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73章 新年快乐(完)

作品:《 飞鸥不下

       新年将至,易大壮因为得了绑架案的赔偿金,又拿了不少运营自媒体分到的广告费,决定请我们大吃一顿,订在本市最正宗最有人气最豪华的……火锅店。



       订好位置,易大壮在群里特地@了我,让我带上我哥,说要好好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火锅店?盛珉鸥?



       他就算能忍得了喧闹的环境,恐怕也受不了一身气味……



       然而当我试探性地与盛珉鸥短信说了这件事,他竟然回了我一个“知道了”,我再三确认,和他强调是火锅,是很多人吃一锅那种的火锅。



       他可能觉得我是不是有毛病,半天回了一句:“我知道什么是火锅。”



       行,知道就好。



       小猫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慢慢长出了长毛,身形也丰润起来。



       本来想等它再长大些找个领养,但沈小石突然说他妈看了小猫照片后心生怜爱,正好她新房子也收拾好了,缺个伴儿,就想问我讨小猫去养。



       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沈小石妈妈前阵子因为财产分割没有完成的原因,一直住在沈小石那儿,但沈小石也是租房一族,统共小小一间屋,住着多有不便。



       所幸最近钱终于分好,与那头彻底两清,她就在儿子家附近买了套二手房,家具都有现成,过几天打扫完毕便准备拎包入住。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小猫交给她,也算不错的去处。



       第二天我就把猫和它的所有东西打包,一起移交给了沈小石,并且和他详细交代了下次打疫苗的时间和饮食上的注意事项。



       沈小石仔细记下,让我放心,回家便更新了朋友圈,全都是他妈抱着小猫的各种照片,抱着看电视,抱着做家务,抱着吃饭,还要抱着睡觉。



       “我仿佛多了个弟弟。”沈小石配字道。



       我笑得不行,拿给盛珉鸥看,他扫过一眼,盯着画面上沈小石的妈妈道:“姚女士变化很大。”



       沈小石说他妈妈其实夜里偶尔还会被噩梦惊醒,过去的影响仍旧很大,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人类强大又坚韧,就算很慢很慢,心伤总有一天也会被时间治愈。



       “因为爱能改变一个人。”我蹭到正在看书的盛珉鸥身上,将脸贴到他的胸口,听着他平缓有力的心跳,缓缓闭上了眼。



       盛珉鸥没有赶我走,就着这个别扭的姿势继续翻看书籍。



       听着身下鼓点一般的节奏,我渐渐陷入沉睡。模糊中,睡得正熟,似乎被人挪了位置。



       我不满地蹙眉,翻过身,想再次去贴身旁的热源,却隐隐听到头顶上方一声轻啧。



       “粘人精……”



       我咕哝着,想反驳,偏偏睁不开眼,只是又往身旁人怀里钻了钻,更不肯松手。



       第二天起来,盛珉鸥洗漱时不太舒服地揉着自己肩颈,我从镜子里看到了,咬着牙刷伸手替他捏了捏。



       “怎么,落枕了?”



       盛珉鸥淡淡瞥我一眼,那眼神看得我一激灵,下意识反省最近有没有做错什么事。



       “没事。”盛珉鸥收回视线,挤上牙膏,“最近看书看太多了。”



       到了易大壮请客吃年夜饭那天,盛珉鸥由于有个会要晚到,我们几个便先去了火锅店。



       易大壮预订的早,得了个包厢,还有电视可看。



       最近新闻最大的也就数美腾的事了,调查结果出来,直接被罚了上亿巨款。美腾召开记者会向公众道歉,萧随光由于身体原因无法出席,全权交给了自己的独女处理。



       萧沫雨



       遭逢家族大变,一改先前玩世不恭的富二代形象,穿着一身黑色正装,扎着简单的马尾,脸上脂粉不施,站在一群高层最中间。说话条理清晰,语气不卑不亢,似乎诚意十足,不知是不是事先有公关团队替她把关。



       萧蒙入狱,萧随光再无选择余地,以后这风雨飘摇的商业帝国,可就全都要落到萧沫雨一个人肩上了。



       说起来,前阵子我想和郑米米坦白,发了几百字长信给她,结果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被她拉黑了。想来从萧沫雨那头,她已经知道了一切。



       虽然相处不多,但小丫头人不错,如今看来,与这位小师姐也是缘分到头了。



       菜已上齐,沈小石替我们每人倒好饮料,没有坐下,端着杯子朝我和易大壮敬了敬,表情有些严肃。



       我与易大壮面面相觑,直接事情不简单,不由也站了起来回他。



       “今天兄弟有件事要和你们坦白。”



       我看魏狮那货一脸置身事外光在那吃花生米的架势,心里有了底。



       但易大壮却还是很没底:“你这表情……什么事啊?”



       沈小石一口闷掉杯子里的果粒橙,豪气道:“我和三哥在一起了!”



       下一瞬,包厢里除了电视播报新闻的声音,以及火锅汤料烧煮开的声音,便只剩易大壮震惊的抽气声。



       “等等……”他完全转不过弯来,“你说的这个在一起是我想的那个在一起吗?”



