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七十五章 苦难的行军(八)

作品:《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塞纳镇到了!”1701年8月22日,一艘吞吐着黑烟的蒸汽小火轮有气无力地停靠在一处石质河堤旁。水手面无表情地放下了踏板,朝十余位准备下船的旅客说道。

        塞纳镇目前处于葡萄牙人控制之中。本地大概有三百多名来自葡萄牙的白人居民,附近数十公里内还零零散散分布着不少庄园,人数不好统计,但数百人还是有的。当然这里也少不了东岸人的身影,塞纳镇最大的企业就是由东岸商人和葡萄牙人合股成立的塞纳糖业公司。这家公司在附近拥有大片甘蔗地,同时有一家以蒸汽机为动力的榨糖厂,雇佣了不少人(奴隶),生意还是非常不错的。

        葡萄牙人的莫桑比克殖民地就在旁边,这么多年了,在新华夏岛的发展过程中积累了足够资本的东岸商人们自然不会视而不见。葡萄牙是友好国家,这里离新华夏岛也很近,葡萄牙人也建立了一定的基础设施,那么到这边来投资,以充分利用当地的各种资源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这个资源其实包括劳动力,谁让你东岸政府不准使用奴隶呢?

        而除了制糖外,东岸人还大量投资了椰子、剑麻、腰果等农作物的种植与深加工,但规模都不如塞纳糖业公司那么大。紧随东岸人而来的还有意大利资本,他们大力投资木材、烟草等行业,并试种茶叶,投资额从二十万里拉到一百万里拉不等,大量雇佣当地的黑人劳动力,目前也已取得了不俗的成果。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贝拉港的英国人,他们自从买下这个港口后,就一直致力于建设,目前在城郊一带也有了大量农业种植园,每年输往本土和欧洲大量椰子、蔗糖和剑麻。

        葡萄牙王国政府在看到外国商人从莫桑比克赚走大量金钱后,甚是嫉妒,一度想要收紧外国资本的流入。不过在东岸政府通过外交途径表示了“关切”之后,里斯本方面很快就怂了。他们在东岸大使的口绽莲花之下,迅速改变了思维方式,认为利用这些外来资本修建的基础设施,葡萄牙王国的殖民者或商人也能获得更大的好处。因此,莫桑比克黑人的生活很快又加深了一层苦难,从被葡萄牙一家压迫变成了殖民主义的共同掠夺。

        东岸工商部曾经派出几位调研员来这边看过。他们在赞扬东岸投资者开拓进取的精神以及他们所取得的不俗成绩外,还严肃地指出,资本——无论是东岸资本还是外国资本——都有极强的使用奴隶劳动力的冲动,以尽可能降低成本,最大化利润。考虑到东岸本土是不允许私人使用黑奴的,他们建议关注去外国投资的商人,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学习英国人搞的那种限制贵金属流出的法案。

        调研员的建议当然不会被接受了。盖因东岸政府如今正在力推法币黄金兑换券的国际化,试图让更多的国家储备东岸法币。而要达到这个目的,东岸法币的自由兑换就成了必然。否则的话,凭什么让人相信你的纸币?凭什么让人家有安全感?毕竟人家手里拿着的其实是纸,不是实物黄金!所以,金圆券的自由兑换是最基础的前置条件呢。没有这一点,想要国际化自己的货币,那是真的很有难度的事情,除非你让人家觉得有些东西只有拿你的纸币才能买到,否则什么都不好使。

        葡属莫桑比克的第二大外资企业是一家内河航运公司,由来自新华夏岛的东岸商人建立,主营塞纳镇—跃进港的人员及货物运输,名下拥有本土淘汰的蒸汽小火轮6艘、无动力船只20多艘,同时分别在跃进港和塞纳镇设立了一个维修服务中心,购买了码头,做运输的决心非常大。

        而随着这几年马拉维王国从东岸本土贷得了大笔款项,像模像样地搞起了国内建设,这家名为“赞比西航运公司”的小企业就搭上了顺风车,通过给这个国家运输建材、粮食、日用品乃至机械设备赚了不少钱。

        从跃进港到马拉维王国,最方面同时也是成本最低的运输方式其实就是水运了。但水运只能管一段,无法覆盖全程。货物在塞纳镇对岸的龙口镇(属于马拉维王国)卸下后,就必须换其他的运输方式。可以是水运,逆大龙河(希雷河)而上,但只能是人力小船,且因为激流、险滩的大量存在,走一段就得停下来换马车,然后再走一段,再换。这样的话,其实还不如用马车或干脆骡马本身来驮运货物呢,省得来回折腾。

