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43章 南襄20

作品:《 青鸾

       、



       以为给她找了小伙伴,便能掩盖他的罪行么!



       翎光根本不领情。



       虽说她和丹雀处得不错。



       可丹雀仅仅在司南殿待了小半年,就有些受不了了。



       作为小伙伴,丹雀要陪着翎光学习,这位高大的神祇简直惨无神道,竟然强迫一只小鸟背佛经!学算术!



       这是什么道理!



       而翎光不愿算术,总是拿她挡枪:“丹雀不会算,那我也不会算~”



       神尊便会盯着丹雀:“算给她看。”



       丹雀:“……”



       久而久之,丹雀也没有心思近距离瞻仰上神的风采了,某日和翎光告别后,便拍拍屁股飞走啦。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岁月珠流璧转,转眼,翎光便一百岁了。



       一百岁,在凤族里,妥妥的小宝宝。



       翎光还不会化人形,但已经会一些简单的小法术,说一些简单的句子了。



       “元策——”小青鸾哼哧哧冲到了他的头顶,声音动听婉转,又有些软,将尾音拖得长长的:“出去,玩~”



       整个上清、不,整个六界,也只有这只鸟敢这样冒犯他,而不惹他生气。



       元策不是不生气,大概是已经习惯了,也气不起来了。



       上清境中目睹一切的仙侍们,也习以为常。



       神尊虽说严苛,性情孤僻,可却纵得翎光殿下这般无法无天,到他头上撒野了。



       神尊将小青鸾从头上摘下来,手心托着软绵绵的小青鸾:“昨日教你的法术,会了么。”



       “不会呀,我们青鸾的爪子,只有三根哦,掐不了诀的。”她伸出一只爪子来,现给他看,表示不是在找借口,“真的只有三根,你数数~”



       “昨日教你的法术,只需要两根爪子。”



       元策伸出两根手指并拢掐诀,一旁的琅彩花瓶便缓缓漂浮起来,这是个引物诀,基础法术。



       “你的三根鸟爪,够用了。”



       翎光慢条斯理反驳:“你是手,我是爪,不一样的。”



       “一样的。”



       “不一样的~”



       “一……”元策欲言又止,沉默住了,又说,“待你学会引物法术,我再带你出去玩。”



       “呜呜……”



       花了三四日的工夫,翎光终于学会了这个法术,两根爪子并拢,颤巍巍地引物漂浮起来,“咚”一声再落下。



       “行了么~”



       元策虽然不算非常满意,但还是点了头。



       翎光眼睛放光:“可以出去玩了吧!”



       “嗯。”元策将翎光收入袖中,召来坐骑,这是一只蓝色的水麒麟,载他前往南荒腹地的绝尘谷。



       水麒麟背上,翎光从他的袖口探出奶黄色的小脑袋,在呼啸的风声里大声问:“元策,我们去哪?”



       “绝尘谷。”



       “绝尘谷是……”



       元策不着痕迹地抬手,免得她不慎落下去。



       虽说青鸾天生擅长风系法术,是六界中飞的最快的神族,可她到底还是太小了些。



       元策道:“六界全书,你可是没有记住?”



       “那么……那么厚一本书!比我站起来还厚,我记不住,难道你能记住么。”



       这六界全书,便是介绍了六界各族,各地的风土人情,人文轶事,历史典故。



       元策:“我像你这般大时,已通晓天文地理。”



       翎光拖着长长的尾音:“哦——”



       元策的声音被风吹起来:“绝尘谷,便是羽族的族群聚集地。”



       “羽族呀?”翎光扑棱了下翅膀,声音雀跃了些,“那不是很多很多鸟么。”



       “是。”



       翎光也已经一百岁了,她还未曾见过同族,先带她去羽族适应一番,多见些鸟,日后回丹穴山,也不会太过格格不入。



       翎光欢呼:“太好啦!”



       “不过,去了羽族,你且记得,不可说自己是青鸾。”元策道。



       “为何?”



       “因你一百岁还没有化形,说自己是青鸾,未免令人耻笑。”



       “可《六界全书》说了,青鸾族化形,是起码三五百岁的事!可是我才一百岁!”



       元策低头看着她:“这时候你倒看过书了?”



       翎光应声:“嗯,我挑着感兴趣的看完了。”



       “那你也应当能知道,你和其他青鸾长得不同。”



       “是啊,”翎光高高仰起头来,眼神几乎有些得意,“我比书上的青鸾好看。”



       元策垂眸笑:“谁告诉你的?”



       翎光:“子隐呀。”



       元策沉默。



       翎光很明事理地道:“好啦,我不说自己是青鸾,我法力还这么低微,青鸾一族是神族,我才不要给青鸾族丢脸嘞。”



       “乖。”



       以水麒麟的速度,自然没有飞禽那样快,也花了几日工夫,才抵达南荒。



       南荒有南海滋养,地大物博,沃野千里,水碧山青。



       这绝尘谷的入口,乃是一株遮天蔽日的古树,自天地初开时,此树便生在此地,庇佑羽族。



       元策掏出一片羽族的红色翎羽,此物就犹如一张请柬,一把钥匙,引领他带着翎光从古树洞中入内。



       羽族人大多打扮花枝招展,逸态横生,通常从身上的羽毛颜色,便能大致瞧出原形来。



       元策是化形后进绝尘谷,素朴雅致,气质如兰的穿着,一看便是外族。



       因着偶尔也有外族人来此,尤其是仙族羽族皇室通婚后,常有仙族人来绝尘谷玩,元策这种素朴仙族的打扮,倒没引起太大关注。



       翎光迫不及待地飞了出来,眼见整个绝尘谷颜色烂漫,花团锦簇,新奇的藤蔓树屋让她很是吃惊:“这便是羽族么,比书上画的好看多了。”



       “飞慢些。”



       元策的尾指勾着一根无形的线,能防止她飞得太远,离开自己的视线。



       翎光闻见路边的香味,见到一摊贩在路边架着陶土锅炉,正在烤肉,飘香四溢。她激动地飞过去要吃,被他拽了回来。



       “你干什么,不要我吃。”她恼声。



       “要付钱的。”元策从腰间掏出三界通用的灵石,付钱,接过肉串,娴熟地喂青鸾。



       这为人处世,还并未教她。



       卖烤肉的小贩找了他一些绝尘谷的铜钱。小贩知晓用这种灵石的,大多是仙族人,便笑道:“仙君,您家的小青鸟真漂亮。多大啦?”