       沈小石直接用行动告诉他,是的,就是他想的那个——他直接附身在魏狮唇角响亮地留下一吻。



       “老天爷啊!”易大壮再次抽气,看看魏狮他们,又看看我,“你,你怎么一点不惊讶?”



       我惊讶的时候早就过了,现在可谓波澜不惊。



       “因为我早就知道了。”



       易大壮手一抖,杯子里饮料都泼出来些。



       “什么?你早知道了?”他颤声道,“操,兄弟变嫂子,我……我才刚睡醒,我有点头晕。”



       既然这样了,那择日不如撞日,我举杯朝在场三人敬了圈,宣布也有事要说。



       易大壮捂住胸口:“你也有?”



       我冲他微微一笑:“我和我哥在一起了。”说完也喝干了自己杯子里的黄啤。



       易大壮一口气差点没上来,一屁股倒进椅子里。



       沈小石迷茫地看了我半晌,最后来了句:“枫哥,你也是啊?”



       “可不是巧了嘛。”



       他挠挠脑袋坐下,见一旁魏狮还在吃花生米,拧眉道:“你怎么一点不惊讶,你是不是一早知道?”



       魏狮终于停下筷子,轻咳一声道:“也就比你早一点点。”



       沈小石若有所思:“怪不得……我就觉得玩真心话大冒险那次他们很奇怪。”



       易大壮在那儿哀嚎起来,一副山河破碎、世界崩塌的模样。



       “到头来,只有我是真的单身狗……你们这群人怎么这样!”



       盛珉鸥由服务员领进门时,易大壮大致已经接受了事实,还没开吃,先站起来朝盛珉鸥敬了杯酒。



       “盛律师,以后枫哥就交给你了。”



       盛珉鸥挑了挑眉,因为要开车,只是喝了口杯子里的茶。



       一餐饭吃得还算尽兴,只是一个团队里三个都接连出柜,易大壮也需要时间消化,桌上表现得多少有些别扭。



       我怕盛珉鸥不自在,一直不停给他涮吃的,一不注意他碗



       里东西都要堆不下。盛珉鸥却也不阻止我,一点一点,慢慢将我给他夹的全都吃完。



       我有心想看他是不是会一直吃下去,来者不拒,故意又给他涮了好多。眼看他眉头吃得一点点蹙起,在我还想将一颗鱼丸夹给他时,他终于拦住我。



       “自己吃。”



       我偷笑着将鱼丸咬到嘴里:“哦。”



       再几个小时就是新的一年,吃得差不多了,沈小石跳起来活跃气氛,要每个人许下新年愿望。



       “我先来,我的愿望是,家人朋友,我喜欢的和喜欢我的,都能身体健康,平平安安。”说着他以筷子充当话筒,递到魏狮面前。“这位先生,你的愿望是什么?”



       魏狮想了想,道:“远离小人,财源广进。另外,希望我的小情人能主动一点。”



       沈小石面颊一下子通红,举着筷子迅速跑到易大壮跟前。



       “希望能早日脱单,找个女朋友。”易大壮双手合十,朝天拜拜,高声强调,“是女朋友女朋友,注意,女的!”



       “话筒”很快到了我这,我其实已经没有什么心愿未了,看了眼盛珉鸥,勉勉强强想到一个。



       “那就……希望我哥的愿望都能实现吧。”



       易大壮啧着舌,不住摇头。



       盛珉鸥也看过来,与我对视片刻,最后在沈小石的催促下开口:“维持现状就好。”



       这实在是个朴实无华,又十分和我心意的愿望。



       我附和道:“是,维持现状就很好。”



       吃完饭,各自告别,我与盛珉鸥并肩往停车场走去,突然鼻头落下一点冰凉。



       我停下脚步,抬头往天,昏黄的灯光下,不断有细小的雪花从天而降。



       下雪了……



       我用手接着雪花,不一会儿手心只剩一滩小小的水珠。



       再去看盛珉鸥,发现他已经往前走出一小段。



       他穿着件浅咖的羊毛大衣,光是背影,就好似画报里走出来的长腿超模。



       也是这个背影,让我注视了好久好久。从出生开始,我就仿佛一直在看着他的背影,追逐着他,努力想要赶上他,通过各种方式挽留他,希望他能为我停一停。



       但现在……



       “哥!”



       盛珉鸥停下脚步,回眸看向我,轮廓分明的侧脸在灯光映照下完美的好似一座会呼吸的雕塑。



       现在我已不用无助地,光是望着他的背影愈行愈远却毫无办法,我能叫住他,能赶上他,甚至能让他为我停留。



       “你看,下雪了。”我朝他跑过去,一把挽住他的胳膊。



       盛珉鸥往天上看了看,说话间嘴里冒出白气。



       “瑞雪兆丰年,明年会是个好年。”



       我握住他的手,伸进他的大衣口袋。风很冷,手却很暖。我们一路往前走着,任雪落在肩头,像是洒了层白霜。



       有他在,往后的每一年都会是个好年。



       “新年快乐。”



       耳边突然响起盛珉鸥低低的声音,我一愣,转头看他,他却只是看着前方,微垂着眼睫。



       错愕过后,我很快又释然地笑起来。



       “嗯,新年快乐。”



       冬天已近尾声,一年走到了尽头,春天也不再遥远。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