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43章 魔胎

作品:《 乡村小神棍

        “他们怎么了?”

        站在冥河之下观望的众人很快就发现了异样,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天穹之下色彩斑斓的虹桥。

        “发生了争执,大概一开始两个人就看上了同一块神石吧。”近道僧人搂着一个不知道从哪拐来的女眷,轻声为她解释,当然他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也算是在给旁边云里雾里的人解答了。

        廖吉恒沉吟了片刻,疑惑道:“奇怪了,按照前面的比试结果来看,耿知文应该硬实力不如张少才是啊,怎么方一进门,他怎么会知道张少看上的神石有些特别?”

        近道僧人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色,脸色也沉重了起来,心中浮现一个可怕的想法,嘀咕道:“该不会这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吧?他们补天联盟自导自演,引蛇出洞,故意逼迫张横与耿知文来一场对赌?”

        “是了!联想起前面耿知文的种种行径,一方面故意激怒张少,一方面又大放厥词最后惨败,完全是在欲擒故纵啊!”

        廖吉恒好像也反应了过来,惊呼出声。

        柳犁月听到他们的话语,俏脸瞬间冰寒,连忙问道:“有没有什么办法通知张横?我怕他被攻其不备啊!”

        近道僧人摇了摇头,低声道:“没办法了,这冥河是小秘境,我们似乎没有办法干扰到其中。”

        他的话语说出,众人更惊骇莫名,心中也浮现不好的感觉,终于觉得这是一个圈套了。

        然而,正在跟耿知文对赌的张横似乎还未察觉到这一切,他盯着耿知文,喝道:“你若不放手,那咱们就都别要这颗神矿石了!” m.quanzhifashi.com

        耿知文眼神阴晴不定,他朗声说道:“你我居然都知道这颗神矿石其内可能会有不世出的宝藏,现在又争执不下,不如大家和平罢手,都不要选择它,如何?”

        “当然,你张天才修为绝巅,若是要强行从我手中夺走这颗神矿石也是可以的。”

        听他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话语,张横倒是没有托大,只是冷哼了一声,转头就走,朝着冥河的其他地方而去。

        面前这颗神矿石确确实实是他看不穿的,他估计里面肯定有价值连城的神藏,但是耿知文如今不惜说出那种话来阻挠他,他倒是也没有什么纠缠下去的心思了。

        更何况,冥河如此之长,其上可能蕴藏什么神藏,谁也不知道,一石定胜负,这一颗石头若是收下,也顶多是多了些考虑的余地而已。

        耿知文见他退让,干笑了一声,朝着远处而去,开始真正寻找神矿石的旅途。

        场外关心张横的人看到他们两个最终没有过多纠缠,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的挺怕两个人起冲突继而张横落入耿知文的圈套之中。

        众人密切关注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看他们是如何挑选神矿石的,当然,他们能够看得到的东西毕竟有限,即使目不转睛地盯着估计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没多久,两个人都挑选了几块钟意的神矿石。

        这些神矿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其内神藏和源衣的影响,居然隐隐之间有些化形的意味,有几块甚至具备了人的形状。

        “他们手上的神矿石随便拎出一块出来,估计都是玄学界巨大的宝藏吧,搞不好还能牵扯出很多历史上未解之谜呢。”柳犁月轻声说道。

        其他人闻言都默默点头。

        只有欧阳行眯着双眼,这一次如果没有张横的话,以他的结果必将是圣手鳌头,以前估计一直都在保存着实力。

        “其实还不够,这些神矿石其内的神藏确实很惊人了,但对于要决出胜负的他们来说还不够,因为这些神矿石之内的东西都是不相上下的,真正有用的,要等等会冥河流出来。”他沉声说道。

        “冥河流!”武德修惊叹了一声,嘀咕道:“这个存在我只是听说过,还未真正见过呢。”

        “如果不是有张横横空出世,你一定能够看得到的,不过也没关系,你现在可以看好了。”欧阳行伸手一点,众人连忙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

