要哭出来似的,看得陆唯心都软了。



       一旁的张大志见到两个白白嫩嫩又胖嘟嘟的孩子,突然艳羡道:“老陆,你这对双胞胎也太可爱了,还一生生俩,你厉害!”



       张大志跟陆唯以前是军校的同学,也是叶振华以前的战友,这会儿在桂省的陆军部队任职。



       以前上军校,张大志知道也有女同志给陆唯写信,可陆唯接都不接,面对女同志的示好,直接理都不理。



       后来听了海岛上的同学写信八卦说,陆唯娶了个娃娃亲对象,想不到这才一年多点,陆唯这这双胞胎儿子都快能走了!



       陆唯闻言,忍不住骄傲都笑了笑:“还行。”



       张大志轻啧了一声,说:“难怪你以前从不近女色,原来早就定下了娃娃亲。”



       陆唯挑了下眉,这也不想会儿解释了,胡乱地点了下头,然后把孩子给推到了洗手池那边。



       后面跟着的张大志便打量了一下陆唯这院子,不得不说真的漂亮又整齐。



       虽然又种花又种菜的,但是中间有条石板路隔开,一边是开得灿烂的三角梅,一边是郁郁葱葱的青菜瓜棚,这小日子过得,肯定很是滋润了。



       张大志便问:“老陆,你媳妇儿还有没有什么堂妹或者表妹的亲戚啊?”



       陆唯刚洗好了手,准备抱起推车上的两个孩子,听到张大志的问话顿时就没好气地朝他瞥了一眼,说:“没有。”



       张大志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说:“咋整,我还没娶媳妇呢。哎,我爸妈以前怎么不给我也定个娃娃亲呢?”



       以前张大志就想着长得那么帅气的陆唯也不着急着娶媳妇,他一个既没钱也又没权的小兵蛋子也不着急了,谁知道人家陆唯不着急原来是有娃娃亲媳妇儿……



       陆唯轻笑了一声,说:“你以为人人都有我这么幸运的吗?”说完就抱起了孩子,洋洋得意地往屋里走去。



       张大志:“……”



       陆唯欺负人!



       等到了屋内的时候,张小梅就拉着叶振华检查了一遍,发现他除了脸上一个明显的伤疤,其他地方都似乎是完好无缺的,便问:“老三,你这些年都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怎么都不回来找娘?”



       叶振华坐在张小梅身旁,腰杆微微挺直,一张黝黑的脸有点局促。



       一旁的叶爱国便说:“老伴,老三这事儿有点复杂,你先不要着急,等陆唯跟张同志好好跟你说清楚这事的来龙去脉。”



       刚说完,陆唯便一手抱着两个孩子走了进来,叶芷见状便上前去接过他手里的其中一个孩子。



       张小梅着急地问:“陆唯,我们家老三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又……”



       活过来了?



       真是太神奇了,张小梅都觉得这一切好像是在做梦似的。



       张小梅现在一脑子都乱糟糟的,一下子都冷静不下来,既高兴又担忧,说话都好似有点前言不搭后语了。



       陆唯拉着叶芷跟他一同坐了下来,让孩子坐在他的大腿上,随后便开始给张小梅说叶振华的情况。



       叶振华在八年前出任务的时候,遭遇了敌方袭击,之后还中枪坠海了。



       他的战友搜寻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他的踪迹。组织经过几番商议,后来就按牺牲处理了。



       可谁知道叶振华从桂省的海域飘到了琼州岛,恰好就被出海找寻儿子的渔霸高明镜给碰到了。



       据陆唯所知,高明镜因为痛失爱子,所以在救起了叶振华之后,高明镜知道他失忆就把他当成了遭遇海难的儿子。



       这几年叶振华一直就用高天佑的身份在琼州岛生活,直到前段时间被陆唯和叶芷给碰上认出他来,才有了现在的事情。



       张小梅坐在椅子上,听得十分的认真,有时候会插两句话,但大多数都是认真地听。



       张大志也说了当年叶振华出任务的事情,张小梅听完之后大致地了解清楚情况了。



       她坐在椅子上,深深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着叶振华,问:“老三,那你……还记得娘吗?”



       张小梅真的难以接受自己的孩子居然已经忘记了自己,甚至在这七八年的漫长时间里居然还成了渔霸成分的人。以前他可是光荣的军人啊!



