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六百六十章 被叫醒事故

作品:《 穿越之郡主玩转古代

        用完晚饭大军便休息,如今夏季不用搭帐篷避寒,几十万人就地而眠,抬头便能看到弯月与满天星辰。

        静谧的黑夜微风习习,诺大的旷野上呼噜声此起彼伏,除了几支巡逻队打着瞌睡巡视,还有一抹来回在营地与周围小树林来回奔跑的身影,其他人全部入睡。

        身影在小树林回到露天营地后,躺在了陌灵身边。

        行军打仗男女没有避讳可言,只要找到一处舒服地便铺着布睡。

        更何况一年多来的并肩作战,众人都以习惯近距离的睡,比如女弟子身侧躺着楚郎,孟清毓身边躺着魅影石风,大家都是伙伴没讲究这么多。

        可在褚子津这里就不行了,作为新晋老哥一直防着男的接触自家妹子,只要对妹子有一丢丢的非分之想的男的靠近她,就算睡得再熟也会条件反射的起来,而后隔绝那男的接触。

        就如现在某人听到那细微的动静,紧闭的眼立马睁开,起身拿着布默默的来到了柳倾尘跟前,而后把布铺挤在他跟陌灵那一点点的缝隙中。

        “往那边去去,我睡那边不舒服来这里睡。”

        柳倾尘:“……”心里十万个草泥马奔腾而过。

        也不知道这人啥毛病,白天他跟死女人说话,这人老是打断也就算了,晚上就想躺在她身边看着她睡,这人还老是过来横叉一脚。

        他肚子不舒服跑了小树林几次,每每回来躺死女人身边他都过来,来来回回挪了四五次的地方,现在又过来!真是忍无可忍!

        “你什么意思?”

        褚子津轻飘飘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道:“这处地睡的不舒服,因此要找舒服的地方睡,咋,你有何意见?”

        柳倾尘怒道:“那你为何老是来我看上的地方睡!别处也有地方好么!”

        褚子津又轻飘飘的道:“这地是你家的地?这方土地你的地盘?”

        说着默默的推着柳倾尘的腿,“去,往那边去去。”

        柳倾尘真是既蒙逼又想炸,“你这人到底什么毛病!”

        刚说完肚子一阵叽里咕噜,捂着肚子起身再次飞奔至小树林。

        褚子津刚躺下,陌灵半嗑着眼转头,睡眼惺忪道:“吵什么?”

        “没什么,继续睡继续睡明天还要赶路。”

        “嗯……”被吵醒刚入睡没多久,耳边又开始了吵闹。

        “嘿,刚才那个地方你不是要么,现在我到这边睡你又要抢,你是土匪还是恶霸!你给老子滚到别处睡去!”

        “这地你家的?”

        陌灵:“……”

        再次被吵醒完全没了睡意,坐起身无语的望着俩人,“你俩大半夜不睡觉吵什么,如果睡不着跑两圈去。”

        柳倾尘伸着小手告状,“他有病!我睡哪里他就来抢哪里!”

        褚子津心安理得的在抢到的地盘躺下,头枕着胳膊,悠悠道:“这里睡的安生。”

        陌灵揉着眉心越发无语,“你俩真是够了,为了这点事也能吵起来。”

        柳倾尘刚想说话,肚子又开始了闹腾。

        望着飞奔的他,陌灵无语道:“他这又是在闹哪一处?”

        “闹肚子已经跑好几次了。”

        “……好几次?你又是如何得知?”

        “他把我吵醒了,所以我很不爽,因此他要睡那里我就抢,让他吵醒我。”

        “……你是孩子么?还有他都跑了好几次了,闹肚子这么严重,为何不找小雯或玄苍看看?”

        “估计是不想让女孩子看扁他,至于玄苍,今个一整天都跟他家师兄在一起,那叫个“恩恩爱爱难舍难分”,有何时间去找他?”

        陌灵无语捂脸,真是搞不懂男生莫名其妙的尊严在意点,还有她真是有病,大半夜不睡觉在这里聊这种话题。

        起身寻到玄苍睡的地方,瞅了眼他身边紧挨着的白骨,拍醒玄苍,“你有没有什么缓解闹肚子的药?”

        玄苍迷迷糊糊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包治百病……”说完睡了过去。

        待柳倾尘回来陌灵把瓷瓶给了他,他喝下后肚子是不闹腾了,不过嘴唇开始发紫,紧接着眼一黑倒了下去开始口吐白沫。

        不用想也知道玄苍拿错了包治百病的药,拿了毒给陌灵……

        陌灵错愕了两秒,忙大步寻玄苍。

        玄苍一下子清醒,忙起身去找中毒者,“娘诶,拿错了拿错了,拿了蚀骨散给妖孽。”

        连带着师兄被吵醒,起床气上身不爽的跟着师弟,心里寻思着要不要在赏点毒给扰他美梦的人吃。

        露天营地人睡的密集,他们心里急走的快没看脚边,不小心碰到了许多人,沿途上的孟清毓、魅影石风、南宫倾凰、阿金、楚郎接二连三的被踢醒。

        一脸懵的坐起身,看着急急忙忙的几人,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忙迷迷糊糊的跟上。

        可等到了事发地,了解到了前因后果后,草泥马不停的在心里奔腾而过。

        楚郎炸毛道:“褚子津你丫有病啊!跟妖孽抢什么位置!”

