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2章 信

作品:《 飞鸥不下

       暌违两个月,在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之际,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



       我不在当铺这段时间,一直是魏狮代我的班,与沈小石两个合作无间,业绩不降反升,甚至在最后一个月逆袭,赶超了另一家店的年营业额。



       “枫哥,您再不回来,这江山就要不保了啊!”柳悦夸张地扑到我身边,翘起兰花指指着沈小石,“这吃里扒外的东西,已经彻底忘了您过去的谆谆教诲,投奔新主了啊!”



       魏狮心情也好,和她一起瞎胡闹,闻言长臂一揽,将沈小石揽在身边。



       “晚了,小石已经是我的人了,你认命吧,投降不杀。”



       沈小石脸一点点涨红,挣扎起来:“什么……什么你的人,胡说什么呢?我,我清清白白,枫哥去哪儿我去哪儿!”



       柳悦拍着手,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模样。



       “打起来打起来!”



       我一指戳在她脑门上,把她脑袋戳得整个往后仰了仰,评价道:“你放以前就是个祸国……”



       柳悦双眼一亮:“妖姬?”



       “……狗阉。”

m.quanzhifashi.com

       柳悦两眼一翻,气呼呼回到自己工位。



       “一群臭男人,不懂欣赏我的美。”



       年底将至,又该进行年终盘点。柳悦与沈小石在前头坐镇,我和魏狮进仓库清算货物。



       好在之前已经清过一次,该扔的该卖的都处理了,这次盘点工作不算繁重。



       我和魏狮两人分区域理货,彼此岔开些距离,也没一直关注对方的动态。理到下层货架,我索性坐到地上,将账本摊在膝头,方便计数。



       就是这时,我听到了不远处另一头货架传来了窸窸窣窣的交谈声。



       “你怎么进来了?”魏狮疑惑道。



       “枫哥呢?”沈小石的声音有些沉,好像不太高兴。



       我一下停了手头工作,侧耳细听起来。



       “刚还在这里,可能上厕所去了吧。”



       “那正好……”沈小石说着,突然响起“哐”地撞击声,接着是魏狮的闷哼,我吓一跳,偷偷看过去,似乎是沈小石把魏狮怼到了架子上。



       沈小石身高不够,气势却很足,双手撑在魏狮两边,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还和那个人渣有联系?”



       什么情况?



       我怕他们在仓库里动手,正犹豫着要不要出面,魏狮却笑了,笑得跟没事人一样。



       “你又不是我的人,管我这么多做什么?你不让我碰,还不允许我碰别人?”



       沈小石气得不轻,一掌拍在魏狮身后的架子上,把铁架子都拍得抖了三抖,发出一连串颤鸣。



       “魏狮,你找死!”



       除了上次醉酒乱性那回,我就没见沈小石气成这样过。生气之余,还带着一点委屈。



       “欸?”魏狮语带诧异,“欸!沈小石你不是哭了吧?”



       他这下彻底慌了,要去掰沈小石的脸。



       “谁哭了?眼睛进灰不行啊?你放开!”沈小石一肘挥开他,转身就要走,被魏狮从后头拽住,拉回了自己怀里。



       魏狮紧紧抱住他,安抚着他的情绪。



       “是我不好,我说谎了,祖宗别生气。我没和那人再联系了,是他一直换着号码骚扰我……”他嗓音温柔低沉,“我谁也没碰。”



       沈小石本来还扭动两下,要从他怀里挣脱出去,听了他一番话,慢慢也不动了。



       他还是气,却已经转移了目标:“他还有脸骚扰你?你把他约出来,看小爷不把他打到跪地求饶……”



       “别为那种人脏了手,我直接去换个号码就是了。”



       “嗯……”沈小石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和魏狮的姿势有多暧昧,说话一下子又不顺溜起来,“你,你放开我,等会儿枫哥就回来了……”



       “你让我亲一下,我就放。”



       我:“……”



       我在呢,我一直在,求求你们考虑下我的感受!



       沈小石那头静了片刻,不知道是不是在认真考虑魏狮的提议。这傻小子,迟早被魏狮吃得渣都不剩。



       再待下去我怕要听现场,到时候更尴尬,趁还能挽回,我故意碰落货架上的一只钱包,又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一副打盹儿刚醒的模样。



       魏狮那头霎时手忙脚乱,我等他们处理好了再走过去。



       沈小石见了我犹为惊疑:“枫,枫哥你一直在吗?”



       我捂着嘴,又打了个呵欠:“刚不小心睡着了,你们干嘛呢?”