       就算陆唯故意避开说起叶振华这几年的生活环境,她都知道自家儿子这几年肯定过得不怎么好了。



       她在过来了琼州岛之后,大致知道这渔霸跟地主成分差不多。



       这年头成分不好的人,要遭受很多非议。



       看到叶振华原本笔直的腰杆子,这会儿因为常年的辛苦劳作,都有点微微弯曲了。



       一旁的叶振华便抿了抿唇,双手十指相握着,沙哑着声音道:“娘,我记得您的。在回来琼州岛之前,陆唯同志带我去了一趟羊城军区医院,陆唯他母亲是神经外科的大夫,已经帮我看了一下,也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现在我也正在吃药,虽然能记起来的不多,但是我已经记起您,也记起了爹和小妹。”



       说罢,叶振华便看向了叶芷,朝她投去一抹浅笑。



       叶芷挨着陆唯,一下子红了眼眶,突然感到一阵暖意盈满了心脏。



       张小梅抹了一下眼泪,带着哭腔道:“那就好,你能记得起我们,那就好!”



       不过就算记不得,能看到她的儿子现在活生生重新站在她面前,也足够了。



       这已经足够了!



       她已经没有什么可求的了!



       陆唯伸出一手握紧了身旁叶芷的手,然后说:“虽然三哥现在能记起来的不多,但只要配合治疗,以后肯定会慢慢记起来的。”



       张大志附和道:“人没事就好,以后肯定会慢慢记起以前的事情的。而且组织现在知道叶同志还活着,已经恢复了他的军籍,不过因为这边还有事情还没处理完毕,得先过来把事情给处理好。”



       因为这些年叶振华都是用高天佑的名字在琼州岛生活着,对于高明镜,现在还没有一个比较好的处理方案。



       张小梅听完了之后,便皱着眉头看向叶振华,问:“老三,你……你还要当兵吗?”



       不是说张小梅不愿意让孩子继续当兵,只是失而复得,让她有点患得患失的,这会儿又害怕恢复军籍之后,又遭遇点什么不测。



       话落,陆唯微微松开了叶芷满是薄汗的手,随即道:“娘,恢复军籍这是肯定的,不过后面怎么安排,可以让三哥慢慢再做决定,这个不着急。”



       陆唯了解过了叶振华的情况,除了记忆受损,他腿上的枪伤因为处理不当,现在腿脚也不是很利索,组织的意思是,可以让他回到部队,也可以让他选择其他的方向,甚至还给他预留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



       张小梅点了点头:“那……慢慢想想吧。”



       张小梅知道孩子都长大了,有一些决定并不是父母能做主的。



       叶振华握住了张小梅和叶爱国的手,说:“爹,娘,孩儿还没想好,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再说吧。”



       叶振华能理解父母的心情,但是高明镜救了自己,这些年虽然过得苦,但对他也好像亲生儿子一样好。



       这份恩情,也是要报答的。



       张小梅大致明白叶振华的意思。



       叶振华说的处理这边的事情,大概说的就是救他那个人的事情了。



       张小梅的眼睛红了红,便说:“明天,我跟你去高同志家拜访一下吧,感谢他对你的救命之恩。”



       闻言,叶振华也松了一口气,说:“好。”



       张小梅了解清楚叶振华的情况后,当晚便就着今天赶海的海鲜煮了满满一桌子的饭。



       最后还煮了一碗叶振华最爱的吃松鼠鳜鱼。



       叶振华看着慢慢一桌子的菜,就是他在琼州岛这么多年,也没有吃过这么丰盛的。



       高家过得太苦了,赶海的海鲜基本上都是卖给当地的海鲜局,



       看着张小梅和叶爱国比印象中憔悴也老了不少,心里一下子也不是滋味。



       一旁的张大志见到这满满一桌子的海鲜,顿时也瞪大了眼睛,夸张地说:“这也太丰盛了,太香了!”



       张大志还没娶媳妇,在军营吃喝都是食堂的,虽然桂省沿海地区也是有不少的海鲜吃,不过比起琼州岛的物资丰饶,桂省的海鲜还是有点不够看的。



       抱着孩子的叶芷便笑了笑:“张同志你当自己家就行了,慢慢吃。”



       “好咧,我不着急的,肯定会帮你们把这桌海鲜给全部消灭掉。”张大志看着满桌的海鲜,这会儿都饿得前夫贴后背了。



       这有些菜还是叶芷煮的。



       一想到陆唯那家伙娶个娃娃亲媳妇儿也能娶到贤良又漂亮的姑娘,心里一下子就艳羡得很!



