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53章 告白

作品:《 婚后肆爱

       我想你。



       简单的三个字,顾筠感觉到心脏在颤栗。算起来,这是第一次,他直截了当地向她表达他的心思。



       说没有悸动是假的。



       她不过是个还在读大学的女生,对爱情对未来对美好的童话有不可避免的期待。



       赵璟笙这种男人太蛊惑了,他若是认认真真看着你说想你,迷惑性太强。



       赵璟笙低垂视线,凝着顾筠的眼睛,瞳孔在光线的照耀下,像剔透的黑曜石。



       顾筠动了动唇瓣,大脑在经历短暂的迷失过后又恢复了清醒,她避开他幽深的目光,看着图书馆前栽种的一排百年梧桐树。



       “哦。”



       顾筠淡淡地应了声,停顿几秒,又继续补充:“你来做什么?我说了你不要来找我。”



       见她如此冷淡,男人也不泄气,只是继续用低柔的口吻围剿她的理智,“筠筠,我没有答应过不来找你。”



       他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不来找她。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筠筠我们还是夫妻关系,你总不能残忍到不让我见你吧。”赵璟笙抬手替她拨弄了一缕被风吹到眼睛上的发丝,然后收回手,再没有进一步的越界。



       顾筠眉心动了动,他靠近的一瞬间,佛手柑的香气扑面而来,她有些不自然地停了呼吸,直到肺里再也憋不住,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氧气。



       佛手柑纠缠在肺里,赶也赶不走。



       “那你现在见到了。你可以走了。”顾筠为自己不争气的小动作感到烦躁,声音更冷了几分。



       “就这么不想看见我?”赵璟笙滚了滚喉结,克制住把她圈进怀里的冲动。



       顾筠懒得和他啰嗦,甩下一句话,转头就走:“你自己心里清楚。”



       她步调飞快,高跟鞋沓沓地敲打着水泥地,赵璟笙见她走,也就跟着她,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她往东,他就跟着,她往西,他也跟着。



       最后顾筠实在是被他这软磨硬泡弄怕,停下来,没好气地看他一眼,“你到底要做什么?”



       这男人都不忙的吗?哪来这些闲工夫跑来跟她耗。



       “不做什么,就想你陪--”赵璟笙顿了顿,迅速转口:“我陪你吃点东西,好不好?”



       他语气很低,也很温和,不似他以往强势的作风。



       顾筠觉得赵璟笙好奇怪,从他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秒算起,事情就朝着诡异的方向发展而去了。



       说想她?



       陪她吃东西,还问她好不好?



       “你”顾筠狐疑地看他,“你受刺激了?”



       赵璟笙一瞬不瞬地看她,认真的语气:“嗯。受刺激了。”



       顾筠歪着头打量他,从上到下,任何角落都不放过。



       人还是从前那个人,一身昂贵的行头,气质疏沉冷峻,玉楼金阙一样不可高攀。



       雅致的大学校园里,来来往往都是打扮朴素平常的大学生,活泼青春,朝气蓬勃,就独独他一个,拒人于千里之外,像是凭空出现在这个世界。



       可就这样高傲的一个人,居然死皮赖脸缠了她一路?赶都赶不走。



       心软一定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弱点,她完全受不了赵璟笙展露他温柔的一面,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是不止温柔了。



       就像就像一条威风凛凛的狮子,放下了强势冷酷的一面,用头不停地蹭你,祈求你摸摸它的脑袋。



       冲击力可想而知。



       顾筠有些头疼,对上赵璟笙几分期待的眼神,她做出让步:“吃饭可以。”



       “餐厅我定,菜我定。吃不吃随你。”



       赵璟笙松了口气,心里暗暗肯定了自己花一整个晚上想出来的损招--



       软磨硬泡。



       “都听你的。”他弯了弯唇角。



       -



       一刻钟之后,两人就近来了学校附近的一家餐厅,很平价的那种,但生意火爆,是顾筠他们这些大学生时长会光顾的店面。



       人均一百五,能吃到心满意足。



       开在大学城附近的餐厅,味道还不错,可想而知有多喧闹拥挤,好在这餐厅大,有上下两层,服务员给力的为他们争取到了一个靠窗的小桌,就是离厨房有些近,上菜收盘子的服务员都要经过这。



       从踏进这家餐厅起,赵璟笙就有些后悔了。



       绝不是因为这里环境差,人多又杂,他虽然很挑剔,但也是吃过苦的,身上没有那些纨绔子弟的娇气。



       他后悔是因为,这里全是辣椒的味道!冲得他脑门发昏。



       一抬头看几个大字招牌挂在店门口--



       【辣辣之湘】



       “”



       顾筠上楼上到一半,见身后的人没动静了,回头去看,只见男人表情僵硬地看着一个从他身边擦肩而过的服务员,服务员手里端着托盘,上面摆着三道红彤彤的辣菜。



       青椒红椒以及香葱香菜的配料几乎覆盖了整道菜。



       “不吃你就--”顾筠刚想说一个走字,面前的男人迅速打断她的话,语气坚决:



       “吃。”



       顾筠翻了个白眼,继续爬楼梯,心里隐隐几分暗爽。



       看他这羊皮能披多久。



       点菜的时候,赵璟笙绅士地把菜单拿给顾筠,示意她来安排,并表示,别问他吃不吃,他都吃。



       “辣椒也吃?”