        褚子津:“??这怪我咯?这位兄台是不是怪错人了?”

        “不是你还有谁!大半夜扰人清梦很无耻啊懂不懂!”陌灵楚二哈是不敢骂的,只好把怒火发泄到了褚子津身上。

        躺枪的某人黑着脸起身回骂,“你丫才有病吧,他闹肚子怪我咯,玄苍拿错药也怪我咯?你丫脑子里全是水吧!制杖!”

        “不怪你还怪谁,就怪你!”

        呼呼大睡的三小只被俩人的大吼吵醒,不爽的加入骂战。

        “嘎嘎!”一群愚蠢的凡人渣渣,大晚上不睡觉作死啊!

        “喵呜!”人类都有大半夜吵架的毛病?这是病啊病入膏肓啊!!赶紧去治!

        “嘶嘶…”有病…

        南宫倾凰他们满脸无语的望着两人三只,他们有病吧,这都能骂起来。

        还有军师咋感觉这段时间变了不少,初见是多么的温文尔雅浑身都散发着书生气,而现在……犹如泼妇般在跟楚郎对骂,变得一言难尽。

        不过也是,谁遇到楚郎不会变得物是人非,真是近朱者赤近楚郎者会变泼妇,不,泼男……

        鸭鸭跟九儿高亢的鸟叫与猫叫,在这黑夜无比的清晰、刺耳,吵醒了陌灵他们周围的女战士,下意识的拿着武器起身,以为发生了什么敌袭。

        紧接着周围女战士的周围的人,纷纷被身边的人吵醒,而后犹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从陌灵周围开始延伸,女战士一片一片的醒。

        因为起初军师与柳妖孽的小插曲吵醒了陌灵,再吵醒了玄苍,而后吵醒了南宫倾凰他们,再吵醒了让几十万大军被吵醒的几小只……

        引发了一场大型被叫醒事故。

        静谧的黑夜霎时如同菜市场一般嘈杂,女战士一脸懵的问着旁人发生了什么,对于这场事故哪怕陌灵周围的人也是懵,更别说远处的女战士。

        南宫倾凰扶了扶额,这几个真是能闹,让人去通知啥事都没事继续睡觉。

        女战士一脸懵的起来又一脸懵的躺下,可凌晨几点被吵醒完全没了睡意,纷纷三五成堆的聊天。

        中毒者以被解毒,正恼怒的瞪着一众始作俑者,比如无语脸的陌灵,比如赔笑的玄苍,又比如还在与楚郎骂战三百回合的褚子津。

        南宫倾凰连续扶额,“别闹了都睡吧,天亮还要赶路。”

        可经历凌晨几点被叫醒谁还有一点睡意,女皇大人干脆大手一挥下令继续赶路。

        满天星辰下马蹄声震耳,几十万人举着火把进军,从高空往下看从前头至尾,大军犹如一条会移动的火龙般。

        陌灵跟南宫倾凰并肩同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身侧楚郎跟褚子津还在骂战中,阿金逗着紫紫玩,白骨跟自家师弟共骑一匹马,他坐在后面靠在玄苍脖颈上补眠。

        对于共骑这事玄苍起初是拒绝的,不说这动作太亲密他还没跟变态亲昵到这种地步,光说两个大男人骑一匹马就太过变态。

        这种事应该跟漂亮姑娘做,谁要跟一个时时刻刻都在惦记他的变态做。

        可在师兄下了几次毒又解了几次毒后,师弟不在抗议了。

        温热的气息时不时的喷洒在耳边,玄苍黑着脸掰着白骨的头,妈的死变态,他要补觉这么多人在呢干啥非要要靠在他身上!

        感觉到有人在动他,白骨眉头轻轻皱了皱,头又靠了上去手直接搂着那人的腰,找着最舒服的姿势睡。

        玄苍脸黑成锅底,很想直接把他拍到地上,可他承受不住把变态吵醒后的严重后果,只能忍着心里那股莫名的异样,与满心的抗拒当着人形靠枕。

        这边师兄弟在别样的“撒着狗粮”,旁边还有一对是真正的在撒狗粮,就不指名道姓了。

        孟清毓骑在陌灵后面跟几个女弟子聊着电视剧。

        小雯:“都敏×好帅啊!将来我要找个跟他一样帅的男神!可惜手机没电了看不到我男神了。”

        孟清毓会趁休息空挡刷着电视剧,那些女弟子觉好看又新奇,也加入了刷剧行列,南宫倾凰下的16年以前大热的电视剧几乎都被她们刷光了,正在二刷三刷中。

        还从电视剧里学到了不少现代话,跟现代一些常识,

        曼伊揶揄道:“我看谢老三就不错,长的不错又逗比跟他在一起保证不会无聊。”

        曼云:“哈哈哈,我赞同这桩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