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2章 052·想你

作品:《 婚后肆爱

       夜晚,蕴空club灯火通明,像一轮巨大的月亮降落在半山腰。庭院里石榴花开的正浓,初夏的暖风吹过,曳了一地的红粉香绿。



       包厢里时不时传来麻将清脆的碰撞,男人们说笑闲谈,指尖的香烟袅袅散开,气氛悠闲。



       沈时如余光看了眼落地窗外,目光三分考究三分兴致勃勃,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稀罕事。



       “看什么?”霍庭好奇,也跟着沈时如的目光望过去。



       庭院和包厢是两个截然的世界,被一面落地玻璃隔开来,一半繁华热闹一半孤寂清冷。



       赵璟笙立回廊的台阶下,黑色薄风衣面料挺括,衬出他优越的身型,冷寂的气质在空无一人的庭院里更显孤绝。



       整个人融进黑暗里,像一棵茕茕的树。



       “二哥站那得有一个多小时了吧?”霍庭打出一张三万,又转过头去观察赵璟笙的背影,“这怎么了?就算平日里不爱说话也没见他这么冷过吧。”



       沈时如微妙地笑了声,几分鄙夷地扫过霍庭,就这驴脑子,嘴里能吐出象牙就怪了。



       “该不会是被小嫂子点--”



       “咳咳!”沈时如连忙清了清嗓子。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霍庭猛地掐断自己的话,一个“鸭”字牢牢地锁在了嘴里。



       三个男人早已达成共识,这件事必须得死死封口。另一半跑出去玩男模这种事,他们丢脸都算了,关键是对几个女孩子风评有影响。



       “霍公子刚刚说什么?”旁边摸牌的一个年轻男人笑着催促霍庭快说,有什么有意思的八卦都说来听听,正好给牌局添添乐子。



       霍庭蹙眉瞪了一眼那八卦的男人,“少打听二哥的事,他最近脾气不好,小心你凑上去整得你够呛。”



       年轻男人咂了咂嘴,没敢再说什么。



       也是,赵璟笙的八卦,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虽然圈子里隐隐有流言传开,说是顾家小姐最近在和赵公子闹脾气,各种方法都哄了一圈,就是哄不好人。



       大家不敢明面上说什么,但背地里议论纷纷,无非是讽刺顾筠一个二流家世的年轻女孩能攀上赵璟笙实属中了头彩,如今还在这作来作去,也不怕富贵如山倒?



       “小嫂子若是真求二哥的权势富贵就好了,也不会这么难搞。我都替二哥头疼。”霍庭摸了摸下巴,幽幽叹了口气,他都心疼二哥了。



       最近这些天送的礼物全被退了回来,送珠宝不要,送高定礼服不要,送限量特殊皮包包不要,送古董也不要,总之送什么就退什么。



       弄得他都跟着头大。



       沈时如摇摇头,很是无奈,就这头脑简单的货,居然能找到姚瑶那种性格清冷的女生?



       怎么看都是人间门奇迹。



       “你懂个屁。”沈时如摸了张八筒,眉尾挑起,最后一张八筒被他摸到,胡牌了。



       霍庭眼睁睁看着沈时如抢走了他的八筒,抗议:“你赢钱就算了,怎么还骂人呢?小心我跟珊姐告状,看她不整死你。”



       “赵二能找到顾筠这种姑娘,算他走运。”沈时如嗤了声,“换了任何一个女人,他这辈子才真是够呛。”



       一辈子活得冷冷清清,高高在上,有什么意思?



       都是凡人,谁愿意做那高台上无悲无喜的神。



       “赵璟笙有什么好心疼的,他脾气那么硬就该有人治。你从小到大被他整的还少了?”



       沈时如觉得好笑,他还记得霍庭读小学的时候,也不知怎么惹到了赵璟笙,最后被赵璟笙一脚踢进了鱼池,哭得哇哇叫。到现在,霍庭见了鱼还有阴影。



       霍庭摸了摸寸头,心想,那可不一样,整归整,帮归帮嘛。若不是二哥,他们霍家哪里能顺利转行,还越做越稳。



       说话间门,阳台门被人推开,赵璟笙走了进来,挟裹着初夏晚风的微凉气息。



       霍庭冲男人挥挥手,“二哥,来玩一圈?”