       沈小石整张脸都红了起来,讷讷说不出话。



       魏狮看着我,交换了个眼神,笑道:“小石说要帮我一起理货。”



       我点点头:“哦,那就交给你们了,我去外头了。”说罢将手里册子塞给沈小石,快步往仓库外走。



       走出仓库门,呼吸到外面新鲜空气的一瞬间,我深深吸了口气,心底升起抹再世为人的虚脱感。



       替他们关好门,我坐回自己位置。柳悦无知无觉戴着耳机,正在看一部新出的狗血连续剧,笑得花枝乱颤,丝毫不知仓库中发生的一切。



       耳边似乎又听见仓库传出一声闷响,我怕再听见什么不该听的,屁股长钉似的赶忙往外走去,打算抽根烟冷静冷静。



       到了周六,一大早我迷迷糊糊感到身边一空,睁眼看去,发现盛珉鸥已不再床上。



       我还有些困,翻了身继续睡了,到近中午才算彻底清醒。



       升着懒腰走出卧室,一眼便瞧见对面那间密实门洞大开,光线充足。我呼吸一顿,轻手轻脚走进去,发现里面已经大变样。



       窗帘拉开,室外的阳光照进每个角落,墙上的信以及那些血字全都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斑驳墙皮,以及地上摆放整齐的两个纸箱。



       我蹲到纸箱旁,打开其中一个,拿起最上面的一封信看起来。



       看了没几行字,身后传来盛珉鸥声音。



       “房间我已经整理好,随你怎么用。”



       他倚在门边,衬衫袖子卷到手肘,露出肌肉紧实的小臂。



       我摆了摆手里的信,问他:“哥,我一直把信寄到你们学校,毕业了后你是怎么收信的?我从来没收到过退信。”



       盛珉鸥扫了眼我手里的信,道:“收买门卫,让他定期快递给我。”



       我一愣,继而失笑出声。



       “原来是这样……”我将手里的信重新丢回箱子,拍了拍手站起身,走过去双手勾住他脖子,整个人挂在他身上,“每封信你都看过吗?”



       盛珉鸥伸手按在我后腰,脸上没什么表情地淡淡“嗯”了声。



       “有读后感吗?”



       我也就随口一问,没想到盛珉鸥望着我,还真认真思索起来,似乎在回忆着信上的内容。



       “我以为你会恨我,会和不见天日的土地融为一体,会成为齐阳想要你成为的那类人……”他缓缓勒紧我的腰,将我搂进他怀里,唇就贴在我的耳边,“可你没有。你依然充满希望,好像永远不会被打倒,阳光都更偏爱你一点。你有我没有的东西,有时候看着你,就觉得你仿佛是我缺失的那部分……”



       我闭上眼,下巴搁在他肩头,享受着这一刻地宁静:“所以我们是……天生一对。”



       他闻言轻轻笑了下,没有再说话,竟像是默认了。



       阳光洒进屋子里,将一切阴霾尽数驱散。



       洗漱一番,我和盛珉鸥两人去外面吃了午饭,之后又去建材市场买了些材料。下午回到家,卷袖子开干,开始了密室的房屋改造计划。



       那两箱信被我封好箱子塞进了床底,它们是我和盛珉鸥这十年的见证,是过去彼此的维系,是苦中掺甜的回忆。



       它们已经占据太多过去,不该再占据我们的未来。



       哥哥:



       你一直没回我的信,你还好吗?我一切都好,只是很想你。



       记得去年春天我和你说过,我们监所的围墙墙角跟上,长了一株草,和别的杂草都不一样,会开紫色的小花。我觉得很漂亮,没有把它拔掉,偷偷将它留了下来,结果冬天时它枯萎了,我以为它死了,失落了好一阵。



       但你一定想不到,今年春天,同样的位置,它又长出来了。



       老黄说这是紫花地丁,是种野菜,让我挖了凉拌。我拒绝了。



       它辛苦的长大,挨过了两个寒暑,我不缺那一口凉菜。



       真想给你看看这朵小野花啊,它虽然弱小,却很漂亮。不知道我还能护着它多久,不知道来年春天,它是否依旧会开出紫色的花。



       我其实也不确定你会否打开这封信,会否有耐心读到这一段,但我依然希望你知道曾经有这么一朵小花存在。



       最近天气有些凉,算算时间你也已经毕业工作了,要注意休息,注意保暖。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无论如何,我道歉,我承认自己的错误,你不要不理我,不要讨厌我好不好?



       小时候吵架,我总是先认错的那一个,这次我也先认错,所以原谅我吧,我一定不再犯了。



       哥哥,来看看我吧。妈妈不肯告诉我你的事情,我已经好久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不要让我再受煎熬了,让我知道你在哪里,让我知道你很好,这样就够了。



       哪怕不告诉我你在哪儿也行,哪怕只是回我一个字也行,只是不要让我再像个傻瓜一样,等着不知道会不会有的回信。



       希望春天结束前能得到你的回复。



       祝你永远都有一个可爱的弟弟。



       陆枫



       20xx年3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