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移除书签

设置背景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第2710章 笔落惊风雨

作品:《 乡村小神棍

        飘摇的小雪缓缓落下,一朵朵雪花惊艳洁白,在这一直都处于星光之下的小道上是如此的美丽。

        看惯了这满天星辰的暗色调景物,再看看这洁白的雪花,无数人都是心头一震,更有人由此联想到了自己的假象,心有戚戚然。

        道观空荡荡的,推背图似乎是被风吹了起来,飘荡了几下,最终又恢复了平静。

        这好像预示着柳寒失败了。

        柳寒失败了?

        众人盯着那六十副推背图,有人欣喜、有人遗憾、有人惋惜,各种神态都有。

        连柳寒都失败了,还有谁能够带的走这推背图?

        “他对道的理解已经到了一种地步了,如果早生三十年,或是晚生三十年,他都必定是这天地之间最顶尖的那种修士了,可惜还是生错了时间。”道衍无比惋惜地说道,张横是雁翎刀的尊主,而他一直都是雁翎刀实际上的负责人,这些年里,他见过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但除了张横还没有一个人能够让人他觉得如此惊艳。

        “这推背图到底要怎么才能够带走呢?”魏薇也有些惊慌意乱了,如果柳寒能够将推背图带走,那还好说,众人一拥而上,争抢之下最终谁得到还不一定,而现在的问题是,谁也无法将这推背图给取下来。

        “六十副……袁天罡推李淳风之背……”她联想到这里,突然吖地呼喊了一声,看向众人,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东方怡情望着她漂亮的大眼睛,沉声道:“你该不会跟我想到一处去了吧?”

        张横回过头来问道:“你们想说什么?”

        魏薇和东方怡情异口同声地说道:“这推背图可能少了几幅。”

        两人说完这句话后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之中多了些亲切,没想到还真的想到一起。

        张横和叶绝以及道衍互看了一眼,玄学世界一般是不喜欢用整数来作为记数的,一般都是七七四九、八八六四或是九九八十一,推背图确实只有六十副。

        张横也想到了袁天罡推李淳风之背让他不要忘下继续推演的传说了,而后苦笑着说道:“你们的意思不会是说着推背图实际上是要我们将后面的四幅或是二十一幅图给补齐吧?”

        魏薇和东方怡情没有说话但是她们的颜色大概就是这个意思了。

        叶绝和道衍激动地说道:“尊主,这未必没有可能啊!”

        张横冷静下来,好好思考了片刻,最终摇头说道:“这是有可能,但是这也很难,你们要知道如果后面的图真的能够画出来的话,李淳风和袁天罡为什么不画出来呢?再着,我们几个人能够拥有他们这样的修为推演天极么?”

        闻听此言,叶绝和袁天罡倒是愣住了,前者沉声说道:“其实我有些自信可以推演两幅,只是这也是我的极限了。”

        张横望着他认真的神色,沉默了一下,而后说道:“我似乎也可以努力尝试一下,那咱们师兄弟二人就来试一试!”说完两人就拿出了自己占卜的工具开始对天机进行推演。

        “他们要干什么?”

        见到他们两人的动作,很多人都投来了目光,尤其是顾长生等人。

        “难道他们是要接着推背图往后面推演?”很多人看到他们开始推演之后都是惊了惊,心中惊叹他们两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同时也不仅震惊于他们思考问题的深远。

        在场众人只是想着如何将这推背图给带走,想着如何解决推背图不能带走的问题,然而张横师兄弟二人却是想到了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想到了这推背图带不走的原因可能是推背图要继续推演下去。

        “我们也推演!”周承泽等人见状愣了片刻,而后也开始就地盘坐开始推演天机。

        魏薇和东方怡情见到那些人纷纷效仿之后,有些愤怒有颇为无奈,只能寄希望于张横和叶绝快一点将这天机给推演出来了。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失,叶绝已经摇了好几次龟甲了,张横也将除了梅花金钱之外其他许久不用的占卜工具涌上了。

        他们已经完成了两幅推背图,只是这些图也只有图片没有任何谶语和颂曰,师兄弟二人发现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来写这些谶语,他们也窥探不到往后百年的天机。

        这个时候反倒是周承泽和顾长生那边传来了声音,这两个人居然狼狈为奸,联起手来在极短的时间推演出了剩下的四幅图。

        只见到他们已经从手下人手里接过四张宣纸朝着道观奔跑而去了,看样子是要在推背图最后一像的后面将四幅图给画上去。

        魏薇和东方怡情都惊慌失措了起来,频频朝张横和叶绝投去目光,可偏偏这师兄弟两人仍然没有办法完成最后一幅画。

        即使在他们在这个时候完成了最后一幅画,也还有这四幅画的谶语和颂曰要写,大概是来不及了。

        “什么?提笔忘言?”

        就在这个时候,她们听到了道观里面的周承泽和顾长生传来了惊怒交加的神色。

        “什么情况?”

        听到他们的声音,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转移了过去,只见到周承泽和顾长生又惊又怒,手里握着毛笔,对着宣纸露出茫然的神色。

        顾长生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怒吼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为什么我拿着笔就忘记我脑海里面的东西了?”

        周承泽也是气急败坏地低吼道:“真是见了鬼了,连我都不能记住我刚刚推演的东西了么?”

        两人愤怒无比,最终折身回去,离开了道观,马上又露出记起来的神色,越发愤怒了,当下更加相信是提笔忘言。

        “这是故意的,就是要我们无法将这四幅图给放上去!”

        两人皆是破口大骂。

        他们仍然不信邪,还是要尝试,最终两个人决定来到推背图最后一象的旁边就地推演就地画上去。

        这是很生硬的办法,也是很费力的办法,可是他们还是这样做了。

        望着这两个强敌在原地抓耳挠腮的样子,魏薇和东方怡情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只得将回头看向张横和叶绝。

        他们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眼看着就要把最后一幅图给完成了。

        只是,她们现在也意识到了,张横和叶绝完成了四幅图后,他们又能如何解决这问题呢?他们也要提笔忘言的啊!