       “嗯。”



       “香菜也吃?”



       “嗯”



       “葱呢?也吃?”顾筠一边吃着刚刚在小吃街买的一份手工燕麦酸奶,一边阴阳怪气地嘲讽。



       赵璟笙漫不经心地靠着座椅,掀起眼皮,深邃的目光掠过顾筠那张明显带着嘲讽的小脸。



       顾筠挑眉,以为赵璟笙这是装不下去了,她毫不避讳地对上他是审视,三分挑衅三分娇矜。



       赵璟笙忽然慢条斯理地站起来,俯身靠了过去,顾筠愣在原地,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下一秒,男人抬手,拭掉了沾在顾筠唇边的一点酸奶沫。



       指腹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带来酥麻的触感,微凉的温度像一朵雪花,簌簌落在她唇边。



       收回手的同时,男人语调沉沉:“顾小姐,从今天开始,你想吃什么,我都陪你。”



       顾筠深深看他一眼,似乎在考量他这句话到底是真还是假,最后还是受不了他这样近乎灼热的目光。



       “随你。”她收回目光,淡定地拿起热茶喝了一口。



       菜上的很快,不一会儿就齐了。都是顾筠自己爱吃的,完全没有考虑赵璟笙的口味,她怎么喜欢怎么来。



       赵璟笙看着一桌子的辣椒,香菜,葱,有头皮发麻的感觉,不知道该往哪下筷。



       顾筠指了指摆放在正中间的那道小炒香菜黄牛肉,“这个不错,是特色菜。”



       赵璟笙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咀嚼了两下,吞了。食物没有咀嚼充分,吞下去的时候刮着喉咙,有轻微的不适。



       “好吃吗?”顾筠还是压抑不住心里的好奇,她知道男人是从不吃辣椒的,她和他认识大半年了,的确没见过他吃一口。



       赵璟笙不动声色地隐去眸中一闪而过的难受,笑着看她:“好吃。”



       低肆的嗓音很是动人,“食物倒是其次,重要的是,能陪筠筠吃饭,我很荣幸。”



       顾筠不自然地吞咽,赶紧埋头干饭,实在是受不了赵璟笙突如其来的发骚。



       左一声筠筠右一声筠筠,唤到她心尖都酥麻了。



       她强烈怀疑赵璟笙这一周是不是去报了什么恋爱速成班,说话一套一套的,才一周而已,变化也太大了吧?



       难道她那句失败者真的刺激到他了?



       顾筠懒得多想,把最喜欢的小炒牛肉,一碗香,还有梅菜四季豆各夹了一筷子,和米饭搅拌在一起,直到每一粒米饭都裹上酱汁,她迫不及待舀了一大口塞进嘴里。



       太美味了,直击灵魂的满足感。



       赵璟笙就这样陪着她吃了一小碗米饭,虽然表情很淡定优雅,但额角已经隐隐冒出了汗水。



       舌头上火烧火燎的,像是有人拿鞭炮在他嘴里舞蹈。



       顾筠也辣的吐舌头,赵璟笙抽了一张纸巾递过去,“我去一下洗手间。”



       顾筠摆摆手让他快去,等赵璟笙走后,她火速拿起手机在小群里发消息。



       顾筠:【姐妹们大事不好】



       群里很快就来了人,裴珊,姚瑶都屁颠屁颠发来消息。



       姚瑶:【??】



       裴珊:【咋了?赵璟笙又玷污你了?】



       顾筠气得差点呛到,一边大口喝水一边敲字:【玷污你[马]】



       【他在陪我吃湘菜,敢相信吗?一口一口炫辣椒,哦,还有葱和香菜!我都惊到了。】



       裴珊正在美容院做spa,看到这行消息直接尖叫鸡:【爱情啊!这就是爱情!!谁说二哥没爱过!我第一个不服!】



       姚瑶刚从逸夫楼出来,霍庭的车就停在树下,她看了眼,又低头打字,真诚发问:【为什么吃辣椒就是爱情?】



       裴珊:【妖妹妹,你这就不懂了。我听沈时如说,赵璟笙从小到大都不吃辣椒,让他吃一口辣椒就跟要他命一样。我这么说吧,他吃辣椒,就跟唐僧吃荤是同等级别!】



       姚瑶受教了:【咦大佬真的好多怪癖啊】



       -



       这头,赵璟笙去了洗手间,胃里翻涌着难受感,额上的汗珠越冒越大颗,脸色已经开始发白。



       他打开冷水洗了把脸,拿纸巾擦干净,挽起袖口看了眼,手臂上已经开始有了轻微的红点,好在脖子上没有事,看不出来。



       他拿出手机给周秘书发了位置。



       【带瓶漱口水,找福叔拿过敏药】



       发完消息后,他冷静地把手机放回口袋,出了餐厅,再折返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杯果茶。



       顾筠还在群里聊的正欢,看到赵璟笙从远处走来,她偷偷按熄了手机,假装没看见,继续吃东西。



       忽然,一瓶果茶从天而降,放在她手边。



       顾筠惊喜地看着这杯杨枝甘露,“这是?”



