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0章 替丈夫讨回公道

作品:《 林初瓷战夜擎

       林初瓷临走前,撂下狠话,“王妃,我已经信守承诺,假如你们食言的话,那可别怪我纠缠不休。”



       似乎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料,林初瓷说完这番话后,头也不回的走出宫殿。



       凯森质问母亲,“战爷他怎么了?你们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



       安娜王妃没有说话,凯森有些着急,只能追出宫殿。



       “唉,儿子……”



       安娜王妃心疼自己的儿子,想要他呆在宫里好好休息的,结果他又跑了出去。



       在去医院的途中,林初瓷询问罗杰,“罗杰先生,请你实话告诉我,我丈夫他到底怎么了?什么情况?”



       罗杰紧皱眉头说道,“不好意思林女士,我答应你要关照你先生,可是昨天还是晚了一步,他们对战先生严刑逼供,战先生身体受损,我只能把他送往医院救治,目前他还在重症室内。”



       听了这番话,林初瓷揪紧衣服,恨得牙齿痒痒,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她就知道战夜擎难保不会受皮肉之苦,现在听说男人受了重伤,她的心里好痛。



       御泽西表示愤怒,“你们王室是不是太不守信用了?约定的时间没到,为什么对他用刑?”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沐灵芸也很生气,“就是,你们也太过分了。”



       “对不起……”罗杰只能替王室表达歉意。



       “我知道这件事不是你所为,你告诉我,是谁对他动了私刑?是安娜王妃还是威尔士亲王?”林初瓷含泪质问。



       罗杰有些为难,不过他最终还是如实告知,“那天是大王子和二王子对战先生提审,但动刑的是二王子殿下……”



       “我知道了。”



       林初瓷没有再说其他,但这笔账她记在了心里,谁让她丈夫受伤,她也不会让谁好过。



       众人赶来医院,在医院的重症室内见到了昏迷不醒的战夜擎。



       看到丈夫躺在病床上的第一眼,林初瓷忍不住泪崩,她趴在玻璃窗上,心痛的无法言喻。



       都怪她来的太迟了,但凡早一些时间,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战爷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沐灵芸隔着玻璃窗看着里面的人,很想亲自进去诊断一下。



       御泽西看后没有说话,眉宇间凝着一股化不开的愠怒。



       战夜擎好好的一个人,现在竟然被他们折磨成这个地步,叫谁看了谁不气愤?



       “初瓷姐,别太难过,只要战爷还活着,总有康复的时候。”沐灵芸现在只能安慰林初瓷。



       林初瓷点点头,擦掉脸上的泪水,询问罗杰,“罗杰先生,我想进去看看他,可以和院方沟通一下,让我进去吗?”



       “好的,您稍等,我去帮您问问。”



       罗杰走开后没多久,凯森追来医院,找到林初瓷他们。



       “初瓷……”



       停在几人的面前,看见林初瓷眼睛通红,越过她,他看见病房里沉睡的战夜擎,询问道,“战先生他怎么样了?”



       “我打算进去看看。”



       林初瓷强忍着愤怒和悲痛的心情说道。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让战先生遭遇了无妄之灾。”凯森万分抱歉的说。



       “你不要自责,应该自责的是动用私信的人。”



       林初瓷神情悲愤,语气冷厉,心里已经有了坚定的想法,这件事她不会轻易罢休。



       很快,罗杰带着护士过来,表示他们可以安排林初瓷进去探望。



       “可以让护士先带你去杀菌消毒,换上无菌服再去。”罗杰说道。



       林初瓷点点头,跟着护士走了,完全做好清理消毒等工作后,换上防护服的她,被安排进了重症室。



       重症室内,林初瓷近距离看见昏迷的男人,看着他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她的眼泪怎么也控制不住,再次的落了下来。



       “战夜擎……战夜擎……”



       林初瓷来到床边,握住男人的大手,泪珠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滴在男人的手背上。



       “老公,我来了,我来晚了,你受苦了……”



       林初瓷心口难受极了,她强忍着心中的悲痛,掀开被子查看男人的伤势。



       揭开男人身上的病患服,入目的是一道道血红的鞭痕,触目惊心。



       林初瓷的心脏狠狠的揪痛了,痛的快要不能呼吸。



       这些仅仅是皮外伤,而真正导致他昏迷不醒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她看不见的内伤。



       看过伤痕之后,林初瓷再也无法忍受,趴在男人的身边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她现在好后悔,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战夜擎又怎么会受这些苦?



       假如当时被带走的人是林初瓷,对方会不会看她是个女人的份上,不会对她滥用私刑?



       林初瓷在重症室内痛哭,沐灵芸御泽西还有凯森等人站在外面看了,心里都很不好受。



       大家都知道他们夫妻情深,现在看见丈夫身受重伤,林初瓷怎么能不难受?



       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只能为战夜擎祈祷,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伤心好久,林初瓷才抬起泪眸,伸出手来,轻抚男人的脸颊。



       “老公,你放心,你替我遭遇的不公待遇,我都会为你讨回来的。”



       和战夜擎又说了一些话,林初瓷才从重症室里退出来。



       众人再见到林初瓷时,她的眼睛通红,睫毛湿润,但是眼神里却多了一抹果决与冷意。



       “初瓷姐……战爷他怎么样?”



       沐灵芸挽住她的手臂问道。



       “我只能看到他的外伤,好多鞭伤,但真正严重的是内伤。”



       林初瓷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沐灵芸自己是医者,她比谁都懂,外伤好医,难治的是内伤。



       御泽西皱眉道,“刚才听罗杰先生说,二王子殿下不但鞭打了战夜擎,还对他进行了高频电流冲击,应该是这个损伤了他的内脏器官。”



       其实除此之外,战夜擎早就被瑛方进行长时间的刑讯逼供,是个人也吃不消的。



       林初瓷沉默不语,眼神里的冷意骇人,凯森无比的自责,“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唉……”



       御泽西没接话,只是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用过度自责。



       好巧不巧,这时,大王子和二王子也赶了过来。



       是安娜王妃不放心凯森,叮嘱他们兄弟二人跟来看看的。



       御泽西他们看见两位王子殿下到来,都不约而同的往旁边让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