       直到吃饭的时候,叶小丁也没有回来,陆唯过去了隔壁一趟,回来的时候却没有把叶小丁带回来。



       叶芷正想要过去把小丁叫回来,陆唯便拉住了她的手,说:“别去了,吃饭吧。他都这么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不要强迫他。”



       叶芷的脚步顿住了,下意识看了眼叶振华,随后还是乖乖听陆唯的话,坐了下来。



       叶振华动作一顿,然后说:“陆同志说得对,他这么大了,不能强迫他。”



       对于叶小丁,叶振华全然没有任何记忆,只是在大家的谈论中知道那是他的儿子。



       不过他的儿子看起来,似乎过得也挺好。



       陆唯虽然看起来严厉,但是从他的举动和言语之中可以看出,他对叶小丁是真心的好。



       吃完饭后,陆唯送了张大志去军营的招待所,张小梅和叶爱国一边逗弄着年年和岁岁,一边说琼州岛的事情和环境。



       叶振华因为吃了药,早早洗簌过后就睡在了叶小丁的房间里头。



       叶小丁当晚没有回来,叶芷过去问了他,小丁说自己想跟陈志安睡一晚。



       叶芷也没有管他了,拜托了何金凤帮忙照看了一下,顺便和何金凤说了几句叶振华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何金凤和叶爱国准备了很多东西,打算跟叶振华一同去高明镜家拜访一下。



       叶芷和陆唯不太放心,两人推着孩子也一同跟了过去。



       叶芷也曾来过高明镜家附近,这边的房子大多都是一样的,但是当叶振华把他们带到了一个连院子都没有的船型屋时,看到那门也是用藤草编的,比陈芳家还要潮湿阴暗。



       张小梅顿时又落下了泪。



       屋子里头的高明镜这段时间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在见到叶振华回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叫道:“天佑……”



       可在见到叶振华身后的几个人之后,高明镜顿时就愣住了。



       高明镜的岁数比张小梅和叶爱国还要大一些,头发已经发白,身躯佝偻着,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他们,有些不在状态。



       张小梅和叶爱国率先站了出来,随后朝高明镜鞠了一躬,诚挚地说道:“高同志,感谢您当年救了振华,救了他一命。”



       高明镜的眼睛瞬间红了,知道自己再也不能装傻扮懵了,他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的。



       他看着叶振华那张跟叶爱国有七八成相像的脸,作为一个曾经失去儿子的老父亲,怎么能有那个老脸跟人抢儿子呢?



       就在这时,叶振华走了过去,喊了一声:“爹。”



       “这是我的亲生父母,今天特意过来拜访您的。”



       今早上,叶爱国跟张小梅都跟他说了,高明镜救了他一命,算是他的再生父母,这一声“爹”,高明镜是担得起的。



       而且春节也临近了,他们也想和气解决这件事,大家都能开开心心过个安乐年。



       高明镜听到这一声“爹”,顿时就哽咽住了,拍了拍这几年来朝夕相对的叶振华那肩膀。



       “好……有你这一声爹,爹也满足了,你以后该过怎么样的生活,爹都祝福你。”



       高明镜想过千种万种的境况,就是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



       他知道了叶振华已经恢复了军籍,他居然也没嫌弃自己是个渔霸,反而还能叫他一声“爹”,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叶芷抱着岁岁,看到这么和睦的场景,顿时也松了一口气。



       哪有做父母的不想孩子好?



       虽然叶振华并不是高明镜的孩子,但这些年,肯定也是待他如亲生。



       她想,高明镜肯定也是舍不得的,但是比起强硬留住叶振华在身边,不仅会害了叶振华,还可能会让叶振华恨他。



       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一旁的抱着年年的陆唯,伸手抹掉了叶芷的眼泪,随即说:“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你可以放心了。”



       年年伸出手,笑嘻嘻地想要抓叶芷怀里的岁岁,叶芷便抱着岁岁走近了两步,对陆唯笑道:“陆唯,幸好有你,谢谢你。”



       要不是陆唯,这件事肯定没能这么快解决。



       要不是陆唯,叶振华也不可能这么顺利接受了治疗,还是神经外科的权威亲自给他治疗的。



       昨晚听陆唯说,叶振华后续还有几个治疗疗程,沈南珍那边已经给他安排好了。



       最重要的是,要不是她嫁给陆唯,他们家可能这辈子就这样跟叶振华错过了,也许他会一辈子留在海岛,一辈子都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来。也许能想起,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陆唯摸了摸她的脸颊,随即便笑道:“既然要谢谢,今晚不如跟我……”



       叶芷下意识捂住了陆唯的嘴,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这家伙,真是口无遮拦!”



