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七十八、证据get√

作品:《 你的距离

       此时庭霜正抱着严立谦的笔记本电脑和他的文件袋沿着紧急通道往楼下跑,除了标识着“安全出口”的荧光牌,四周没有一点儿光亮。



       不知道跑到第几层的时候,楼梯上方的灯忽然全亮了。



       应该是电路恢复了。



       庭霜一看墙上的标志,五层。



       他继续往下跑,跑到第三层的时候听到保安的对讲机声,大楼正门关闭,车库进出口也全部关闭。同时,楼梯上下方都传来脚步声。



       现在该往哪儿?



       大楼层高太高,虽然才三楼,但这高度直接跳下去估计得骨折。



       只能先去办公区了。



       二层到六层都是研发部,里面的职员正在抱怨刚才断电造成的损失,不过好在重要文档随时保存,损失不大。



       庭霜看见一个熟悉面孔,正是他在汉诺威机器人展时一起吃过饭的年轻员工,不过一时间记不起名字了。



       “哥。”庭霜笑着走过去,“上班啊?”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那员工看见庭霜,也想起来是老板的儿子,他作为技术人员,不仅对祝敖出事一无所知,更不知道刚才十八楼发生了什么,只当庭霜是来公司随便看看。



       “对啊,上班的点嘛。”他跟庭霜开玩笑,“来研发部视察工作啊?”



       庭霜看见他胸口的工作牌,研发部,窦杰,有印象了。



       “说视察不敢,来学习学习。”庭霜边胡扯边四处看,走到窗户边时,他看见RoboRun大门前的大理石台阶下,停着一辆警车。



       暴雨已经停了,严立谦的秘书正站在警车边跟两个警察赔笑脸,但警察没有要走的意思。



       庭霜赶紧打开窗户,边招手边用最大的声音朝警察喊:“警察叔叔!这里有坏人要抓我!”



       两个警察同时抬起头,朝三层窗户这边看来。



       严立谦的秘书立马拿出手机打电话。



       窦杰和其他同事都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事了?”



       “窦哥,”庭霜摸了摸窗边立着的一台巨型机器人,“这是C型可升降的那种机器人吧?这个机械臂放直了多长啊?”



       窦杰不知道庭霜问这个干什么:“得有十米吧。这是放工厂里的那种,在办公室里肯定展不开,放这儿是给来总部的客户看的。”



       庭霜打开控制面板:“能用吧?”



       “别,别动。”窦杰连忙说,“理论上是能用,但是在这儿随便动一下就撞着地板了。你要看什么?我来。”



       “别担心。我,柏大教授的得意门生,能写那种撞地板的代码吗?”庭霜把笔记本电脑和文件袋夹在双/腿/之/间,腾出双手写程序。



       窦杰越看程序眉头越皱:“这是什么运动路径?你要干什么?”



       庭霜闷声敲代码,不讲话。



       一群保安出现在了三层研发部的门口。



       庭霜敲完最后一行代码,众保安已经围住了他。



       严立谦和翁韵宜后一步也赶到了研发部门口,严立谦说:“庭霜,马上把我的电脑放下。”



       “快了。”庭霜按下运行键。



       程序启动——



       巨大的机械臂上端开始旋转,要不是围着的保安躲得快,差点都被掀倒了。



       “这是在干什么?!”



       一时无人敢靠近。



       机械臂就像失控了一般,全无阻碍地旋转,前进,接着,突然伸出窗外。从外面看来,整座大楼好像张开了嘴,伸出了舌头,要向这个狰狞的世界做一个不在乎的鬼脸。



       就在机械舌头吐出的一刻,庭霜左手抱起笔记本电脑和文件袋,从窗台上纵身一跃。



       站在研发部内的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几乎连他们此时为什么会站在这里都忘了。



       身体腾空的那一瞬间,庭霜的时间被拉得很长,长得像几个月,或者十几年。



       他在空中看到了他曾在海上见过的鲸群与彩虹,听见了他抱着吉他站在舞台上唱的歌,闻见了樱桃落满一地的气味。



       他甚至还看到了年轻的柏昌意不着寸缕地坐在画室里,一束阳光自天窗漏下来,如蜂蜜般缓缓流满肌肤。



       然后,他的右手牢牢抓住了机械臂下部。



       重回现实。



       现实的引力拉得右臂几乎脱臼。



       他在剧烈的疼痛中回过头,朝严立谦和翁韵宜潇洒道:“拜拜,公安局见——”



       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庭霜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窗外。



       折叠的机械臂跟随程序,如有生命般在大楼外迅速展开,短短几秒,机械臂的最后一个关节离地面只有不到两米。



       庭霜松开右手,落地。



       “妈的,痛死老子了。”他甩甩已经没有知觉的右手,跑到警车旁边,对刚刚目睹了他如何从大楼里出来的警察说,“我就是刚报警说有人伪造文书进行经济诈骗的那个人,证据都在这儿,涉案金额巨大,你们今年的KPI考核估计都不用愁了。咱们快点吧,我下午还得去珠宝行给我对象买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