       难道他出去这么久就是为了给她买这个?一时间心里有很温暖的情绪涌过,是甜蜜的。



       赵璟笙看她眼睛里都溢出了笑,嗤笑,觉得她这人也太好哄了。



       “双份芒果,加茶冻,不要珍珠,去冰。”赵璟笙靠近了点,屈起手指在她侧脸上轻轻一刮,冷峻的声音里带了一份温柔和细心,“没弄错吧?”



       顾筠反应了好几秒,这才听明白他说的。



       原来她随口一提的口味,他全部记得。他也是很细心,很体贴的男人。



       又或许是他强势的那一面太凸现了,以至于让人忽略了他也是细心的,体贴的男人。



       又或许,是她从来都没有好好去发现。



       几乎是逃窜一样,顾筠撤回了目光,插/入吸管,喝了一口。



       -



       吃完饭后,顾筠和赵璟笙一起出了餐厅,一台迈巴赫等在路边,周秘书就站在那,看到老板走出来后,急切地迎了上去。



       赵璟笙侧头看了一眼顾筠,“等我一下。”



       顾筠本来想开口说她可以自己回去,可还是没有说出口,也不知怎么了,她的心底有很多情绪杂糅在一起,很乱。



       脑子是乱的,心跳也是乱的。



       赵璟笙和周秘书走到那台车边上,背对着,顾筠也看不清,只看见周秘书递过来一瓶矿泉水,还有一个小东西。



       赵璟笙喝了一口,然后把水递回去,又交代了两句,他这才折返回来。



       周秘书开着车走了。



       赵璟笙看着顾筠,“走吧,我送你君庭。”



       顾筠迟疑了几秒,终于还是拧不过心底的期望,点了点头,答应了他送她回去。



       难道就这样轻易原谅他了?可她还是犹豫,心里那层隔膜还是没有彻底消除。



       她怕他只是心血来潮,换了种方式来围剿她。



       上车后,赵璟笙开车,一路没有多说话,等车停到了楼下,熄灭了引擎,世界在瞬间变得无比安静,安静到很寂寞。



       初夏的夜晚,一切都是惬意的,温柔的,风也是,灯光也是,月亮也是。



       不过是半分钟的沉默而已,顾筠觉得过了好长好长,她听见自己不稳的呼吸声,只能靠喝手里的果茶来缓解她此时的不自然。



       “顾筠。”男人出声,打破寂静。



       顾筠抬眸朝他看去。



       赵璟笙低着视线,手指偶尔会捏紧那只银色打火机,偶尔又松开。



       “对不起。”



       赵璟笙松了打火机,对上她干净清澈的眼睛。



       在彼此的眼中看到对方的影子,小小的,完整的。



       “嗯?”顾筠没有反应过来。



       他突如其来的道歉让她很不知所措。



       “你上次说的话,我之后想了好久。”赵璟笙声音很平静,像蕴藏着汹涌深流的海,黑色的,看不清,探不明。



       “我不该在你不同意的情况下做那些。是挺不尊重你的。”赵璟笙呼出一口气,“你知道,我这人就是挺浑。”



       “没规矩惯了,也不知道怎么收敛。对不起,筠筠,我从来都没想过伤害你。”



       顾筠静静听着,没有打断他,手指收拢,快把那杯果茶都捏变形了。



       “你生气我设计你,我做局把你引进来,我也知道这很混账,但独独这一件事,我不后悔。比起永远和你没有交集,我宁愿你讨厌我。”暧昧沉冽的声音缓缓流淌在寂静的空气里,像蛛丝一样,剿着她这只迷路的兽。



       这句话倒是他一以贯之的强势倨傲,但顾筠听出来了很难过的意味。



       “赵璟笙”顾筠轻轻出声,“你到底想说什么。”



       赵璟笙低笑,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从未跟任何人剖析过他的心思,这种感觉他很陌生,很不自在。



       忽然,他解开了安全带,俯身逼近顾筠,唇瓣几乎碰上她的唇瓣,他停到她滞了一瞬呼吸。



       “筠筠,若我追你,你会喜欢上我吗?”



       换一种方式。



       换她喜欢的方式。



       顾筠清楚的记得,自己的心脏在那一刻停止了。



       “我…我…”她双唇嚅嗫,很艰难地想表达点什么,就在她想说出口时,男人越过了最后一毫米的禁止线。



       一个绵长的,深重的吻。



       顾筠被吻的七荤八素,也不知被他侵/占了多久,思绪才渐渐缓回来。



       赵璟笙气息低沉,温柔中带着威胁:“顾小姐,先申明在先。”



       “你能否喜欢上我,最后都得嫁给我。”



       “这个没得商量。”



       —



       作者有话说:



       老变态内心os:我1和3切换自如,该跪跪,该硬硬:)



       -



       ps:对,老变态就是轻微辣椒过敏!!不然谁能拒绝湘菜这么好吃的东西呢~~



       pps:一切为人设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