        只见到,长长的冥河之上,突然圣光四溢,一条灵气充裕的瀑布凭空出现,宛如匹练横挂。

        其上没有水,只有亮晶晶的石头在以某种特殊的轨迹运转着。

        “都是神矿?而且是其内神藏至少排进前五十的神矿!”武德修大惊失色。

        欧阳行闻言点头,双眸之中却是闪过一丝黯然。

        “冥河流只会出现半分钟,在这短短的半分钟之内,他们若是能够找到排名最靠前的神矿,应该胜负便定下了。”他叹了口气。

        这冥河流,好像勾起了他某些回忆。

        “他们都动了!”柳犁月动听的声音传来,众人再抬头时,耿知文和张横都来到了冥河流之下,准备出手抢夺神矿石。

        看起模样,又是盯上了同一块神矿。

        “这块神矿石灵气内敛,形状普通,但却有大道无形的意味,应当是一块内含无上神藏的神矿石。”欧阳行眯起了双眼,轻声说道。

        “张天才,你手上可是有着十几块神矿石了,还要跟我抢同一块?”耿知文看到他要出手,睚眦欲裂,歇斯底里地吼着。

        张横冷笑着说道:“大家又都不是外行,这些东西拿来骗人还行,要拿来决胜,那真是说了玩的,别废话了,时间有限,我劝你最好不要跟我在这里纠缠,否则什么也得不到。”

        “不可能,这块神矿石之内蕴含的神藏必然惊天地动鬼神,给你拿了不是等于自己送自己上路?”耿知文已经了出去,抓向那颗神矿石,准备拼命一搏。

        他哪里会是张横的对手,这场比试不能伤人也不能恶意破坏神矿石,但张横却可以凭借矫健的身法和挪移之术抢夺神矿石啊!

        只见到原来的张横在原地化作虚影消散,真正的他依然冲入冥河流将那颗神矿石收入怀中。

        “拿到了!”下面观战的人忍不住为他喝彩。

        电光火石之间,半分钟已经过半,耿知文再想去收取其他的神矿石依然不可能了,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双眸殷红,似乎是要哭出来了。

        张横环抱双手站在旁边,脸上冷笑连连,到了现在胜负似乎已然有定论。

        当耿知文准备以卵击石要跟他抢夺冥河流里的这颗神矿时,一切就盖棺定论了。

        “要不你认输吧?你自尊心这么强,我怕等会真正的结果出来,你会哭成狗的。”张横冷笑着说道。

        耿知文还是第一个敢以玄门外人身份威胁他亲人朋友的,他自然不可能放过。

        “不!”

        “我还没输!一切还没有定下呢!”

        耿知文声音无比哽咽,浑身都在颤抖,他疯魔般嘶吼着,癫狂地将身边的神矿石拿起来,东看西看,嘴中念念有词。

        最后他拿起了一颗废铁矿,满眼神经病一样的欣喜,喊道:“就是这颗了,咱们现在来切割定胜负!”

        “耿圣手,怕是疯了……”曹宇风看到这一幕,忍不住轻声说道。

        胡源丰也亲眼见证了这一切的发生,握紧的双拳骨节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已然愤怒至极,脸上的神色尽是对张横无可奈何的痛苦。

        欧阳行深邃的眸光之中闪过一丝痛快,却没有表现出来。

        “居然你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就带你去撞南墙!”张横右手一挥,强大的真元激荡,将他席卷起来,带着他离开了冥河来到了下方。

        “你先去切,我要你输得一败涂地!”耿知文抱着那颗废铁矿,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耿哥,他真的疯了……”魏琛慌得要哭出来了。

        张横也拖拖拉拉,在众目睽睽下,立刻掏出小剑,手起剑落,手中神矿石泥土落下,其内蕴藏东西很快要展现众人眼前。

        “不对劲!”近道僧人突然高喝一声,喊道:“小横子,里面的东西有一股很大的魔气!”

        “先不要妄动!”

        他喊得很急,然而晚了,张横已经将神矿石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