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五十四、您好,我是令郎养的兔子

作品:《 你的距离

       ☆五十四、(3650字)



       完了。



       目标人物没回来,目标人物的高堂来了。



       庭霜脑子里霎时一片空白。



       客厅里的脚步声和讲话声越来越近了。



       如果这一身兔装被柏昌意的父母看见……



       “您二位好,我是令郎养的兔子。”



       操。



       都这个关头了,庭霜你他妈在想什么?!



       越紧张的时候脑子怎么就越不受控制?



       快想想怎么办!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出去换衣服?



       不行,从餐厅一出去就是客厅,直接就跟人撞上了。



       找个柜子躲起来?



       也不行,餐厅里的柜子都分了隔断,根本没有可以容纳一个人的地方。



       翻窗出去?



       外面他妈就是院子,万一有人路过呢?



       为今之计——



       脑子里转了好几转,其实也就那么短短几秒,庭霜飞速地、悄无声息地把餐厅的门关上,反锁了。



       他背靠着餐厅门坐在地上,心跳加速,冷汗直下,过了几秒才想到拿手机给柏昌意发消息求救:柏昌意你快点回来,你爸妈来了。



       他发完,又意识到柏昌意肯定想不到现在的情况有多危急,于是也不顾丢脸不丢脸了,赶紧补了一条: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所以穿着你上次想让我穿的那个,就,吊带袜兔子,现在躲在餐厅里。你快回来!要是被你爸妈看见,小爷这辈子肯定就不举了!那你余生都没有性生活了!



       这条消息刚发过去,柏昌意就回了:等我一分钟。别怕。



       “昌意不在家吗?还是在吃早餐?我去餐厅看看。”



       庭霜感觉那声音就在门外很近的地方。他的心跳更快了,手上全是汗……



       “咔。”



       门把手转动了一下。



       虽然明知门从外面打不开,庭霜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那声机械声瑟缩了一下。



       “嗯?门怎么打不开?”



       “屏屏,昌意现在人不在,我们——”



       “爸,妈。”柏昌意的声音远远响起。



       安全了。



       庭霜的心突然变得安定,就像盛夏滚烫喧嚣了一天的大地在月色与晚风中渐渐变得清凉寂静。



       “昌意回来了。”



       脚步声响起,隔着一扇门的声音又远去了。



       庭霜捂着嘴,等几乎听不见门外的声音了,才敢稍微大声一点地呼吸。



       柏昌意是跑步回来的,额发上还带着薄汗。



       “这个小甜心是谁?”苏屏蹲下来,抱起筋疲力尽但仍然很兴奋的Vico,对柏昌意说,“昌意,你把我们的小甜心都给累坏了。”



       这怪不得柏昌意,再不快点回来他担心他们四个人这辈子都将留下抹不去心理阴影。



       “爸,妈,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柏昌意把路上给庭霜买的咖啡蛋糕放到一边,“家里不止我一个人。”



       “你有Partner了?”苏屏眼睛一亮。



       “嗯。”柏昌意斟酌了一下,觉得这个时候直接表达他的想法比较好,“你们这样直接进来可能会吓到他,我不想看到这样的事发生。”



       柏仲衍也明白过来,意识到他们的到来带来的不便:“需要我们出去等吗?”



       “不用。”柏昌意说,“在客厅就行。”出去的话,在院子里更容易通过窗户看到餐厅里的情况。



       说完,他去拿了一件衬衣和一条牛仔裤,走到餐厅门口,轻声喊:“Ting?”



       许久,餐厅门才缓缓开了一条缝。



       柏昌意推门进去,把门从身后关上。



       庭霜扑到柏昌意身上。因为刚才着急解开之前戴上去的东西,他的嘴角被划出了伤痕,此时头上的兔耳向下垂着,极为可怜,看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柏昌意抱着庭霜,瞥见他身后的一桌早餐,视线往下,桌角边的地上落了一张生日贺卡。



       “……你浑蛋!”庭霜怕柏昌意的父母听见,只敢很小声地骂,“你居然把我一个人留在这么不安全的地方!你答应过我这里不会有其他人来的!”



       之前,他们对于正式同居后如何处理彼此的社交问题,讨论出来的结果是:在庭霜毕业以前,两人都不能把其他人带到家里来,所有社交活动一律在外面进行。



       尤其是柏昌意,他不得不委婉地通知所有曾经到过他家的朋友,他目前处在一段特殊的关系里,现在谁也不能去他家,此话一出,引得朋友们纷纷猜测到底是柏大教授金屋藏娇,还是有人(竟然如此剽悍地)把柏大教授给金屋藏娇了。



       由于柏昌意和庭霜都小心地保护着这段关系,所以他们同居以后还没有出过任何这方面的问题,直到今天。



       今天的事纯属意外。



       柏昌意的父母常年生活在柏林,他们平时从不过来,通常都是每隔两个月柏昌意去看他们一次。



       柏昌意把家门的密码告诉父母、添加父母指纹信息,只是有备无患。因为他离婚以后过了一段不短的单身生活,一般独自生活的人都会多备一片钥匙给信得过的亲友,以防万一。



       所以他没有料到父母会不打招呼突然过来。



       是他考虑不周。



       “是我的错。”柏昌意轻轻地拍着庭霜的后背,让人平静下来,“没事了,不怕了……”



       庭霜隔着衣服咬柏昌意的肩膀:“都怪你!王八蛋!不负责任!”



       柏昌意放任他咬:“好,都怪我,王八蛋,不负责任。”



       庭霜咬得更用力了:“老禽兽!低级趣味!”



       柏昌意去抚摸庭霜的后脑:“好,老禽兽,低级趣味。”



       庭霜继续边咬边骂:“老变态!我再也不穿这种衣服了!”



