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四五上 闻听噩讯心乱如麻

作品:《 逐尘录

        “呵,自己个儿都这个样儿了,还想着追呢!”

        童陆有气无力这般说来,小乙笑笑,轻声回他,

        “人家责任心强嘛!”

        那人说完一句,大咳不止,小乙童陆退到外围,也是看不着这里边情形。不过,听他们说话动作,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小乙看着童陆,笑道,

        “把车马丢了,咱们可又要费上不少脚力了!”

        童陆问道,

        “不如回去再跟老黄要上一辆?!”

        小乙笑笑,回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那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只可惜啊,没能把那家伙擒下!”

        二人一齐转身,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走了开去。可没行几步,却又是被人叫住。只听得有人大声说话,

        “两位兄弟,请慢走!”

        二人放慢脚步,本不想再与他们打交道,可这又不是个事儿,所以还是停了下来,小乙回头问话,

        “这里已经没有我们的事儿了,我们还有路要赶,就先走一步了!”

        那人急急跑了过来,正面面对二人,说来,

        “我认得二位,在崖州城,与黄大人一起!”

        小乙笑道,

        “嗯,是的,这位大哥,你还有什么指教?!”

        那人看上去也就是个寻常百姓,可小乙明白,他也许就是黄大人的心腹探子,平日乔装打扮,稀松平常。

        那人回道,

        “今日若非有你们在场,我大哥性命不保,我在这里,代他向你二人磕头谢过!”

        那人一下跪倒在地,把头磕到了地上!小乙赶忙将他扶了起来,回道,

        “这位大哥,你也太过客气了,这都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的!”

        那人回道,

        “我知你们不图名利,但这对我们来说,便是天下的事情了!”

        小乙疑惑问他,

        “那家伙有这么重要?!”

        那人回道,

        “是,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小乙心道,难不成那家伙是这些探子头目,这些人都听他指挥安排,若是这样,还真是不可小看于他!他当然也不好多问,问了,对方也不一定会回答,所以干脆不要问得好!

        小乙道,

        “这位大哥,除此之外,不知还有没有其他事?”

        那人回道,

        “我们,我们想请你帮个忙!”

        小乙指着自己,问道,

        “我?我还能帮什么忙?!”

        那人认真回道,

        “刚才大与我说了,对方的武功实在太高,我们之中,没有一人能是他的对手,所以若是英雄能够与我们一道去追杀那人,那便……”

        童陆打断他话,道,

        “我们可是差点儿把命也给搭上,现在又要去冒这大险,我,我们可不干!”

        那人眼中尽是请求之意,回道,

        “我们发现了对方撤退的航线,此时已经集结完毕,正待前往围剿,只是那人的实力太强,很可能会多出许多变数,若是有英雄在,那我们一路也会安全许多。大哥说了,英雄与那人相当,我们也只需你将那人缠住,其余之事,就交于我们来处理!英雄,你看可好?!”

        小乙思索片刻,回道,

        “莫要再称呼英雄,听着实在难受,叫我小乙便好。至于出海追击,这个,这……”

        童陆忙道,

        “可有什么好处没有?!我们这番劳苦,若是没些辛苦钱,谁愿去做谁去做!”

        那人点点头,道,

        “少侠放心,事成之后,绝对不会亏待你们!”

        童陆坏笑道,

        “其实钱不钱的嘛,倒也没甚所谓,就是,就是,你,你懂得吧?!“

        那人笑着回他,

        “我懂得,我懂得!那么,二位这就算是同意了?!“

        童陆砸吧着嘴,又道,

        “可是,可是小乙哥本是要去见妻儿的,若是与你们一同去了,那他们又该怎么办呢?!“

        那人认真回应,

        “这个自然包在我们身上,定然不会叫他们受到一点儿伤害!他们此时又在何处,我派人寻了来,安排到崖州城中,你们看这般可好?!“

        这人应该是可以相信的,即便他们有什么图谋,那辜炎和蒜头等人也都不是吃素的,于是他把月儿所在的位置告知于那人知晓,那人听了,却是脸色凝重起来,小乙好生不解,问他道,

