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91章 她要为丈夫抗争到底

作品:《 林初瓷战夜擎

       大王子走过来,简单的询问一下,“怎么样了?战先生他情况如何?”



       二王子普鲁斯来到近前,瞥了一眼林初瓷这里,没有开口说话。



       凯森打抱不平道,“战爷他伤的很严重,二哥你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滥用私刑呢?”



       普鲁斯轻哼一声,唇角勾起一抹讥诮,“对待犯人不用刑用什么?”



       这话着实有些伤人,她的丈夫是犯人吗?



       林初瓷抬起冷眸质问,“你们所谓的章法就是如此恣意妄为?我已经和安娜王妃约定好,我帮她找儿子,而我丈夫在她手里仅仅是人质,并非是犯人,你们怎么能对他动用私刑?”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我也只是按规矩办事,谁让他有嫌疑呢!”



       从始至终,把战夜擎害这么惨,普鲁斯一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反而还振振有词。



       “有嫌疑就一定要受刑?难道我爱人的命在二殿下的眼里就如此轻贱?”



       林初瓷上纲上线,气氛顿时有些僵冷。



       罗杰看着这样的场面,想要小声提醒林初瓷,别冲撞了二殿下,但是林初瓷根本就不在意其他,她非要讲出个道理来。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又没怎么样,他死不了的。”普鲁斯神色有些不耐道。



       林初瓷听了这种话,心中更是气愤,她盯着普鲁斯,紧握的拳头松开后,直接扬手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啪!”



       清脆的耳光,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普鲁斯从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打他,他出生王室,身份尊贵,长这么大都没人敢动他一根汗毛,现在竟然有人敢打他?



       大家也都没有想到,林初瓷如此的刚,敢掌掴王子。



       “你竟然打我?”



       普鲁斯揉了揉发疼的脸颊,英俊的面容都变得有些狰狞,一股怒意在他胸腔里乱窜。



       凯森没说什么,他觉得他二哥欠揍的很,挨打也不亏。



       “打你怎么了?又没怎么样,你又死不了的。”



       林初瓷用他刚才的话,回怼他,堵得普鲁斯哑口无言,气得用手指头指着林初瓷,“你——”



       “你想干什么?”



       林初瓷不客气的打开他的手,“我告诉你!但凡我爱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他活着,我可以饶你一命,他要是死了,我要你给他陪葬!”



       如果不是气到心里,林初瓷也不会如此愤慨,连理智都不要了。



       御泽西和沐灵芸他们都看着,没有阻止林初瓷,眼下看来,也只有林初瓷有这个魄力,敢于瑛国王室的王子对垒。



       “你是不是找死……”



       普鲁斯被气得不轻,他扬起手想要打林初瓷,御泽西想要阻拦,但林初瓷脸颊一仰,冷狠道,“想打我,你打!来呀,朝这里打!”



       她把自己的脸伸过去,但是普鲁斯却被她的气势震撼到,愣是没下得了手。



       大王子实在看不下去,提醒自己的二弟,“普鲁斯,你现在就向林女士道歉,快点。”



       凯森理解林初瓷的心情,催促他二哥,“二哥,你快点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普鲁斯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拒绝道歉。



       他还从来没向任何人道过谦,何况是一个平民?



       大王子没办法,只能亲自赔礼道歉,“对不起林女士,这件事我和我弟弟处理不善,给你们造成麻烦,我代他向你赔不是,请原谅。”



       “你要我怎么原谅?我爱人伤成那样,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抵消的?我现在捅你一刀,说句对不起,可不可以?”



       林初瓷据理力争,连大王子的面都没给。



       “事情已经这样了,林女士还想怎样呢?”大王子询问。



       “我还能怎样?听说审讯的时候,大王子也在场的,可是你明知道你弟弟枉顾法纪,滥用私刑,你这个当哥哥的有劝说和阻止吗?”



       大王子垂了垂头,没说话。



       “你没有!你的漠视和默许,等于是助纣为虐。我丈夫落到这个地步,都是你们兄弟二人害的。”



       别怪林初瓷硬刚,她不能让自己的丈夫白白受那么多的罪。



       她转过头来看向凯森,“凯森,我要见威尔士亲王和安娜王妃,请你现在就带我去。”



       凯森理解林初瓷的心情,点点头,带着她离开医院,前往王宫。



       御泽西和沐灵芸都有些不放心,他安排修翼他们手下留在医院,他们二人也跟着一道过去。



       就这样,林初瓷他们和三位王子,以及王室的一行人,全部返回瑛国王室。



       普鲁斯王子一路上阴沉着眉眼,一路上多次偷瞟林初瓷,对这个女人是又怒又好奇。



       怒的是,她是第一个敢打他的女人,好奇的是,这个女人难道就不怕得罪他们王室吗?



       众人回到王宫,在殿上见到威尔士亲王和安娜王妃,安娜王妃见他们都回来,想询问一下情况。



       但不等开口,普鲁斯先一步找她告状,“母亲,那个姓林的女人胆大包天,她在医院动手打我。”



       “哦?林初瓷打了你?”安娜王妃看向儿子的脸颊。



       “太不像话了吧!”



       威尔士亲王怒拍一下座椅扶手,对林初瓷这种行为表示不满。



       安娜王妃又看向林初瓷,质问道,“林初瓷,是你动手打了我儿子?”



       “没错,是我打了二殿下,亲王和王妃是不是心疼了?”林初瓷反问。



       凯森急忙解释,“父亲,母亲,我们都去医院看了,战爷他伤得比较严重,林初瓷她心疼爱人,动手打了我二哥,这情有可原,毕竟是他当时对战爷动了刑。”



       大殿下站在一旁没有多嘴,普鲁斯不满道,“就算本殿下对他动刑又怎样?他有嫌疑,我只是公事公办,那个野女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打人,她一介平民,打我是犯法的。”



       安娜王妃心疼儿子不假,但是现在她知道自己方面有过失,便息事宁人的态度说道,“我看算了,这件事就不要再追究下去,凯森已经回来,你也可以接走你的丈夫。至于他受了伤,我们王室会承担一切医疗费用。”



       林初瓷听了冷笑一声,“王妃,你儿子被人绑架,并非是我操控计划,而我不辞辛苦,冒死救了他,还把他送回你的国家,然后你们就是这样回报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