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046章 跟她很熟?

作品:《 金粉

       靖王觉得李存睿这家伙太贼,居然拿衡哥儿来激他。可他明知道是激他,又怎么能做到不受激?



       别说这事还有得扯皮,只说林夫人眼下明显心里还有怨怼,他也不可能傻到这个时候还把衡哥儿推出去受罪,这不是招恨嘛!



       总之话不投机半句多,瞪完他两眼靖王也就下去接林夫人上了车舆。



       林夫人目不斜视,让晏衡扶着登舆了。



       靖王讪讪地跟在后头,进了府,又跟到曦日堂,除去下人,无人跟他搭话,他自寻了几句跟林夫人说了,也得不到回应。



       自觉没意思,看看四面,最后跟候在外头的初霁道:“收拾收拾,让王妃搬到正院去。”



       初霁刚领命,屋里林夫人就道:“我的东西,谁也不许动!”



       靖王被唬住,初霁同情地看了眼他,使眼色劝他离开了。



       晏衡在廊下瞧见,等他们走出门也到了林夫人房中。



       打量了四下几眼,他道:“母亲接下来该挑几个合用的丫鬟了,回头我指几个人给您,你挑着用。”



       父母争执他不好插手,但亡羊补牢他则是必须的,英枝既被揪出,那接下来该办的便是清查王府所有人底细,把所有漏洞都给补上。

一秒记住m.quanzhifashi。com

       林夫人没反对。



       既是一波三折地又走到了这个位份上,往后她也只能朝好的方向看,把这份差事给做好。



       府里自然是该查漏补缺,防患未然。



       想到这里她问:“英枝怎么处置的?”



       “皇上下旨关进大理寺天牢了,让父亲负责严审。暂且没让外头人知道。”



       林夫人点点头,能明白这就是她也得往外把严口风的意思了。



       晏衡觑她道:“皇上那边,对沈氏他们没有什么说法?”



       皇帝改封林夫人为靖王妃,虽然可称喜事,但却也有失稳当,彼此都属明媒正娶,彼此都对晏家有功劳,虽有高低,可若之前那样的安排各自占一也是可以的。



       但如今正妃世子都在他们这边,沈氏他们什么也没有,如此岂非也容易招祸?



       就算是他们收了心,别人可说不准。好比沈家就是冲着借王府东风来的,沈氏母子地位一落千丈,他们能甘心?



       “当然不是。”林夫人道,“这么‘不公平’,明眼人都瞧不过,就是皇上不说,我也不会轻易从命。



       “皇上会照之前答应给我的那般,也赐沈氏侧妃诰命,享朝俸。



       “除去咱们身份是正位,他们身为晏家妻室子弟,该有的也会有的,也不会比当年晏家宗妇差到哪去。”



       侧妃原是没有诰封的,地位处于正妃与侍妾之间,但晏家情况不同,早前商议时,靖王就给退让了的林夫人争取了命妇身份——总不至于真让这个明媒正娶的妻子躲在阴暗角落里?



       如今两人位置又调换了,自然原该属于她的那份尊重也要给沈夫人。



       想想这事情转折,她又不由道:“如此也好,大家各自为安,此后就关门过日子。”



       晏衡是不担心他们兄弟跟他斗的,前世就已经是手下败将,这一世自不可能让他们翻了天。



       只是他这一世求的是父母安在,一生顺畅,如果这层身份能让他们心里平衡,倒也没什么不可以。



       再说了,眼下这会儿赶尽杀绝也不现实。



       “母亲是怎么怀疑英枝的?”他忽然又想到这层。



       别的都没什么问题,唯独有件事他不能理解。她明显是在登车时就疑心上了英枝,原因又是什么呢?



       “不是你提醒我的?”林夫人扭头望着他。



       “我?”晏衡凝眉。



       “是啊!”林夫人说着,起身打开妆奁匣子,从中摸出来一张纸条:“昨日我们回京路上,你不是就在我披风里头塞了这张纸?”



       晏衡站起来,目光在纸条停留片刻,抬头道:“这不是我放的。”



       “不是?”林夫人诧异起来。



       晏衡摇头。他这几日小心翼翼不去触动他们几个,也不曾多嘴一言半语,就是为了看看她前世究竟遭遇了什么变故!



       倘若他只是以保住她性命为目的,那岂非避开那一夜就行了?



       再不济,也可设个计策让靖王听到晏驰是什么心态回的京城,他怎么会去写纸条提醒她呢?



       “这么一说也对,你也写不出来这么好看的字。可若不是你,又会是谁呢?”林夫人疑惑地说。



       晏衡顿了下。低头看纸。能预见她危险,且一手字还写的看得过去的,除了他,大概就……只能是昨夜里跑到城门外来的李南风了吧?



       该不会是她?



       “对了,昨夜李姑娘帮了咱们大忙,也不知回去落苛责不曾?”林夫人正说到这里。



       晏衡清了下嗓子,把纸条折揣起来:“母亲跟李南风很熟了么?”



       “怎么会?”林夫人道,“李夫人还按着上回你俩打架的事没提呢,我就是想跟她熟,不也没机会?”



       “那她为何会来帮你?”



       “你怎知她是来帮我的?”林夫人讶异,“无缘无故她为何特意帮我?她难道不是正好路过?”



       晏衡望着她,对这番话倒也服气。



       李南风确实没理由帮她,可前世里程家是间接借了沈夫人或者说王府的光起来的,程家没起来,程淑也没办法接近她,然后挖她的墙角!



       当年延平侯府的入赘郎君与人程家姑奶奶偷腥的事可是让李南风散播得人尽皆知,这婆娘治奸夫**的那股子狠劲,可是也很舍得了本的!



       因为这层,她儿子女儿也撇下她不亲近了,这离前世才几天?她能忘得了这奇耻大辱才怪!



       他闷声想了下,坦然了:“无妨。既然提醒咱们的,就算是个祸害总归也属良心发现。”



       “你怎么说话的?”林夫人不满他这措辞。“跟李家那事儿还没完呢,往后你就是正经靖王世子,行事说话放稳重点。”



       虽说昨夜多亏了他,那样的机智沉稳完全配得上这个身份,可在她眼里,他还真就是个孩子。



       “回头我去李家拜访拜访,看有没有机会谢谢李姑娘。不管怎么说,这次也要多谢她。”



       林夫人最后道。



       晏衡拿着她的纨扇把玩,未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