       柏昌意的手一顿,说:“这个,再议。”



       庭霜气极,抬起头瞪柏昌意,瞪着瞪着想到外面还有人等着,又紧张起来,很小声地说:“他们是不是还在外面……”



       柏昌意点点头,说:“不急,等你准备好我们再出去。”



       庭霜摇头:“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我怕给他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嗯。”柏昌意把手臂上挂着的衬衣和裤子放到旁边的椅子上,“衣服在这里。”



       庭霜咬了一下唇,说:“要不然……还是先让你打开一下……礼物?生日一年只有一次……”



       庭霜有点不安。



       那点不安,柏昌意一眼就看了出来。



       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将庭霜抱到餐桌上坐着,轻吻额头:“礼物收到了。”



       “那,等晚上……再,嗯,过生日。”庭霜红着脸换好衣服,把他那身罪魁祸首的兔子行头暂时藏到餐厅的柜子里,“……我们出去吧。”



       “嗯。”柏昌意捡起地上的生日贺卡,收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牵起庭霜的手。



       庭霜的手紧了紧,小声说:“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啊……我好像不太招家长喜欢……”



       柏昌意说:“怎么会有人不喜欢你?”



       庭霜说:“真的有人不喜欢我……”



       柏昌意说:“不喜欢你的不算人。”



       庭霜还是紧张。



       他走到苏屏和柏仲衍面前的时候连呼吸都怕太大声。



       苏屏和柏仲衍都六十多岁了,但是看起来并没有老态。苏屏甚至有点太漂亮,漂亮得有点不亲民。相比之下,柏仲衍就显得比较温和、好说话,不像柏昌意。柏昌意也温和,但他的温和并不是出于性格而更像是出于礼仪,所以总给第一次见面的人一种距离感,高高在上,不近人情。



       庭霜想,柏老板可能是随母亲。



       这么一想,他就更怕苏屏了。



       而且他觉得苏屏现在的脸色也不太对劲。



       “过来坐。”柏仲衍笑着说。



       “我、我去泡壶茶过来吧……”庭霜发现两个长辈进门这么久连杯水都没喝上,心想这下惨了,第一印象肯定已经不好了。



       “不用。”柏昌意说。



       “不行不行,我还是去泡壶茶……”庭霜掉头往厨房跑,跑到半路又折回来,特别难以启齿地问柏昌意,“那个……咱们家茶叶放在哪里啊?”



       柏昌意说:“家里没有茶叶,你和我都没有喝茶的习惯。”



       “啊……”庭霜简直想扇自己两下,还泡茶,泡个鬼的茶,现在暴露了吧,“那我去倒点水过来……”



       苏屏皱眉看着庭霜的背影进了厨房,压低声音对柏昌意说:“昌意,你这是在干什么?”



       柏昌意坦然道:“我在跟他交往。”



       “交往?”苏屏的声音更低了,“你把人关在餐厅里,连……”她记得方才柏昌意拿了身衣服进餐厅,过了半天,才带着穿了那身衣服的小孩出来,明显柏昌意就是不给小孩穿衣服,还把人关在家里,这哪里是交往?这根本就是虐待。“还有,他嘴角怎么回事?你打人了?你以前没有这个毛病啊?”



       柏昌意无奈,说:“我现在也没有这个毛病。”



       庭霜端着水回来的时候,发现苏屏一直盯着自己看。



       “阿姨,喝水……”他赶紧先把第一杯水放到苏屏面前,再把剩下的两杯水分别放到柏仲衍和柏昌意面前。



       只有三杯水,他忘记把自己算上了。



       “到阿姨这里来。”苏屏拍拍自己身侧的沙发。



       “噢……”庭霜觑了一眼柏昌意,坐到苏屏身边,屁股沾沙发一个边,腰杆挺得直直的,看起来很乖。



       “你不用看他的脸色。”苏屏握住庭霜的手,心疼道,“庭庭,你老实跟阿姨说,昌意是不是欺负你了?”



       庭霜下意识地又看了柏昌意一眼,说:“没有啊……”



       苏屏把柏昌意面前的杯子拿过来,递到庭霜手上:“你喝水。”



       庭霜说:“那Papa——”



       糟糕。



       顺嘴就这么喊出来了。



       怎么办……



       感觉四周的气氛瞬间都开始奇怪了起来。



       庭霜僵硬地转头对柏仲衍微笑:“Papa……昌意的Papa多喝水。”



       说完又对苏屏微笑:“昌意的Mama也多喝水。”



       【因为审核删去字数而补充的小剧场】



       【高亮:与正文无关】



       假如庭霜同学被邀请回答知乎问题:和教授谈恋爱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Part2)



       Ting:



       接着更新上一次的回答。



       和教授谈恋爱还有一个问题:上课的时候容易口误。



       先铺垫一下,因为我和我男朋友一起养了一条狗,平时我叫狗“儿子”,所以我经常跟着儿子喊我男朋友“Papa”。



       Papa和daddy的感觉差不多。



       咳,我保证,这只是个类似“孩子他爹”的称呼,而不是我叫我男朋友爸爸……各位不要想到奇怪的地方去。



       铺垫完了,讲事件。



       那次是快到学期末的时候,我们在上课,我对象问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不是那种有标准答案的,而是一个设计问题,我们需要讨论最优方案。我就站起来说我的想法,我说完以后,我对象就指出了我的问题,但当时可能是我德语还不够好吧,我觉得我没错,是他没理解我的想法,就很费劲地跟他解释……有点像单方面争论……



       本来我是要说:“Professor,我是这样想的……”



       可是由于我实在太激动了……



       脱口而出的就变成了:“Papa,我是这样想的……”



       我至今还记得当时教室里那种死一般的寂静……



       还有我男朋友当时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