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45章 人非圣贤

作品:《 金粉

       林夫人怔怔望着地下,不知能说什么。



       独撑门户她不怕,没有诰封她也不怕,唯独是影响到晏衡,让她狠不下这颗心来。



       为人父母,谁不愿自己的孩子一生顺畅?晏衡明明可以过得比任何人都自在都潇洒,如今却又要成为一切靠自己的白丁,而他命运如何,又都全系于她一念之间,这太残忍了!



       最终她长长地沉了一口气,说道:“那也得看看沈氏他们那边怎么想。”



       皇帝道:“崇瑛不是说了送他们走么?”



       林夫人摇摇头:“就是真送,他们又能去哪里?沈家?他们也不会愿意回去吧?若不去沈家,又送到哪儿呢?老宅?倒是可以,可晏弘晏驰还没议婚,怎么送?”



       难道他们成家,身为父亲能不掌事吗?



       尤其晏弘,他将来入朝为官,来日都得见面,送不送又有什么区别。



       “何况,真要送出府,皇上能答应么?”



       她朝上首看过来。



       皇帝抻身道:“能说出这番话,也说明朕没看错人。”

http://m.quanzhifashi.com首发

       林夫人垂首不语。



       皇帝敛色:“朕还没有审这个英枝,但傻子也看得出来,她不是主谋,她的背后定然还有人。



       “崇瑛还要为国效力,尤其一路走来国中武将折损了很多,靖王府作为朝堂股肱之一,不能再出事。



       “朕当然也希望你们能和和睦睦安安静静,但是,如果沈氏母子安置在外,这就明摆着让人知道王府内宅不和。



       “朝中这么多人,可不是个个都高风亮节,到时敌人再暗中推波助澜一番,挑起臣子之间斗争,便又要生起不少枝节来。



       “你向来明理顾大局,不会不明白这个理儿。”



       林夫人静坐良久,说道:“明白。总之皇上就是让臣妾继续呆在王府当贤妻良母呗。”



       “你就当是一心为公,这次放他一马。”皇帝扬唇。“放心,‘靖王妃’之位还是你的,爵位也还是衡哥儿的,权都在手上,日后该不安的不再是你们,而是旁人。总之回去好好过日子,记住,只有家国安宁了,才配谈盛世。”



       林夫人怔忡:“您要让臣妾当王妃?”



       “沈氏终究差了点眼界。”皇帝凝眉,“这位子,还是你来坐好些。”



       ……



       晏家人都候在殿门下,最不安的算是靖王。



       晏衡余光瞧见了,却作没瞧见。不管他内心怎么想,在当前事件上,他的态度都必须与母亲一致。



       好在没多久,太监便来传他们回殿。



       皇帝还是那副样子稳居于龙椅上:“事情也算是水落石出。眼下文武百官就在外头候着,都等着今日恩封诰命。



       “原本正妃之位崇瑛请奏诰封沈子卿,但你虽未参与谋杀林氏,终究祸根在你与晏驰处,朕不另外责罚你。



       “林小莺嫁进晏家也是明媒正娶,这么多年悉心对待丈夫,又用心栽培儿子,对晏家贡献颇大,加之心性宽仁,委实当得起这靖王妃的身份。



       “朕深思熟虑,改封林氏为靖王妃,沈氏为侧妃。世子仍传给晏衡。



       “回去之后你们怎么处理矛盾,朕就不管了。



       “不过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此事始料未及,沈氏虽被利用也不必气馁,晏弘更不必因此妄自菲薄。日后端正态度,和平共处,同谋效力朝廷,不负祖辈盛名才是正经。”



       晏衡看向林夫人。虽说他猜到林夫人会扛不住而留下,但皇帝改封她为正妃,这也还是成为了意外之喜。



       “臣妾谢皇上恩典!”母子俩当即叩头谢恩。



       听到这个结果的沈夫人轻吐了一口气,不但没有失落之色,反倒释然了许多,仿佛去掉了一段愁肠也似。



       她也与晏弘伏地行礼:“臣妾知错,日后定当好生自省,严加管束劣子,不负皇恩浩荡!”



       皇帝点头,目光凉凉自懵懂中的靖王脸上滑过,而后起身:“百官们也等久了,回去准备准备,进宫领旨吧!”



       ……



       这一夜于王府而言何其漫长,但于满朝文武而言,也不过是个寻常的、顶多就是个欢喜团聚的日子。



       晨曦下的午门内广场上已经站满了百官,往常这时差不多已经散朝出来的人们不知宫中发生何事,正窃窃私语作着各种猜测。



       李存睿自然不会想到他女儿还跟这事儿拉扯上了一竿子,听说皇帝在接见靖王一家,还跟李挚交换了个眼神。



       靖王府趁夜进宫所为何事虽没有漏出半个字来,但两位夫人及两边子嗣都进宫了,必然跟这笔烂账相干。



       李挚因为李南风找他要过手令,倒是心知肚明,刚才出来的时候没敢去打听,这会子也不知道那死丫头到底回去了没有……



       也不免心思恍惚,岿然而立不曾随波逐流的模样显得格外出挑,因而前边传来“上朝”的声音时,他如弹弓一般弹出个两步远,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诰封大典如期举行。



       辰正圣旨下来,数十位三品以上的官眷皆上朝领了封赏。



       今日风光最盛当数最上方的林夫人与李夫人。



       这两位皆属当朝正一品夫人,贵为官眷之首,风光荣耀自不必说。



       男人们都在旁侧观礼,李存睿看了几眼之后就隐约发现,盛装且荣耀著身的李夫人眼下看上去似乎不怎么在状态……



       靖王此刻目光也留连在林夫人身上,与李存睿的疑惑不同的是他心里正烦恼。



       身份归属虽尘埃落定,但他怎么跟林夫人跨过昨夜这道坎还是个问题。毕竟他并不想被林夫人冷眼一辈子。



       “这谁又招她了?……明明昨儿蓝姐儿也睡得早啊?”



       旁边人的嘀咕扰乱了他心绪。他扭头瞅了眼,原来是李存睿。



       李存睿也瞅到他了,这位太师一颗八卦之心便暂且压住了对夫人神色间的疑惑,捅了捅他胳膊:“咋回事儿?听说一大早就闹到了宫里?”



       靖王凝望着人群之中的林夫人,半日后深深叹了一口气:“能为什么?多妻之祸呗!”



       李存睿闻言,瞅了一脸忧伤的他半日,笑道:“该!”



       靖王睨他。



       “睨什么?”李存睿道,又冷哼起来:“别忘了下晌咱们还有个茶局!”



       靖王想起来了,说道:“改日。”



       今儿他哪里有那心情?也没那工夫,他府里还一大摊子烂事呢!



       “改日也不是不成。”李存睿抻了抻身子骨,看着走下阶梯来的李夫人,偏头凑近他:“把你们家衡哥儿送过来让我女儿打一顿,打开心了,回头你乐意几时来见我都成。”



       靖王闻言,当下瞪了眼:“下晌就下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