       也不好看看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叶芷真的想要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陆唯余光看到那头的几个人,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理会这边,便抓住了叶芷的手,在她手心亲了一下,一脸无辜地说道:“我什么都没说,是你自己想歪了。”



       叶芷真的要被这个人打败了,明明这么伤感的气氛,居然一下子被这家伙给破坏了!



       叶芷便学着年年和岁岁的样子,在他手掌的户口上咬了一下。



       陆唯也不叫疼,看着户口那一排整齐精致的牙印,笑道:“还挺好看的。”



       叶芷:“……”



       因为刚好是中午,高明镜便留了他们在家里吃饭。



       大家想着也有时间,便在这边吃个中午饭,午饭是张小梅跟高明镜一起做的,也都是海鲜,不过比起高明镜,张小梅的厨艺却好多了。



       吃过饭后,叶振华留在了高明镜家,跟他说说话。



       张小梅和叶爱国便跟随着叶芷回去家属院。



       叶爱国看着这一路的风景,便跟身旁的张小梅,说:“想不到这环境还挺不错的。”



       而且还顿顿吃鱼吃虾,那鱼和虾都是大大的,跟他们在溪道抓的简直就是天渊之别。



       刚刚去黎族村的时候,匆匆看了眼那大海,跟他坐船过来时的大海真的一模一样,蓝蓝的,还闪着耀眼的光芒。



       张小梅白了他一眼,说:“看多了也就那样,不过赶海是挺好玩的,明天带你去赶海。”



       叶爱国便好奇地问:“真的能赶海?”



       “那当然,海边的宝贝随便你捡!”



       叶爱国闻言,便悄悄地凑到了张小梅耳边问:“这不是割社会主义尾巴吗?哪能随便捡?”



       反正他一直是不信的!



       之前他家丫头写信回去,说什么随便捡,他就当是闺女为了安慰他,随便说的。



       张小梅嫌弃地推开他,骂道:“说话就说话,凑那么过来干啥?我又不是聋子!你不信就拉倒!”



       叶爱国也不恼气,笑眯眯道:“这不是怕别人听到吗?”



       张小梅虽然口头是嫌弃这老家伙,不过大半年的没见,又找回了老三,这会儿心情还是美滋滋的,便一溜嘴地给叶爱国说起了赶海的事儿还有赶海的技巧。



       说得兴起之时,干脆就带着叶爱国直奔沙滩,只回头对叶芷说道:“我带你爹去赶海,你带年年和岁岁先回家去。”



       “年年岁岁,姥爷去沙滩给你捡贝壳,回家等着姥爷吧。”叶爱国也朝两个孩子喊了一句。



       叶芷看着两老这么高兴,也没有管他们,只是说:“那等会我让小丁给你们那个桶和铁钳。”



       那头的叶爱国早就奔向沙滩的那条路了,走得一阵风似的。



       叶芷看着父母高高兴兴的背影,他们头上的发丝开始隐约发白了,你一句我一句,虽然有时候会拌嘴,但是这会儿叶芷还是感觉到他们是高兴的,幸福的。



       她也为他们感到开心。



       陆唯抓起了怀里岁岁的一个肉嘟嘟的小手,摸到了叶芷的脸上,笑眯眯说:“媳妇儿,不用羡慕,以后我们也会这样的。岁岁你说是不是?”



       “到时候就是我们年年和岁岁,看着爸爸妈妈去沙滩的身影,羡慕我们这么高兴了。”



       叶芷也学着陆唯的样子,抓起了年年的小手,跟岁岁碰在了一起,说:“你爸爸傻乎乎了,以后哪有时间去沙滩,那时候的我们,估计还得帮忙带孙子呢!”