       正在吃肉的翎光:“我一百岁啦!”



       “才一百岁,就生得这般羽毛华丽鲜亮,想必日后化形,定是绝色无双!”



       元策友好地颔首。



       自然。



       她是青鸾,怎会不漂亮。



       翎光高兴,含混的声音道:“再来一串~”



       元策:“你吃不下。”



       “吃得下~”



       元策沉默,掏铜钱递过去:“一串。”



       绝尘谷崭新的风土人情让翎光目不暇接,逛完一条集市,吃得肚子都圆了,还撺使元策买了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



       瞧着小孩才玩的,一个坠着斑斓羽毛的拨浪鼓,在手中一晃,便能听见悦耳的鸟雀啁啾之声。



       翎光说想要。



       元策面无表情:“这个没用。”



       “有用~”



       “什么用?”



       “我喜欢就是有用,你买给我好不好?”她凑上去用鸟喙亲一亲元策的脸颊,毛茸茸的脑袋蹭一蹭,被他不着痕迹地撩开。



       不成体统。



       元策手指挑出铜钱。



       翎光又看见了一种捉梦网,据说将之挂在家人或心上人的窗前,便有机会入对方的梦境。



       翎光问:“只能入心上人和家人的梦么?为何呀?”



       店家笑道:“这捉梦网只用了几根梦寐鸟的羽毛编织,并不高阶,只有对方对放置此网的人毫不设防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入梦。”



       “我想要这个。”翎光马上说。



       元策:“这个没用。”



       翎光眨巴眼睛:“我喜欢这个,可以给我买吗?”



       元策忍了忍,付钱。



       除此之外,还有羽族宝宝喜欢看的童书,花冠,羽衣……



       “这个也没用。”



       她:“我喜欢,你买给我吧,我可以每天玩,每次玩的时候,都会想起来,这是你买给我的。”



       无论翎光看上了什么,他只能默默地付钱。元策好像控制不了这种行为,明知无用,却还是照做。



       不必要和她争论此物有没有用处,是争不过她的——这是他百年来得来的经验之谈。



       而元策也不知晓,她究竟怎么养成的如此性格。



       分明,他也没有过于纵容她。



       入夜,元策带着翎光住进了一家灯火通明的树屋客栈。



       羽族人,饶是化形成了人的模样,还保留着上古时的习惯,居于半空树屋之上。



       翎光有一百岁了,虽年纪还小,可已不能算是幼鸟了。



       即便如此,元策也不放心。



       一百岁的小鸟怎么能离开他自己住,万一羽族小孩瞧她可爱,她就跟羽族飞走去玩了怎么办?



       “要一间树屋。”元策带她进门,另用法术隔绝两边,让小青鸾睡房中大床,他打坐冥想。



       翎光想过去,隔着一层水雾般的屏障哼唧。



       “啾~”



       “元策,放我过去吧~”



       一层法术屏障,隔绝两边,只模糊瞧见那头有个人影,但翎光看不见他的模样。



       她就这么叫唤了一会儿,元策不理她,翎光就垂头丧气地去玩今日刚买的玩具,叼着捉梦网将之挂在了木窗前,百无聊赖地啄着拨浪鼓的鼓面。



       旋即,元策站起身来,身体穿过屏障,将手指递给她。



       翎光用爪子顺势将手指抱住,给自己挠头。



       元策就像习惯了,也没说她。



       当然,翎光也可以自己用爪子挠的,可他的手指,总归是要舒服一些的!



       等她挠完,元策将手触碰她的鸟喙:“你自己吃吧。”



       翎光张口含着,露出两颗尖牙,轻轻刺破他的指腹,咬一口,血出来了。



       翎光舔了一口,绝不多舔,有些稚气的声音道:“元策,我看《六界全书》上说,只有魔族,还有夜族,那种……低劣种族才会喝神的血,我是青鸾,为何要喝你的……不,应该说,你为何喂我喝你的血?”



       “你幼时营养不良,天神族的血能让你茁壮成长,”手指的伤口愈合得很快,元策平静地说,“你与魔族,夜族,没有任何关系。”



       “哦。”



       他顿了顿说:“魔族与夜族,也并非什么低劣的种族。”



       翎光:“可书上……”



       “书是仙族编纂的,神魔立场不同罢了,没有对错。”这是灵宝天尊教他的,元策记在了心里,翎光是神魔混血,可她这般可爱心善,半分瞧不出那一半魔的血统。



       可见,这世间没有绝对的坏。



       翎光“哦”了一声,似懂非懂。



       “你还小,不懂也没关系,你只需知晓,生为魔也并不低劣,亦不是他们能选择的,只要心中持正,魔又如何?”



       元策的手指盖在小青鸾浅黄色的脑袋上,揉了一下,冷冰冰的脸庞在烛光下显得柔和了一分:“小翎光,去睡吧。”



       翎光听话地去睡,不过一定要挨着他,便依偎在了他身旁的蒲团上。



       她有时坐着睡,有时躺着,有时则趴着,千奇百怪的睡姿元策都曾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