        “我说大哥,你这又是怎么了,是有难度还是怎样?!“

        那人欲言又止,狠了狠心,方才道来,

        “你们说的那船儿,可是接大小姐过来的那艘?!“

        小乙点头,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他急忙问道,

        “是,是,你这是知晓那船的情况?!“

        那人回道,

        “我们小队正是得到了情报,往那方探查过去,可是未见得有船。多方打听之下,才晓得前两日有场大战,而攻船的人马,正是这些恶匪的同伴。“

        小乙童陆听了,震惊无比,小乙一把抓住那人手腕,急切问来,

        “后来怎样了,后来怎样了?!“

        那人咽了口唾沫,道,

        “我并未亲眼见着,不过听人说起,这些恶匪好像损失惨重,但那船上人似乎也有不少人受了伤,至于伤势如何,那就不行而知了!后来,后来,“

        童陆也来抓住了他,问道,

        “后来,后来又怎样了?!快些讲啊,快些讲啊!“

        那人示意二人稍安,然后回道,

        “那船上着了大火,然后他们把船儿开走,直往东方去了,后来到了何处,就真是无人知晓了!不过,我们也已派人去寻了,若是没入深海,也许这几日便能有准确消息回来!“

        小乙一颗心狂跳起来,他害怕极了,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些人会去找他们的麻烦,难道只是因为这是接送瑶儿的大船?!他们既然已经抓住了瑶儿,又来难为这些对他们没有威胁之人,岂不多此一举!

        小乙又问,

        “往东,往东又会到达何处?!“

        那人回道,

        “正是茫茫大海,一入深海,无边无际,万般难寻!“

        小乙心中揪紧,痛得厉害,童陆也是忍不住浪下泪来,他哭丧着脸,道,

        “小乙哥,咱们,咱们现在如何是好?!“

        童陆心乱如麻,脑中一片空白。小乙也没好到哪里去,好长时间都缓合不过来。那人本可以随便应了,待得胜归来之后,再把这实情告知于二人知晓,可他并未这般做,也算得上一个有义之人!

        那人轻叹一声,道,

        “我也没想到,你们要寻的便是那船,此时再请你与我们同去,就太不合乎情理了!这样,我们让出一条船,再与你们配上一小队弟兄,你们一同出海,去寻他们!我曾听说,若是心意相通之人,即便离了千山万水,也能彼此相遇!“

        小乙好生感激,可刚才已然答应了对方,真是对不住他们了。小乙道,

        “这位大哥,若是我们走了,你们遇上那家伙,又怎么办才好?!“

        那人笑了笑,回他,

        “这你不用担心,我们多派几个好手应付,应该不成问题,只是可能会多些损伤而已!“

        小乙沉默下来,紧盯着童陆,童陆长舒一口气,道,

        “小乙哥,即便你留下来,心也早就飞去寻他们了,这也不是他们想看到了啊!“

        那人认真点头,道,

        “没错,就按我刚才说的来!你俩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安排!“

        小乙二人哪里能够待得住,于是还是跟着过去,刚走两步,小乙晃眼见着那海边礁石后方有头露了出来,他定睛一看,那头又是缩了回去。

        小乙拉住那人,问道,

        “那边可有你们的人?!“

        那人看了看,轻轻摇头,他也是聪明人,立时明白了过来。他招几个,安排了下去,又叫另外几人去准备船只。这船儿还未准备好,那几位便押着三人回来了!来到跟前,每人屁股上挨了几下,也都乖乖奔跪了下来。

        几人叫嚷的话语,倒是让小乙好不尴尬,

        “海神大人饶命,海神大人饶命!“

        小乙很不习惯被人这么叫,连忙回道,

        “你们别要求我,我也不是你们的海神大人!你们作恶多端,是要有该有的报应 !“

        对方一个劲儿的磕头,一把鼻涕一把泪,

        “海神大人,我们也是被逼无奈才做了这许多错事,你大人有大量,还请饶恕了我们!“

        小乙道,

        “我都说了,我不是什么海神大人!“

        小乙身边这位开了口,道,

        “小乙兄弟,我来问问!“

        小乙点头,让他来讲,他语气倒很自然亲切,哪像是在审问犯人!

        “你三人为何会躲在那边?“

        一人回道,

        “我们,我们是去寻那,那宝物,没能寻到,回来之时,却是撞见两方打斗。我们三人就只是渔民,哪懂得拳脚功夫,所以也是不敢来相助!本想着等你们走了,再出来想办法回去,可又是被海神大人发现。“

        那人又问,

        “你说你们是被逼无奈,这又从何说起?!“

        对方回道,

        “我们一家老小都被人抓了去,若是我们不从,那便要杀了他们,我们只是普通百姓,哪里反抗得了,所以,所以这才,这才!“

        那人点头,又问,

        “我看你们也是并非是那心腹,为何会被派去寻什么宝物,这可就有些奇怪了!再有,那宝物又是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