       “先走了。”赵璟笙眼风都懒得扫他一眼,径直拿了茶几上的车钥匙,大步流星地朝包厢外走去。



       霍庭刚想着干脆说一块走,他也懒得玩牌了。沈时如拦住霍庭这个没眼力见的拖油瓶,无奈道:“他追他老婆去了,你添什么乱?”



       赵璟笙一路开车去了君庭,车没进车库,直接停在了地上。



       初夏的夜晚柔风习习,今晚的月格外澄明,仿若银盘高悬,洒落一地清辉。



       赵璟笙脱了风衣,下车,随意倚靠着车门,嘴里咬着一支燃烧的烟,他抬头去看这栋楼的最顶层。



       客厅亮着灯,她还没睡。



       赵璟笙沉沉抽了口烟,幽邃的黑眸里情绪难辨,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在夜色的浸染下更冷了几寸。



       他就在楼下站了二十来分钟,还是忍住了没有上去打扰她。他知道,她不想看见他,若是他回了那,她就会走。



       那次的争吵过后,当晚,顾筠回了君庭清理行李,一副就是要和他断掉的架势。



       与其让她搬去宿舍,或是搬回顾家,他宁愿她继续留在属于他们的房子里,这样他也能好受一些。



       用了一个“这房子在你名下,该走也是我走”的烂理由,他这才成功把顾筠留下。



       赵璟笙笑了声,忽然觉得自己现在的举动就是很好笑。他居然站在楼下,隔着这么遥远的距离去窥视一个女人。



       太跌份。



       这绝不是他会做出来的事。



       心里有很焦灼的情绪在燃烧,就像这支即将烧到尽头的烟,就在他把烟掐灭之后,准备开车回酒店,手机打进来一通电话。



       “老板,您睡了吗?”周秘书小心翼翼地开口。



       “说。”赵璟笙眼色冷淡,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无非就是礼物又退回来了。



       “老板,好消息!”周秘书赶忙屁颠地把这消息说出来,生怕老板明天又不高兴一整天,老板不高兴,他们这些下属的日子就更难过了。



       “我刚刚又把包裹检查了一遍,我发现那盒巧克力不见了!肯定是老板娘收下了!”



       “巧克力?”赵璟笙折起了眉心。



       周秘书点点头,“是啊!您放在办公桌上的那盒巧克力,不是一起给老板娘的礼物吗?我就把东西跟项链包在一起寄了过去。我以为老板娘又把东西退回来了,没想到只退了项链!”



       周秘书又一次觉得老板娘是不是傻啊?



       总重三十克拉的蓝宝石项链不要,要一盒超市里随便能买到的,不到两百块钱的巧克力?有钱人都是有钱疯了吗?



       赵璟笙眉心稍稍舒缓,“嗯。你做的不错。”



       周秘书得到了夸奖,心里美滋滋,又多言了一句:“老板,海科的董事长这几天又来了好几通电话,说是想约您见一面,您有时间门吗?”



       赵璟笙想到这事,眼里涌起了不耐烦,“告诉他,他那蠢货女儿犯的事,他儿子来偿,很公平。若是再来烦我,或者去烦顾筠,他的海科新高就一起偿了。”



       挂了电话,他又往顶楼看了一眼,灯不知不觉间门熄灭了。



       她退回了他所有的礼物,独独留了一盒廉价的巧克力。



       赵璟笙若有所思。



       那盒巧克力是今天上午祝豫佳带朋友的小孩来玩,留在他办公桌上忘记带走的东西。



       -



       “不会吧不会吧,顾筠,你是不是脑子抽掉了?”裴珊快被顾筠气死了,“几千万的项链你不要,你要盒破巧克力?你爹妈若是知道了保准被你气死。”



       “他送你,你就拿!白来的钱不要?”裴珊用力吸了一大口奶茶,以此缓解一下气愤的心情。



       在她眼里,从来都没有替男人心疼钱这回事,该花花该买买,送她她就要,不送她也要。



       替沈时如省钱?她疯了不成。



       顾筠神色轻松,笑着说:“一条项链你就这么气愤?那我这几天还退回去了一顶全钻皇冠,一只汝窑花瓶,一条七位数的高定礼服,还有一只喜马拉雅。”



       裴珊:“?”