        从龙口镇到核心的火焰湖一带数百公里,且没什么好路,说实话这运输成本并不低。货物到了那里之后,这价格能贵到天上去。因此,现在马拉维王国高层也在认真思考,是否应该把经济重心转移到南方这一片来(反正现在三大城市中的两座都位于南方),优先在当地搞经济作物,未来出口创汇也更方便。至于北方嘛,就安心搞农业好了,给南方供应食品。虽说这样可能挣不了大钱,有些亏待当初一起跟过来的老兄弟们,但至少首都设在这里,多多少少能提振一些当地经济。

        话说马拉维王国现在真的是走上正轨了。虽然欠了东岸人一屁股债,但这个国家也弄来了一堆的项目,使得他们很快跨过了惨淡的原始积累阶段,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虽然王国的经济利益被东岸资本大量攫取,但靠他们本身其实也没办法快速开采那些资源,开发那些农田和林场。至少这些进入马拉维的东岸资本建立的企业一直在给他们交税,还创造了不少工作岗位,总体而言还是正面意义居多。

        最近几年,按照东岸顾问的建议,马拉维王国在吸纳了大量岛屿八旗后续人员(甚至包括不少从文莱等地发配过来的土著)的基础上,开始征服更多的土地。他们重点清扫的大龙河沿岸地区,打击当地的黑人,然后贩卖给奴隶商人——你还别说,里头不少东岸商人呢——换取各类生产、生活必需品。

        大龙河对马拉维王国而言非常重要。虽然这条河流的通航条件不好,不能作为交通运输动脉,但就农业条件而言,这条河流其实还是非常不错的。如今,在东岸农业专家的帮助下,马拉维人越来越多地在这条河的两岸定居、开垦,并慢慢形成了不少村落。对黑人的残酷剿杀有力保障了这些村落的安全,使得人口开始繁衍,经济开始发展。未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从火焰湖到龙口镇,这一片应该会是马拉维王国的核心区域。

        对了,马拉维王国目前的总人口已经突破八万了,大部分来自新华夏岛,少部分来自文莱或阿拉伯半岛。文莱人与他们虽然同属马来人种,但后者因为宗教信仰、文化习性的关系,遭到了岛屿八旗系统民众的极大歧视。即便是新华夏中央高原上的麦利那人的地位都要比他们高,让这些文莱人是欲哭无泪。

        没办法,谁让岛屿八旗是在信仰绿教之前就渡海离开了东南亚呢?人家在非洲生活了一千多年,和东南亚的马来“亲戚”们除了血统一样之外,其他早就不是一回事了。不,或许血统也有些差异!因为岛屿八旗的先祖们在征服新华夏岛土著瓦津巴人的过程中,很可能也混入了这个族群的血液,因此岛屿八旗和文莱人真的差异很多,从文化到血统,因此凭什么对你们高看一眼?先给我把那个宗教信仰改了再说!伟大、威严、仁慈的天尊才是所有人灵魂的最终归宿!

        根据不甚完全的统计,被东岸人送到马拉维的文莱人大概有一万余人,其中不存在什么苏丹王室或部落酋长,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农民或市民。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原因,文莱人得到了独立建城的权利,他们在后世姆兰杰一带,用自己的双手辛苦开建渤泥城(这名字还是东岸顾问帮取的呢)。而在他们西南方的后世班古拉一带,从巴林岛移居过来的数千阿拉伯人也已经建好了一座小城,名为新麦城。至于岛屿八旗在这五年内新建的城镇,也有!除了南边的龙口镇外,还有终于被他们攻占并成功殖民的高原区域,即后世布兰岱尔高原一带,并在此建立了一座规模还相当不小的城市——永康城。

        未来的话,保不齐东岸人还会再塞一些印第安人过来,并也给他们划一片区域定居建城。虽然不会损害岛屿八旗的主体民族地位,但整个国家内有几个少数民族自治省区,却是跑不掉的。这倒不是说东岸人从一开始就对马拉维王国包藏什么祸心,实在是政治本能,下几手闲子而已。未来你马拉维若是听话还好,不听话的话,就等着国内的民族自治区三天两头闹矛盾吧,有得你头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