       话落,陆唯不高兴了,嗤了一声:“谁帮他们带啊,自己生的,自己带,以后我就要跟你天天去沙滩,看日出,看日落。”



       叶芷笑眯眯地看了过去,说:“天天看也会腻的。”



       陆唯说:“如果那我们就换点别的事情做,看海看腻了,就去看山,这世上这么多事情可干,怎么会腻?”



       叶芷瞥了他一眼,又说:“说不定以后你看我也会看腻。”



       陆唯顿住了脚步,突然看着她轻笑了一下,随即摇了一下头,说:“每一天的你都是不一样的,怎么可能会腻?你会觉得我腻吗?”



       闻言,叶芷突然想了一句话:新鲜感就是跟同一个人体验不同的事。



       如同陆唯说的,既然看海看腻了,那就去看山,这么多的事情,还没体会过呢。、



       怎么可能会腻?



       虽然不知道陆唯是不是随口说的,但起码叶芷这一刻是很开心了。



       叶芷笑了笑,说:“现在还没腻。”



       陆唯把玩着孩子的小手,随即板着脸道:“以后也不许腻!”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这一趟路程似乎也不是那么的远。



       当晚,叶芷早早就洗了澡还洗好了头发,回到房间里头把两个孩子奶睡了。



       等到陆唯洗簌了一番,回到了房间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已经睡了,白白的肉肉的小手举到头上,可爱极了。



       看着孩子睡得这么香,陆唯说话的声音也小了不少,说:“怎么这么早哄睡他们了?”



       以往的这个时候,叶芷才磨磨蹭蹭把孩子抱回来,熄了灯之后才会哄睡他们。



       现在才刚要熄灯,叶芷居然就已经哄睡了两个孩子。



       叶芷躺在床上,翻过了身,随即看向陆唯,朝他招了招手,说:“过来。”



       陆唯下意识看了眼房间门,发现已经锁上,便缓步走了过去,还轻手轻脚上了床。



       冬季的海岛还是有点冷的,叶芷岔开腿跪在床上,伸出白皙的手指揪着陆唯的衣领,然后慢慢吻了过去。



       陆唯脑子骤然一片空白,整个人都愣住了,双手紧紧地抓住了叶芷了衣衫下摆,然后熟练的往上。



       陆唯垂眸看着满脸红晕的叶芷,声音都有点哑了,问:“干什么?贿赂我?”



       叶芷咬了咬唇,摇了下头:“不是,让你开心一下。”



       叶芷顺势把陆唯推倒在床上,倾身趴在他身上,贴着他耳边,喃喃道:“因为我今天也很开心。”



       “看到家人团聚,真的很开心。”



       陆唯顿时叶芷说话的气息吹过来,耳际有股热浪在滚动,一下子就烧了起来。



       他抱着叶芷的腰肢,问:“那……”



       叶芷看着他:“什么?”



       陆唯抬起头,随后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叶芷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他,问:“你怎么知道那么多花样的?你是不是瞒着我看什么奇奇怪怪的书了?”



       两人第一次的时候,两个都是没有经验的小白,陆唯找了好一通才知道,都急得冷汗都冒出来了。



       陆唯:“……?”



       “没有!”



       叶芷趴在他身上,笑眯眯地看着他,没有说话,似乎在等他坦白。



       陆唯被自家媳妇人畜无害的眼神给看得有点发毛,这会儿电灯刚好闪烁了两下,陆唯的喉结上下滚了滚。



       叶芷干脆趴在他身上,陆唯冬天也是洗冷水澡,这会儿贴上去冰冰凉凉的,又很奇怪地有股暖意,很是舒服。



       叶芷又问:“真的没有?”



       陆唯摇头,随即在叶芷耳边说:“这不是你中午那会坐了上来了,就……”



       话落,叶芷抓着拳头,锤了他一下,说:“那不是刚好摔了一下才摔你腿上吗?你这人,脑袋净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唯抓住了她的手,亲了一下,说:“谁让我这么稀罕你?”



       电灯熄灭之后,两人都沉默一会,听着隔壁没有了声响才敢亲到了一起。



       陆唯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轻笑了一声,凑到了叶芷的耳边说道:“记不记得在羊城的时候,其实我很喜欢你的声音。”



       叶芷咬了咬唇,低声骂道:“……下流!”