       裴珊痛心疾首,连连哀嚎,“喜马拉雅你不要,你可以给我,我要!我还差一只就集齐全套了。”



       顾筠没好气:“裴珊,你搞涩涩就算了,要不要这么财迷?”



       裴珊骄哼,“这你就不懂了,女人不图钱不图色,那图什么?图给男人当妈啊?”



       顾筠一口奶茶差点喷了出来。



       “哎呀,说了你也不懂。”



       裴珊哼了声,“我怎么不懂?你难道真要跟赵璟笙分?你若是想真分,你连那盒巧克力都不会收。”



       一番话一针见血。



       顾筠心里五味陈杂,是啊,若是她真的对赵璟笙没有感情,何必还舍不得那盒巧克力。



       在一众浮华昂贵的礼物里,只有那盒巧克力看上去是他亲手挑选的。



       她不是非要和他离婚,非要和他一刀两断,很多时候她情绪上来了,说的话都不怎么过脑子,尤其是赵璟笙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倨傲模样,字里行间门都透露着她就是他的所属物,这种态度让她非常抗拒。



       她只是想,他能不能从此以后对她都温柔一些?不那么强势的把她据为己有,也不要动不动就玩强制爱那一套。



       她也是很优秀很骄傲的女孩子,凭什么要受那些窝囊气。



       “反正他还继续玩老一套,我是肯定不会陪他玩了。他爱找谁玩找谁玩,不关我的事。”



       顾筠倔犟地抬起下巴尖,潋滟的杏眼里闪着娇矜的光彩,整张芙蓉面都显得熠熠生辉。



       裴珊就笑,也不说话,心里想着,最近的戏可真好看啊。



       和裴珊分开后,顾筠去了学校找自己的导师。



       毕业论文已经修过几次了,导师评价她有些文献用的比较牵强,但好在论点新,整篇论文也算是差强人意,顾筠勉勉强强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准备毕业答辩,以及迎接毕业季。



       拍毕业照,去各种五花八门的毕业饭局,参加班级举行的集体野营活动,还有一些她都想不全名字的活动。



       顾筠抱着论文从图书馆出来,准备去逸夫楼找姚瑶,她正在听招聘宣讲会。



       今天阳光灿烂,温度又升高了几度,她已经把衣柜里的薄纱旗袍给找了出来穿上。轻薄的纱料像云朵一样贴合在身上,裙摆有两只用银线绣上去的锦鲤。



       随着女人高跟鞋的摇曳,裙摆袅袅摆动,隐隐露出一双白玉的小腿。



       “筠筠。”



       忽然,一道沉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顾筠呼吸微滞,脚步悬在半空。就在她犹豫的几秒里,赵璟笙已经径直走到她的面前,让她避无可避他的存在。



       一时间门目光交缠。



       顾筠后退两步,拉开和他的距离,清淡又不失礼貌的语气:“赵公子找我有事吗?”



       赵璟笙的呼吸被这疏离的称呼弄乱了一拍,以至于久久没有说话,就这样看着她。



       算起来,他有一周没见到她了。即使每天都有人报上来她的照片,但他还是忍着没有来打扰她。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赵公子您自便。”顾筠淡然地错开他灼热的视线,继续踩着高跟鞋,款款下着台阶。



       每走一步,鞋跟就敲击一声地面,有清脆悦耳的声音落在耳里。



       赵璟笙眼看着她离他越来越远,还是没忍住,大步走上前去,扣住了她一截皓白细腕。



       顾筠顿时皱眉,被他这种强势的行径弄火了,若是以前她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不同,他不能无缘无故的把一切都揭过去。



       “赵--”顾筠瞪着她,质问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面前的男人低沉的话语。



       “筠筠,我想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