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244章 天生石猴

作品:《 乡村小神棍

        张横的洞微之瞳里面,也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黑色魔气从神矿石里面散发出来,他立刻收起了手中的小剑,但还是晚了,那神矿石现在正在自己打开。

        一瓣瓣石块从神矿石上剥落,与此同时,这一块不过半米长的神矿石在飞速膨胀,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人许高的石头,而且还自主飞了起来。

        “怎么回事?”廖吉恒怒喝一声,身后包裹点钢长枪的黑布凭空炸裂开来,那杆长枪横飞出来被他倒提在手,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神矿石。

        近道僧人光亮的额头下,两条眉毛竖了起来,眸中发出刺眼的光芒,好像看穿了什么一样,呔道:“你去保护没有修为的人离开,这颗石头里面可能有一个魔胎,其内的神藏很可能早就不见了,这个魔胎是被人放进去的!”

        他一步踏出,身后佛光万丈,退散诸邪,死死地盯着面前狼狈不堪的耿知文,怒吼道:“耿知文,你真是好手段啊,对付小横子都舍得将这种百年魔胎弄出来了!”

        “哈哈……”耿知文听到他的话,一改前面愁容,恢复了原来的淡定的模样,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将一切牢牢掌握在手中的上位者。

        “张横,你还真是没点脑子呢,我随随便便用点小伎俩,你就顺着我给你设计好的圈套而去了,你就好好感受着魔胎的厉害吧,你若是不死,他不会消散的,而且……它会随着与你的不断战斗变得更加强大!”

        张横暗骂自己真是关心则乱,怎么就不多想想这个人是不是在自己面前做戏呢!

        只是,现在他已然没有时间来多想这些了,面前人许高的神矿石内魔胎正在破封,不用多久它就要完全出来了。

        那些没有一点修为的人很快便被补天联盟和廖吉恒驱散。

        魏琛站在耿知文的身边,猖狂地笑着,喊道:“我就知道耿哥不会这么容易倒下的,只是耿哥你太狠了,自己谋了这么大的局,事先却一点都不敢告诉我们,我被你骗得好惨啊!”

        耿知文脸上也带着笑容,反手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喝道:“你这个蠢货,差一点就破坏了我的计划了!”

        魏琛一下子跪在地上,喊道:“耿哥万岁,随便算计一下就将张横给套牢了,弄死他吧!”

        近道僧人张开口,却没有吐出任何声音,只是有一个卍字飞舞而出,而后渐渐变大,笼罩了整片场地,他右手持钵盂,左手挎袈裟,严阵以待。

        柳犁月保护着拓跋风暗中离开了。

        张横心中传来一阵阵微弱的恐惧,双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神矿石,左手握着赶山鞭,右手持着镇海印,身后一尊十米天王法身猛然升起。

        对面神矿石之中将要走出来的魔胎,可能真的异常强大,否则耿知文也不会不惜装傻充愣步步为营来引导他入这个局了。

        轰隆隆!

        突然,晴天霹雳,乌云密布,上一秒还万里无云的晴天,顷刻之间变成了如同黑夜的阴天。

        咔擦……

        神矿石上最后一块石头脱落,里面的东西终于要出来了。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在黑色阴影之中闪烁着诡异血红色的眼睛。

        “这难道是……”张横瞳孔放大,看着从黑暗之中慢慢踏空走出的魔胎,心中掀起波澜万丈,震惊得无以复加。

        近道僧人早早念起了超度亡灵的经文,一个个金色的文字从他嘴中吐出,铺天盖地。

        “老秃驴,我最讨厌你们念经了!”魔胎怒喝一声,终于出手了。

        一根黄金色的铁棒穿过阴暗的地狱,猛然变大,砸向了近道僧人,而握着这黄金色铁棒的手,长满了黄色的绒毛。

        “看起来我好像来晚了啊,不过没关系……”

        乌黑如墨的天穹之上,传来清脆的鸣叫,浴火凤凰驮着一个白衣如雪的女人在空中盘旋着。

        灿烂夺目的凤凰火焰在万米高空上,依然夺人眼球。

        “那是罗丰山神女和她的凤凰!”

        仓皇逃窜的人抬头看到凤凰的时候被惊呆了,忍不住出声喊道。

        洛贻林身上穿着一条颇有些古风的裙子,她眉心有一枚火焰印记,让她原本便倾国倾城的容颜更加妖艳了起来。

        她站起身,站在凤凰的脊背上,俯瞰下方的一切,真如同临尘谪仙审视下界臣民。

        “出来吧,我送你们回去。”

        她的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吐出一段话,此话,好似九天之上的仙音,可动天地苍穹。

        随着她话音落下,因为魔胎出世便变得异象的天地之间,再次飘起了大雪。

        一朵朵漂亮到极致的雪花开始纷纷飘落。

        开明湖上,突然洞开了一道大门,一群人被一个手持招魂幡的人领导着踏水而行,朝着张横等人所在的地方行去。

        他们走路的姿势很奇怪,蹦蹦跳跳的。

        但他们除了双目空洞以外,真的跟正常人没有区别,连身上的肌肤都闪烁着活人该有的光泽。

        “哪来的小女娃,赶来坏我的好事!”

        开明湖深处传来一道怒吼。

        洛贻林将战国策拿了出来,笑吟吟地说道:“你的好事?你欺负到我姐夫头上来了,我还不得来给我姐夫撑腰?”

        战国策之中跳出一个征伐之子,融入虚空而去,似乎是去找那个声音去了。

        诡异的铃铛声和吆喝声在这和黑夜无异的白昼响起,开明湖上的人缓缓而来。

        “魏琛,让我们的人把开明湖周围封锁起来,今天跟张横有关系的人,一个也别想跑!”耿知文也听到了天穹上传来的声音,脸色大变,但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并不是这个,而是太上老祖给他传音说有强敌来犯,让他一定要杀了张横。

        他从来没有从太上长老那里听到过这么惊慌的声音,觉得大概是真的出事了。

        砰!

        近道僧人手中钵盂猛然变大,挡下了那根黄金铁棒,却被活生生震退了几十米,单膝跪地,重重喘气。

        “我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会亲眼看到这种东西啊。”张横来到了他的身边,挡在他面前,看着不远处手持铁棒的猴子,苦笑不已。

        在他目光看向的地方,有一只抓耳挠腮的猴子,双目血红,正龇牙咧嘴,可能随时过来将他们活生生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