       黑暗中,陆唯弯了弯唇,突然反客为主,吻住了她。



       接下来的时间,陆唯跟张大志都带着叶振华在军营内开了不少的会议。



       虽然叶振华恢复了军籍,但是他原本是桂省的陆军士兵,但因为叶振华在几年前的行动中大腿中过枪,因为没有处理得当,大腿没有恢复好,留下了旧患。



       即便是回到军营,陆唯说估计也通不过考核,以后也上不了前线。



       如果叶振华继续留在部队,估计也是做一些文职的活,不过陆唯说组织还给他预留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的名额,现在就等叶振华做个决定了。



       叶芷知道这事的时候,是支持叶振华上大学的。



       毕竟他现在的体能已经跟不上部队的训练了,要是只是在部队做文职的话,以后估计也没什么作为。



       张小梅内心肯定是不想叶振华再上前线的,可是这会儿也不能直接说,只是说了他做什么决定都会尊重他。



       叶振华也暂时做不了决定,但因为还需要去羊城做检查,他们打算今年的春节回去西塘镇过年。



       叶爱国和张小梅也想带叶振华回去家乡看看,说不定能想起以前的记忆也说不定。



       本来叶芷也打算今年去羊城过年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回一趟西塘镇也挺好的。



       这边的陆唯也没有任何意见,也跟着收拾了包袱,准备一同回去。



       到了年底,家家户户都开始回乡了。



       他们要在羊城停留几天,因为叶振华还要去军区医院接受第二期的治疗,还要拿点药,所以提早了几天出发。



       他们坐船的时候,叶芷特意安排了叶小丁跟叶振华坐在了一起。



       这段时间,叶小丁基本上都不怎么跟叶振华说话,不过前几天总算是叫了叶振华一声“爹”。



       但是叶小丁对叶振华似乎也不是热情,叶振华只孩子出生就没见过他,而且多年的装聋拌哑的生活让他已经不太懂怎么去表达。



       有时候就干巴巴地等着叶小丁去跟他说话。



       可是叶小丁跟孩子就挺多话说的,但是对着长辈就不是那么的能说会道。



       叶小丁也没有主动跟他聊天,所以就导致这么多天以来,两父子说话也不超过十句。



       这会儿叶芷让他跟叶振华坐在一起,叶小丁扭扭捏捏地有点不太想。



       这几天陆唯的态度也是不管不顾,觉得叶小丁有自己的想法。



       不过叶芷却觉得,还是得要创造机会让他们相处一下。



       叶芷看着叶小丁腰杆挺得笔直,板着一张脸跟叶振华坐在一起,也没有说话。



       张小梅看着船舱外的大海,这会儿心情是挺激动的,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西塘镇了。



       这一趟回去,还是带着老三一起回去,自然就更高兴了。



       她便问:“小丁,要回西塘镇了,开不开心?”



       话落,叶小丁突然就看向了一旁抱着孩子的叶芷和陆唯,随即点了下头,但很快便耷拉下了肩膀,小小的脑袋也跟着垂了下来,看向自己的鞋子。



       这双鞋子是中秋节去羊城的时候,叶芷给他买的。



       叶爱国看着叶小丁的模样,便说:“这孩子估计晕船了吧,小丁,你咋不跟你爹说说话呢?说说话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叶小丁别开了脸,这会儿看都不看一边的叶振华了。



       叶振华对着这个已经半大不小的儿子,有点不知所措,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叶芷见状,便皱了下眉,说:“小丁,过来姑妈这边吧,你跟岁岁玩一下。”



       话落,叶小丁一溜烟地走了过去,爬到了小小的床上,逗弄了一下叶芷怀里的岁岁,又逗弄了一下陆唯怀里的年年,两个小家伙都很喜欢叶小丁,经常被他都得哈哈大笑,笑得满嘴巴都流口水。



       因为船程有点久,到得夜里的时候,大家在窄小的船舱里头一个挨着一个睡着了。



       陆唯因为要看着一堆老小,这会儿也不打算睡了,放松了身体,让叶芷和孩子挨着他睡觉。



       叶小丁看着外头一片漆黑,突然也挪动了一下小小的身躯,挨着陆唯想要睡一下。



       陆唯突然笑了下,压低了声音,说:“有话就直接说吧。”



       叶小丁突然抱住了陆唯的手臂,就着甲板上那一闪一闪的灯光看向了他。



       叶小丁的声音压得低低的,说:“姑父,你别不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